1v7卷边视频链接

      “别!先别进来!”

      方援朝神色慌张的拦住了准备进门的薛克ꚩ。

      “怎么了?”薛克奇怪的看着他堵在门口。

      “他是想闻闻你身上有没有什么异味。”在宿舍内擦解放鞋的李燕歌抬头看了郭雅志,说道:“你不是刚刚陪着杨宗明和方正国一块到附近的小河去洗澡了吗?他怕你身上沾染到了味道。”

      方援朝点点头道:“对,可不能让你一个人污染了整个宿舍的空气!本来刘文的脚就够臭的了,要꘼是再来一个,那不得昏过去。”

      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薛克哭笑不得,又不是他跌进粪坑要跑河边洗澡,纯粹是因为其班长的身份,王教官觉得有个班干部一块陪着去河㚇边洗騔澡或许会好一点,避免蟦这两孩子想不开。

      毕竟跌进粪驈坑,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릒是稍微敏感一点的,被当众看到了,指不定会寻死觅活的。

      “又不是我跌进⟅去了,就是陪닒着杨宗明他俩䪆去河边洗个澡而已,不信你自个闻闻看我身上有没有怪味。”薛克伸出一条胳膊,往前杵了杵,好像ᵞ是想让꣱方援朝闻闻看。

      “我才懒得闻,臭烘烘的一身汗臭味。”方援朝也只是开个玩笑而已,怎么可能真的去闻,这大夏天的军训,各个汗流浃背,那个人身上不臭烘烘的?要是真去闻的话,指不羉定就闻到一股子酸爽的汗臭味。

      两人在门口闹腾了片刻,进屋后,李燕歌问道:“杨宗明和方正国他俩没事吧?”

      뛡 “没事,能有什么事,又不是真的粪坑。”薛克从王教官那也是知道那个粪坑并不是真的粪坑,部队怎么可能有那个㨕闲工夫为了训练新生跑去特意挖个坑,之后再倒粪便进去。

      李燕歌惊愕道:“릵不是真的粪坑?不会吧,那么臭,而且里面的黄褐色的怎么看都像是啊。”

      方援朝也是一脸好奇。

      “不是真的粪坑,那个坑的确是部队用来训练士兵的,之前里面空荡荡的쵋,都是硬土,考虑到新生体质的问题,王教官뎽他们让人畩在附近挖了点泥巴倒进去好闚有个缓冲。”

      薛克鏁说到这,神色古怪道:“虽说不是真的粪坑,但挖泥巴的地方,正好就在我们厕所的后面,最近北京这边没下过雨,遍地都是硬土,只有哪鶮儿有湿泥……至于有没有挖出一点东ꐊ西,这个我就不敢确认了。” ꑞ

      “那还不是粪坑!”

      뺈方援朝撇了撇嘴,在厕所后面挖泥巴,那不正好挖走了长期被灌溉的最肥벱沃的一片泥土吗?

      “杨宗明他们俩知道不?”李燕歌奇怪得很,上辈子怎么没听薛克说过?

      “他俩还不知道,我也是回来的时候刚好鄅遇上王教官,顺嘴问了一句。”쥯

      “那你最好等会儿跟他俩说一声,这跌进粪坑里,心里面恐怕不太好受,这要是敏感一点的,我怕……”

      “不至于吧?” 䄷

      “有备无患,冾你现在是班长,有必要做好这方面的思想准备,毕竟说实话跌进粪坑是个人都不太忾好夛受,还是在那么多同学看到的情况下就퉓更加糟糕了。”

      薛克皱眉道:“那行,我等会儿去跟他俩说声。”

      “最닛好也跟䮲其他同学说明一下⼷,让大家以后不要在提这个事。”

      李燕歌可是知道因为这次粪坑事件,让杨宗明和方正国大学四年都不好受,尽管班上同学没那这个事说过,可还是给两人落下了阴影。

      看李燕歌说的这么严重,薛克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作为北京人最好的就是面子问题,自己要是跌进粪坑,还是被那么䭥多同学看见了,想自杀的心都有了琟。

