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号皇庭

      卧槽,啊!呃啊!靠,疼死我了!哎哟,黑暗中又响起白泽的惨叫。忍不了的疼痛,忍不了后白泽爆发出极为惨烈的声音。

      再也不装比了,浑身针扎一样,白泽在黑夜中滚来滚去。

      白泽就是这性格,好了伤疤,忘了疼。既使“死”好几次了。。。

      自然又像之前那样,引起许多人不满。

      白泽大晚上鬼叫什么!尸鬼在外面,你不想活了?

      怎么了?白泽。好吧,又是王明的声音。

      没事,做噩梦了,你睡吧,白泽含糊道。

      哦,好吧,什么梦这么吓人,王明不解的又躺了下去。

      痛疼消失后,白泽坐了起来,开始回想。

      奇怪,每一次死亡重来后,所有的情绪都稳定了下来?完全没有负面情绪,不。。。准确的来讲,重来后,身体和情绪都是在上一次“死亡”之前的状态,导致身体和思纬非常平静。

      但所有发生的事记得,白泽脑中开始回想起前几次的事情,突然发现,悲伤,愤怒,绝望等负面情绪开始袭来。。。

      不过,重来几次后,白泽发现,之前几次都是死后失去意识才重来的,最近一次是被尸鬼慢慢咬死的,白泽在失去意识的一瞬间,胸口处好像发出一团白光。醒来时就到这了!

      莫非是异能?什么时候的事,随后一想,这死去的人都能“复活”进化成一个新“物种”,普通人有些也会发生什么吧,也就不足为奇了。

      不想了,再想又要坏事,看了下手机,离天亮还早,闭眼休息一下,白泽这次打算不睡,天一亮就叫醒这些人,而且,白泽有了一个新的方法。。。

      天一亮,白泽就“强行”叫醒了众人,为什么不更早点,因为那时间根本没有多大的亮光,也就失去了视野,反而会让行动受限制,计划会变混乱,因此,当外面勉强看的清外面时,白泽便让他们开始准备。

      好了,都差不多了,别冤我,我也是为大家好,白泽一脸无辜道。

      好了,大家安静点,白泽一定有什么事说才这样,班长和王明在一旁帮腔的念叨着。

      抱歉了,为了救你们和她,只有用那一种方法了,白泽暗自想道。

      好了,“物资”我之前了解过了,但是还有一些问题,白泽讲完这句话后,没等他们讲话,一脸郑重道:所以请尽念听我的。

      呵呵!你算什么,听你的?其中一个壮硕的男生讲道,随后更多人抱怨起来。

      就是!现在这情况,班长老师也不能让我们听他的,你算个屁。

      滚犊子,白泽你想当老大?告诉你,不听你的,我们也能拿物资。

      白泽,这?你干什么情况,王明小声的对白泽喊道。

      王八蛋,我就知道,白泽暗骂一声,突然用极快的速度走向门,砰!门直接打开,白泽立马躲在门后。

      转眼之间进来两只尸鬼,尸鬼走在教室中间后,瞬间白泽又将门关上,这一刻白泽心在发抖,他也在赌,赌门外的尸鬼是不是只有几个,上次重生,这一层楼貌似才只有十几个,看来他赌对了。

      众人当场吓的胆都出来了,要知道,他们还没正面遇到尸鬼啊。

      门外两只尸鬼马上晃悠了听到后面关门声,回头向白泽走去,眼看要咬上白泽了,突然白泽一个转身躲闪在一边,用手指着众人,阴沉的喝道:凭什么?你有种杀了这两个尸鬼。

      众人纷纷后退,女生则吓的眼眶通红,尖叫声,怒骂声,但大多数的人吓的说不出话,就死死的盯着尸鬼。

      还有一件事,白泽不屑的说道。白泽一边躲开其中一个尸鬼的反扑,尸鬼倒地上的瞬间,一边飞快从地上捡起铁棍,双手握紧高举着手臂插向倒地上的尸鬼吼道:为什么?因为!劳资杀过尸鬼,也过杀人渣!

      尸鬼头部被破坏立马没了动静,还有一只!你们来?白泽躲在一旁看戏。

      白眼尸鬼速度慢,但不代表没力量,特别是见到了“食物”

      嗷~尸鬼张开嘴,扑向其中一个人,那个人也许太紧张,竟怎了动,被扑倒后眼晴瞪大道:救我!白泽!!!白泽,我错了,啊!别咬,别!啊~!

