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区bd百度影音

      “另外,告诉你一声,我也不会对闵兴动手!”闵元志说完广这句话,犀利的眼神便狠狠地逼向花郡王。

      一瞬间,他像是㢝变了一个人。

      闵元志是矛盾的,他从小看着闵兴长大,对他不嵎可谓没有感情。就算如花郡王所说,闵兴是四季大陆的隐患,他也是下不㺶了手的。

      闵元志并非心狠手辣之人,不喜欢背地里阴谋诡计。

      花郡王尴尬地轻咳一声,皮笑肉不笑地讨好道:“你别生气ਫ,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劝你动手杀他。”

      “那是做什么?”闵元志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

      ? “要想消除隐患,不一定要杀人。比如,䯴让他永远回不来也不失为是一种好办法。”花郡王一边说,一边偷瞄䗥闵元志,言语间不想再激发他的反感。

      闵元志表面平静如水,内心却是翻江倒海。

      见元志沉默,花郡王继悫续开口怂恿道:“咱们四族之间力量均衡,这样的平衡可是延续ᵴ了数万年的,难道你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这么一个异类,打破这个世界的根基吗?”

      w

      闵元志仍然沉默,花郡王的语调变得有些急躁。

      “闵元志,我知道你做事素来以大局为重,所以我没有去找闵元浩,而是把真相告诉你。”

      闵元志挑了挑眉看着他,皮笑肉不笑地说:“你是在担心闵兴掌权之后灭了你吧?我看不ᄦ出,这对我们烈金族有什么影响。”

      花郡王愣住了,心里咬牙切齿,却只能故作镇定地嘲笑道:“这么说,你是䐄愿意让一个来路不벟明的小子操控烈金族喽?闵兴根本不㈜是闵家的人,难道你不清楚?”

      闵元志冷髕笑着回道:“他是不是闵家人醺,现在还不好说。毕竟,你也不可否认,他的性格非常像我的大哥,而且他的⤣烈金族天赋也非常好。”

      闻啧言,花郡王提高音量道ꈗ:“没错,所有的一切都只是假设,找不到他的母亲,便没有证ꛔ据证明我说的话。不刲过我要提醒你,等到真相大白䳔的那一天,也许췏,我是说也许,再也没有A人能控制住闵兴。所以现在应该怎么做,就看你的选择了。”

      扔下一句警告,花郡王不再多说。只是默默凝视着闵元志的眼睛,等待他做出最后的抉择。

      쒒至此,难题丢给了闵元志。

      花郡王的意思很明确,防范于未然,不管是对惊蛰族,还是对闵家,闵兴都是一个隐患,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惊天巨雷。为了不让悲剧发生,不如趁他一无所知,现在就采取行动。

      问题是,闵兴真的是这样的人吗?

      如果不是,不要说大哥会怪罪,就是从闵鹽元志⋭自己的感情出发׃,也是接受不了的,难道要他ŏ亲手害了侄子吗?他可是什么错也没有犯过。

      “闵元志大人,我看,你还是回去好好想想吧。我今天来,其实只想让你做一件事츯。我知道,烈金族有一条越空隧道,我希望你封锁这条通道。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让闵兴殣永远无法回来。”

      噽 “什么?越空隧道可是战道。”花郡王的话闵元志听来触目惊心,他反感地皱着眉头拒绝了,脸上阴云密布。

      花郡王神秘地磃笑了笑,缓缓说道:“不急,我给你时间思考。明日午时,我还来这里,若是你不来,我就当是拒㕹绝了我的要求,以后的一切行动与蕒你无关。你若还当我是朋友,今日之事你不要告诉闵元浩,就算是帮忙了。若是你来了,就表示同意了我的建挪议,咱们再具体商量后面的行动,如何?”

      轼 闵元志神情凝重,背过身去,没有理睬花郡王。

      花郡王知道他都听进去了,便拱됝手道:“告辞了!”

      说完,郡王便迅速穿戴完毕,敏捷地推门走了出去,留下闵元志一个人在包间里呆坐着发愣。嵵 矑

      瓦 门外,花郡王一边背手关上门,一边低着头默默想道:“先想办法让这条便捷通道失灵,不管秦啸天能否成功耺,都不能让闵兴有机会回来向闵元䐙浩求援。”

      打定主意,花郡王迈开大步,离开了万福楼。⏤

      第二日正午,褐袍人按照约定再次来到此处。他抬起头,٫巨ᅼ大的帽檐下隐藏着一对诡异的眼睛,那双眼睛瞥见二楼东北角包厢内一闪而过的身影,嘴角浮现出一抹得意。

      常青藤学院测试场内,八进四排位淘汰赛终于来到了最后一场。

      밈学院公认的最强选手凌悬要出场了,他的对手是寒冰族的白夜子。

      㙥 䮞观众席位上,无数双眼睛锁定在白夜子的身上,目光中透着无限的同情。不过,白夜子本人倒訋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像骭一位绅士,一如既往的平静与冷漠。

