啵乐腐

      中年将领想了想⾒,“᝿东帅,形势危急,你先回撤,我们ᖬ来断后。”

      东成盯着中年将领,“戴年,还记得我说过什么吗?”

      “临阵退缩者,杀无赦!”中年将领才说完,面容由惭愧扭曲为绝望,他的身躯突然被灵魂之火点燃。

      火焰沸腾,将领转眼就化成飞灰。

      “自己先死,要家眷何用?”东成看了看余下将领,“你们是否崓也如此认为。”

      几名将领默㜠不作声。

      “我们还没败!”“诸将听令,随我前去烃迎击敌人!”东成已决定亲自上阵。

      “报!”一名校尉冲进营帐,“东帅,敌人,敌人正在朝大营逼近!”

      东成整理宝甲,威风凛凛,他星眼里寒光闪烁,“随我上阵杀敌!”

      “遵令!”众将领躬身领命。

      酉时,灵境帝国中军᢫大营﬋已被围困。

      大营左侧,简云率队进攻,大营右侧秦易紧密配合。中路,余梁再次挥‘剑’刺入。

      这一‘剑’已经钉在灵境帝国残余部队的胸膛,也刺向主帅东成的心口。

      㽘天际,月牙湾帝国飞舟群填满深空,破军战队结阵前行。先锋部队率先朝敌阵突破,轰杀!

      地面,平坦开长阔之处,两军正面对决!

      烟尘四起,杀声震天。

      月牙湾帝国部队就如林海,一眼看不到尽头。

      灵境帝国阵前妖兽心惊胆战,身躯不自觉朝后退却。

      战阵之后,飞舟䜚就像灵鸟,蝗舟就像蝗虫,密密麻麻朝天飞起,而无数战士冲涌而出。

      月牙湾帝国万万士兵列阵推进,大地随之颤抖!“杀!”“杀!”닪

      灵境帝国的将领神情冷静动,他们眸光凝聚,全都看向敌人阵前。

      읮 无名、余梁、百灵几人置身飞舟前头。飞舟缓缓朝低空落下,而后匀速朝前飞行。

      飞舟越来越近,他们的身影更加清晰。

      这时候,灵境帝国阵前同样有将帅飞舟弧形落下,东成置身前面,气势不凡。

      两艘飞舟缓缓靠近。

      无名,余梁,百灵三人面容平静。

      东成和身旁两名将领,也是双眼无波。

      东成看去三人,眸光闪烁,“你们,谁能说话?” ᖻ

      无名示意余梁。

      余梁点头,而后回复道:“东帅,有何话说?”

      东成笑了笑,“我在灵境帝国,内为灵境院院长踑,外为主帅。”“你不配插话!”

      “宮良怎么不出来?”

      余梁面容含笑,置之不理。

      无名眼眸清明,“东帅,你要投降?”

      东成哈哈大笑,“投降?”“无名小子,你也不配!”

      “惭愧!”无名淡然而言,“身后将士之命,你可在乎?”

      “废话少说!”东成盛气凌人,“你以为,此战,你能胜?”

      无名宁静道:“我只ౣ知道,你们注定失败!”说完他示意余梁。

      余梁快速传令。

      月牙湾帝国战阵里眡,战车前行,将领置身ᾅ战车之上,他们纷纷发出命令。

      嚯嚯!廮万万战士唱阵,无穷战意之光凝结出无띑数战盾,同时郿全体将士高喝,“降者不杀!”

      语音震动天諣地,远传千百里!

      东成眼眸森寒,同样传令。㞚

      灵境帝国战阵中,万万战士高唱,嘭嘭,战盾凝结而出,十六尊战神手持武器迈步前行,咚,咚,地面抖动,战意之光随之流淌。

      无名轻叹一声,“余梁将军,全力进攻!”

      余梁点头,而后快速下令。

      㸵 月牙湾帝Ս国战阵里,同样有十六尊战神踏出,他们战意高昂,杀意绕身! ڍ 䀃 ꘿双方战神逼近对手,近身拼杀,只见战意之光或如星ᾷ火跳跃,或如雾气蔓延。

      咻咻,深空里破军战队浮现,流光般朝敌阵掠下。

      苀㉀ 念动盒之间,敌阵深处巨响频传,庞大光球鼓荡、膨胀、爆散,飓风骤起,雷力弥漫八方。

      蔶 飞舟群里,强弩如龙,箭羽如风。

      地面部队已然发动攻击,嘭嘭,战车里强弩连发,弹车上暴雷连投,战阵中箭Ყ羽朝天涌起。

      双方将帅回归阵䅫列,指挥一切!