      白泽可不会让尸鬼咬人,不然计划就毁了,尸鬼扑倒那人的那一刻,白泽已经冲了过去。

      一脚踹开尸鬼骂道:废物,闪开,白泽随后将那人拖开在一旁。

      尸鬼被踹倒后又站了起来,发现身后全是人,当即冲了过去。

      不好,尸鬼没注意我!

      你们TM的动手啊!艹,死了活该,吗的天亮了!废物!

      啊啊!滚开,先前壮硕的男子用手上拆下来的铁杠插入了尸鬼的肚子,尸鬼后退几步,尸鬼又顿了一下,依然便向前走去。

      靠,白泽立马奔过去,一个下蹲,拔出铁杠,又在起身的同一时间将铁杠“送入”尸鬼的下颔捅了个对穿,黑色的血喷酒在白泽手臂和脸上看起来极为渗人。。。

      现在还有人不听吗?想打我的过来,反正我身上有尸鬼血,碰到你们被感染我又不亏,白泽半眯着眼看向挤在角落的人语气无所谓的说道。。。

      果然不能太“友善”了。白泽眼神斜向后方,身旁跟着一群人等,都无一例外的不敢靠白泽太近,但又不敢不去,并不是打不过白泽,毕竟他们人多,但是,都生怕白泽身上的尸鬼血液弄到自己身上,所以不得不“服从命令”

      好了,打起精神,王明,你开门,先看下情况。

      呃,好。王明躲在门后将门打开,发现没尸鬼进来,胆子也大了一点,出去后喊道:白泽最那边,左边就六个尸鬼,右边没有走不走。

      嗯,注意不要过分的注意那东西死没死,我们是去拿物资,要保护自己的同时,尽量上到最后一屋,那有个三个教室,先去那集合,白泽说完跑了出去。

      要快!要快,白泽踹开旁边走过来的尸鬼。又随后飞快上楼。

      没有时间击杀它了,白泽咬紧了牙暗道:不要怪我骗了你们,你们至少不会被炸死就这一点该感谢我了!

      啊!救我,嗷~。快!跟上白泽,他一个人逃上去了。

      听着下方的吵闹,白泽对此很无奈,靠,几只尸鬼就乱了。

      再拖又没时间了,怎么搞的!白泽郁闷的想自己要不要独自上楼,可另一层的尸鬼。。。

      终于不一会有几个人先上来了喊道:我也干掉下面的尸鬼了!哈哈,不难吗!没等那些人得意忘形。

      白泽不气反笑道:你杀几个尸鬼觉得很历害了?我说要杀尸鬼了!

      好,浪费时间是吧?我成全你,铛~白泽用铁棍砸向楼梯扶手,铛~铛!

      巨大的回声让下方突然“暴动”起来,随后一分钟不到,楼下传来叫喊:干!干!什么鬼,谁敲的!尸鬼从下面“涌”上来了!快跑啊!!!

      随后一大片人无视白泽和最开始上来的人,直接跑去了楼上。

      啊呀,手滑,好了!楼上见,白泽说完直接冲了上去。

      其他人正发愣,突然后方的急促的脚步传来,吓的边奔跑边大叫:白泽你个星星玩意!你成心的。

      到了。。。白泽看向其中一个教室,这次一定可以。

      白泽看向前方有些人拼了老命在敲门,但都没效果,没办法尸鬼快上来了。

      呵呵,能开就有鬼了,白泽跑了过去,对那些敲门的人大喊:不想死的过来,白泽走向其中一个教室,其余的人也紧跟了上来。

      你,还有你这五个,一人一脚!踹开它,白泽用不可违背的口吻说道。

      啊?这!!踹开里面的人会,其中一个人说道,眼中充满了不理解!

      踹!里面的人都在干什么?看你们死!你TM有病?白泽边说一脚踹了过去。

      沉重的响声刚好打扰了柳青依和教室里其他人的梦,少女眯糊的睁开熬了很久的眼睛,定晴一看,李军正在面前贪婪的看着自己,上衣早被扔在一边,不禁大喊:你。。。干什么。。。离开!别过来!别过来!

      又是这样,白泽停下对后面的喊道:你们想清楚了,不踹开,都得。。。死。

      啊!我不想死!开门,啊!快点,白泽身后突然冲岀几个人,眼晴充满了疯狂,不停的踢向门,仅几秒的功夫,锁有了松动的迹象。

      呵呵,怕死是人的本性而已,不怪我,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

      白泽淡淡的看向“发疯”的人,白泽己经没任何主意了,要想活着,就得付出代价,白泽不哄骗他们出来,他们也会死在教室。

      碰!锁开了。

      对不起,白泽沉默的念了一声,爆发眼中的怒火一瞬间爆发冲了进去。

      进来,关门,来人堵住门别让尸鬼进来,不想死听我的!其他的人!拦住教室里的任何人!谁动,给他们一棍,白泽吼道的同时抄起棍棒砸向李军吼道:“王八蛋!我说过,下次看到你,废定你了!