      “我现在就去吧。”薛克越想越觉得李坲燕歌行说的有道理,转身快步走出了宿舍房门。

      匾 …………

      知道自己不是跌进粪坑,而是带有臭味的淤泥当中,杨宗明嬀和方正国两个人䝻心里舒坦了不少,加上有了븟薛克提前打招呼,班上同学也⩬没一个拿他俩说事的,伴随着最后几天的军训,跌进粪坑事件影响被压到了最低。

      一晃眼,九月十六号。

      在度过了漫长的半个月军训生涯,终于迎来了离开的曙光。

      ࣲ 王教官看着台下的众人,感叹一声道:“各位同学们,短暂的军训生䒲涯结束了,但不代表你们未来棔就不需要锻炼身体。我的文化水平没你们高,只上到了初小,你们ᴊ都是大学믑生,学的知识比我多,脑子比我灵活,又是央ዣ音的学子,未来肯定都是文艺工作者。”

      “但我知道一个道理,那就是无论多么聪明的大脑,没有一个好的体魄也是无法支撑的,⹈文艺工作者同样如此……”

      “我知道这半个月来,我对大軣家的训练很是苛刻,但希望你们能够理解,这不是为了完成我的任务,而是督促你们完成你们的任务……櫰”

      不同于之前训练时被王教官整的要死要活,到了分别験之际,他突然说了一番伸发自内心的言论,立马让几个心细点둟的女同学回踟想起这短暂而又漫长믪的半月军训,各个哭得是梨花带雨。

      受到情绪的感染,同期训练的其他同学们,也是红了眼眶。ᡧ

      ❟相比较班ꐌ上其他的同学们只是为此时此刻的分别而难过,李燕歌却是更加明白这次军训的珍贵。

      上一世的时候,年过Ჸ三旬的他,曾经在家里翻蜦东西的时候,找到了大学军鬃训时期的照片,那静止在照片Ꝋ里,流淌在记忆之河中的戎装身影,是一去不返的青春回忆。

      人生第一次实弹射击,晒得黝黑的皮肤;学会了如何走뇙正步叠方形被子;以及两种匍匐前进的作战方式;还拍摄了在那个年代最弥足珍贵的6닒5式军装照。

      “好了各位同学们,下⛏午你们就要坐车回学校了,以后有缘再见。”王教官看女生那边哭꣟得稀䰭里엦哗啦,男生那边也大都红着眼眶,心里也是不怎么好受。

      볯 眼看王教듃官要走了,李붙燕歌突然站起来道:“王教官等等!”

      “怎么了?”王教官回头瞥了他一看。

      李燕歌譝没有ᮨ回话,而是看向周围的人,说道:“同学゗们,大家应该౦都听过送别这首歌吧?”焲

      《送别》这首歌很经典,由清末民国时期的떸著名音乐家李叔根据美国歌曲《梦见家Ф和母亲》填词创作,发行与19ᬕ15年,一经问世迅速火便全国上下,更是进入了新中国的音乐课本教材书当中,时至今日久៵经不衰,几乎很少没听过袕这夭首歌的。

      听到李燕歌的话,还在大家没反应过来的饇时候,薛克眼前一亮,立马站起身子说道:“同学们,由我来起个头,Ᵽ大家一起合唱这首毃《送别》来送给辛苦半月的王教官!”

      随即,他用那干瘪瘪閺的嗓音大声唱道:“长亭外,古道边……”

      ⣛有了人带头,其他同学们也是明白过来,紧跟着大声合唱。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闩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声音越来越大,㔟最后是全班大合唱。

      王教嘲官站在那,看着众人逐渐黝黑的脸庞,帬心里一阵感动,这是他第一次带大学新生军训,之前接到命令的时候,还非常不高兴,觉得训练这些鬢大学멼生,还不如去训练那ઞ些新兵蛋子。

      狧一个个娇弱无力,还不ᙠ能随便责骂,这也让王教官郁闷了好久,可如跗今军训结束,到了离别之际,众人的大合唱,却是让他内心隐隐触动。

      “谢谢,谢谢各位同学们!”

      王教官珍重的敬了个军礼,在大合唱中,他挺起胸膛,大步往外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