      月牙湾帝国将领飞舟上。无名牵住百灵,而后对余梁道:“余将军,传令简䴶云ꆘ,秦易,快速收拢部队。”

      ﭾ“此战较为关键,綼无需顾虑。”“破军之力,全力放开웕!”

      “行战阵,化战὾神!”

      “尊令!”余梁恭敬领命。

      魿

      “杀!”万万百灵兽族,地底兽族唱阵,嗡,战阵之前,一名女战神浮现。

      她容颜绝世,身形完美,手托宝塔无尽七彩光幕涟漪般脵扩散。

      吼吼!月牙湾帝国万万战士再次凝结战意,无为将军之战神迈步而进。

      他手持双剑,冲向敌方战神,而后游身而动,挥剑斩杀。

      “杀.......鍭”月牙湾帝国将士倍受鼓舞,万万战士冲出战阵,潮水般扑向敌人,顷刻之间,敌阵就被冲溃。

      灵境帝国万万将士接连倒下。

      月牙湾帝国战神趁势而动,突进敌群。或挥起大剑,或舞动长戟,或扫落长枪,或劈下巨斧,或砍出大刀!

      䈆敌人挡无可挡,退无可退!

      柱香时间,百灵战神已击溃两名敌人,再将一名战䍘神逼退,她游身而动,七彩光幕随之沸㖿腾,封天锁地。

      只见宝塔飞旋,一时荡开大剑⽍,一时撞向敌手之身。宝塔掠过之地,空气炸响,光线扭曲,时空陷入停顿!

      无名战神挥动双剑,横冲直撞,他两剑内撩,瞬间切断敌手之刀,而后一剑割头,一剑透心。

      他侧身绕动,一剑㖘刺去另一名战神的手臂,再一剑斩䴿下对方的头颅。

      盏茶时间,又两尊왘战神爆裂,无尽战意之鎉光就如星火喷洒,璀璨夺目。

      不过,璀璨华光让敌人双眼更加愤怒。

      灵境帝国阵前,东成眉头直皱,双眼有阴气凝结,“可恶!”“无名小子当真该死!”

      “佂结阵,化战神!”

      命令传出,灵境帝国战阵里,战士高唱,一尊主帅战神凝攬聚而出,他身形魁梧,阔㵬脸쌁浓眉,威风凛凛。

      东成优先朝百灵飞身杀至,战神随之动作。

      百灵觉察危机滴,她拂手扰动,漫天七彩光幕荡漾如波,时空突然出现奇异褶皱。

      蛨 东成必杀之剑突然就刺偏,就像刺入瀑布,飞速流水将长剑冲起,荡开。

      “该死之兽,”他眼眸惊诧,“我太大意!”

      百灵手结灵印,七彩光幕流动起来,周遭突然被无穷彩光笼罩。

      她左手拂出,宝塔飞旋睙在彩光之中,就像流星飘飞在璀璨星河里。

      东成手中之剑被钻动,被敲响,෗被震开。他内心激荡,身躯仿佛陷入泥沼里,行动迟滞。

      ホ 我修为占优,可是对方拥有帝器,而且攻击诡异!东成心思念转之际㻢,无名已游身朝他靠近。

      无名并未留手。留手就是对己方将士无情!

      他双手持剑,两剑交叉挥动,四道黄绿剑气飞掠而出。剑意纯粹,剑光涌起,剑气无阻无碍破开一切!

      “你确实有资本和我叫阵!”东成心底有怒意浮起,双眼有杀意回旋。

      他挥动长剑,剑光割开时空,割出层层涟漪。

      磅礴灵力鼓荡四方,深空摇晃,大地震动,长剑将周遭空气都抽空!

      轰,嘭嘭!四道黄绿剑气被齐齐切断,长剑再次朝无名斩来。

      无㶤名面容冷静,眸光清明。他后发先至,两剑交诸叉切下,锋锐剑气架住长剑之ᓃ光,轰!

      剑意相绞,能量相互排斥,无穷华光绽放开来。

      只见耀眼虹光朝天Ħ喷洒,朝地袭卷。两人连连后退,踏出无数坑洞。

      无名冲身向前,逼近敌人,他双剑圈驨动,瞬间就突破对方的防御。

      “这,这不可能!”东成心神震动,“又是帝器!”“可恶至极。”他舞动长剑,连连荡开黄绿之光,同时抽身侧退,身化虚影。

      “万影之剑,杀!”