      咚,李军躲闪不急打倒在地,随后看了眼前的人尖叫道:你敢打我!

      李军很气愤,一些不认识的人突然毁了门还进来打自己!他怎能不生气,大叫一声扑向了白泽,随后扭打在一块。

      怎么回事,惊慌失措的少女看向白泽喃喃自语道:他不可能知道这教室的状况,还有,白泽和李军没任何仇,柳青依当然不认为自己和白泽关系有这么好,值得他会“拼命”来到这。

      难道。。。柳青依眼中十分惊讶的看向正在不要命的打斗的白泽,用自己才听的小声道:他。。。靠“时间”过来的?

      啊!兄弟,不就是一个女的吗!没必要这么打!啊!停下,别!啊!!李军捂住眼晴,痛苦的缩向角落大喊:来人啊!陈风!帮我,还有你们这些人,来啊,当时你们“享受”时不是这样的啊。

      李军不怕受伤什么的,打输了服个软厌就行了。可是。。。眼前的人!不,是“疯子”从进门开始二话不讲就打,而且下手十分狠,不对!这学校不可能有打法这么凶的人,李军很清楚,学校无非就是混混,吸烟,脾气暴躁,打架也猛,可是。。。可是也没有一来就专打致命的地方啊!!!

      你干什么!我没动了,兄。。。兄弟,不至于!我叫李军,校长是我叔,你不能这样,李军看向眼前的少年正满足的盯着自己流血眼晴,准确的讲,他很享受自己现在的样子。。。

      白泽!停下,你想杀人吗!一声哽咽的女声响起,白泽猛的回头,对上少女微微泛红的双眼,却不知道怎么办。

      对!对!柳青依我错了,让他别这样了,我认都不认识,他绝对杀过人!你看他那气息!李军此时蹲在角落吼道。

      我。。。白泽看向少女有些惊慌,急忙扔了手上的东西道:你。。。你别掉眼泪啊!这不像你的性格,别。。。

      你知道的吧,这一次的李军,和你之前遇到的李军不是同一个。柳青依生硬的整理衣服。

      突然少女眼泪滴在地上继续讲道:你说你可以回到之前,你重来不就是改变之前的事么,你。。。刚才,好可怕。

      咚,白泽听到后,头晕眼黑,可怕?我。。。让你害怕了吗。

      柳青依,我!白泽想将事说出来,可是他想到,自己和她关系也没这么好,仔细一想对她的感觉,从一开始都是白泽为了“发泄”情绪而己,毕竟没人可以信任,但自己和她有这么熟吗?

      也对,白泽苦笑,我重来不就是救下一个信任我“鬼话”的人嘛,任务完成了。

      可是,连续几次看你死在我眼前!你说我可怕!

      你对我不熟。可是!第一次在走廊开导我的柳青依是假的吗!

      还有第二次重来!我也试过帮了许多人!但没人听,我让人逃回宿舍!被人“害”死

      我在宿舍看到的柳青依也是假的吗!

      第三次!你说你信我的鬼话。。。楼顶天台,你和我一起交流,说好的,帮全校的人,最后,你却落得如此下场,也是假的吗。

      白泽!我,柳青依没想到眼前的人发生了经历过这么多。

      教室一片安静,他们也不相信,但不可能不信。

      白泽还在说。

      第三次。之前李军就想现在一样,我没来,来了之后,你死了。

      就埋在书里。也是可笑,救的人都是“人渣”

      第四次我以为提前来就行了,但是!白泽突然一脚踢向李军吼道:他不开门!所有人不开门啊!

      你活生生的被他掐死!为什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

      到头来,什么也没做成,白泽一口气道出所有的事后走向门,

      开门,我要。。。逃出去。白泽冷漠着脸,推开一个个人,尸鬼早已经被楼上的声波吸引,炸的粉碎,现在是唯一逃出学校的时候。

      白泽别这样,你其实可以靠我们,不少人急急声道。

      不了,我也不想在“死”,毕竟很痛的。

      我也是一个,自己为是的混蛋,其实,现在的善良,只是没有触碰底线而己。

      其实世界上并不存在永远的好人。

      白泽说完打开门走了出去,头也没回,也没有看任何人,因为没任何意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