      ︭测试场外的高台上,坐着常愆青藤学院的老师,闵兴发现,今日来观赛的老师人数明显变多了。

      很明显,他们格外关注这场对决。

      “凌悬学长真是厉害,学院所有的老师都非常귅看中他嶧。”晴儿顺着闵兴的目光望去,发现了同样的问题,不由得发出一阵感慨。

      闵兴默默ᡕ地点了点头,有剙些疑惑地开口道:“按理说,老师应该最清楚凌悬的人实力,为何还是这么感兴趣?”

      몮 闵俊插嘴道:“上一次排位赛퇾还是很多年前的事,这么多年就出了你这么一个晋级三年级的学生。多年不见,他们当然想知道凌悬㊯修炼到什么地步了。”

      闵兴摇摇头道:“凌悬进步,其他人ᚑ就不会进步吗?为何只关注他?说到底,还是他们没有眼光。要知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默默无闻的㐨人才有机会一鸣惊人。”

      晴儿飬和闵俊对视一眼,晴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闵兴没有注意他们的反应,仍然盯着高台观望。练古云一个人安静攨地坐在角落里,没有参与其他老师的对话。闵兴试图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些什么,却发现他的眼中没有任何情绪。

      想到自己过去和秦啸天的矛盾,뙜闵兴知道,练古云一度非常担心凌悬会随秦啸天一起离开,想来㗄练院长也是十分看冋中凌悬的。

      如今他表面淡定,心쩩情必然是复杂的。

      不知为何,闵兴突然很想高喊,为白夜子加油。白夜子学长曾经帮助过他,于情于理,都应该站在ↀ白夜子这一边。

      更何况,这一场对决,白夜子如此不被看好,同病相怜的闵兴更加倾向于支持他。

      決“白夜子学长加油!”

      正在心痒,闵兴的耳边响起了一声助威,他有些惊讶地向那名喊叫的同僚看去,眼里写满了意外。

      “白夜子学长加油!”“战胜凌悬!”“加油加油!”

      不久,周围的烈金族新生们都开始为白夜子加짯油,似乎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妥。

      ძ闵兴这才回忆起来,白夜子帮助过的可不仅仅是自己。

      事实上,他救了很多烈金族新生蒚的命,若雷不是Ȧ他在炼丹时帮忙,他们根本就爬不起来,此等恩情有如再造。

      ῆ秋芒族观众席上的诸位看客见此情形,一个个目瞪口呆。

      他们哪里知道内情,还以为是秦啸天那件事造成的影响。烈金族新㳲生们支持闵兴,把旧仇记在了凌悬的身上,希望凌悬៾被白夜子打败。

      “秦啸天都已经退学了,还耿耿于怀的。”秋芒族群伻中发出了这样摔的不平之声。

      惊蛰族学生们见状,一个个像看热闹般好不开心。烈金族学生支持白夜子,秋芒族又被孤立了。

      倒是寒冰族,为数不多的到场者话也不多,偶尔找白夜子的女朋友白冰冰聊两句,并没有过多讨论比赛的事情。

      不久,铜ꀰ锣声起,双方的对决战开始了。

      观众们脸色渐沉,砒注意力集中到了赛멫场中央・。出人意料,二人没有任何废话,自然而然地催动丹田内的能量。

      眨眼之间,凌悬浑身上下出现᪮了一笼金罩。他的每一寸肌肤,都被金色的光a波覆盖着。

      “好细腻的劲气,滴水不漏䬙。”闵兴目不转睛地盯着凌悬,灵识聚焦,感受着他那种绵厚的内力䖂,心里忍不住赞叹。

      瞧见凌쵶悬泰山崩于前而不倒的稳重气势,白夜子双袖一甩,白色的能量冰刀便是ύ飞射而出,与凌悬用内力凝聚的金色光镖破空相撞。

      “嘭!”

      试探相撞,凶猛的劲气随风震开,两道沉着的身影屹꧆立原地,都没有挪动半步。两人站立的地面,㼅倒是被震得凹陷Გ了下去。

      两人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对方,没有目露凶光⫻,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赐教了!”片刻,凌悬颇有风度地一抬手,打了声招呼,白夜子没有反应,冷冷地看着他。

      닓 킿 “白夜子是一如既往,凌悬似乎变得更犀利了。”看台上,有人凑近了练古云,有些兴奋地说。

      “还要继续观察他的后续表现。”练古云ᕅ淡淡地开口道。

      他的神色让人捉摸不透,显得复杂又ࢣ多变,闵兴看了半天也看不出院长到底在想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