      世界突然变得朦胧,ﵛ无尽杀气弥漫四方。朦胧之间,万千虚影或游走,或袭杀,或飞跃。

      当虚影合一,东成一剑就刺向无名眉心。

      这一剑,虚实难辨,唯快不破᷵,空间都被刺出锥形之波。

      Ⓞ 无名眼眸惊异,这一剑之快,见所未见!

      轰!无名周身防御之光溃散,化作虹光奔流。他双剑交叉,架住长剑,然而长剑还是刺上身躯!

      东成脸上有冷笑浮起,眼眸已有杀意燃烧,他震动长剑,长剑再次刺进敌手之身。

      然而,他冷笑凝固,双眼被惊异填满。

      无名双剑划开,长剑瞬间就被切断,他冲身前撞,嘭,东成直接被撞飞。

      咳咳ქ,东成当空咳血,“他,并非,妖兽,为何肉身,甁如此强大!”

      无名化作流光ᝦ追赶,΅手中双剑连点,剑意如花绽放,六道剑气飞掠而出,或见首无尾,或灵巧有机,或飞天遁地,或无所不缠......

      百灵看了看无名醬,内心稍安。Ⲹ她引领战神接连将两名敌手즷震散,而后游身而动追杀余下之敌。

      月牙湾帝国将领飞舟上,余梁眸光凝聚,查探ꪡ四方。

      灵境帝国主帅战神已被斩〉杀,敌人溃不成军,不少将领有心无力。

      余梁已远远瞧见简云,秦易率部朝⽆两侧杀来。破军接连攻뜿击,飞舟群也缓缓朝地面逼近。

      胜利在望!

      突然!

      深空里有无尽剑光闪烁,有无穷剑意鼓荡。强大威压随之弥漫,封困天地!

      两国交战之地陷入寂静,万万战士身心承受着莫名孊压力。

      ុ 身躯抖动,宝兵低鸣。

      一道身形悄然浮现,他悬身天空,댺身上有剑意流转,有道韵倾泻。

      身融万物,天地合一。

      来人身着黑衣,面具遮面,瞳孔深处有星火跳跃。

      “无名小子,你ꫠ还敢再次击杀灵境帝国主帅?”他言语冷漠,远远盯着无名,浑身有妖异气息。

      黑衣人语音就如天雷,无名心神震动,脑海有诡异剑意侵入。

      ﶧ “无名!”百灵迅速靠近,她感知到莫名危机。

      无名温柔看了看百灵,随后宁静而立。他快速思索,此人剑道超然,应该是圣剑宗之人。

      黑衣人眼眸冷厉,“无名小子,随我离开,饶你不死!”

      “告诉你,反抗无用!”他语音清晰声若惊雷,无数人只觉心神摇晃。

      无名见识过古依依的手段。他心思念转,以战神对抗黑衣人,胜㯄率不足三成。

      黑衣人不输于兽帝京无缺。

      这是死局!若是对方发难,我该如何?

      “圣剑宗,其心可诛!”“他,你带不走!”人未至,语先到!᪎

      天际突然就有酒香弥漫,䗐一名容貌英俊之人浮现,他手握葫芦腰悬长剑。

      他神情落寞붢,“酒是好酒,可是,我得忍耐!”

      ຺ “江落雨,有意思!”黑衣人眸光凝聚,“你若是醉死,我高兴!”

      江落雨大笑,“你已经走火入魔,我开心!”说完他朝无名扬了扬酒葫芦,“战争还没有结束。”

      无名行礼示意,随后提剑朝东成蓖靠近。

      月牙湾帝国将领飞舟上,余梁心有担忧,远见无名行动起来。

      餛他快速传令,“破军战队分六个小队轰杀敌军,余下全部朝此地汇集。”

      “另外,简将军,秦将军形成包围,我们围而杀之!”

      “是!”传令官领命而去。

      ෰ 月牙湾帝国无뢏数战士再次朝前涌动,灵境帝国部队已无还手之力,可是他们不愿投降。

      主帅仍在,将领必须拼命。

      夝 百灵引领月牙湾帝国战神,几个呼吸之间就将敌方战神全部击尵溃。

      东成已受重创,然而他震动身躯朝前踏步,手中又多出一柄金黄之剑。

      ᛟ 他双眼杀意无尽,再次身化万影,一剑刺向无名心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