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自己上来

      黄읝昏无言以对。

      没有反抗,也没쁴有辩解。

       不论是从结果还是过程来看,又或者是作案时间、手段츔来推测,妄图谋害徐皇后的人都是他。

      㛕 庞瑛拿下黄昏后,以询问的目光看向朱棣。

      朱棣挥手,“押入诏狱ﴃ!”

      庞瑛像吃了春药的泰迪,精神抖擞,押着黄昏就往外走。

      ̝好小子,你终于落到老子手上了。

      二十斤黄镕金啊,老子ᕀ几十个日夜都没睡着,睁开眼就看见金灿灿的黄金离老子远去,你知道老子有多痛苦吗。

      现在老子䈍很快乐。

      等下到了诏狱,老子更快乐!

      黄昏被押着얏快出乾清宫时,忽然扭头㉀对朱棣喊了一句绞。

      陛下,查一下宝庆얲殿下如何落水的!

      朱棣轻微挑眉,若有所思。

      纪纲不愧是朱棣的心腹,深谙帝心,听到黄昏这句话后仔细观察主子的神色,又想起什么,恍然大悟,急忙小跑几步,在乾清宫外追上庞瑛,压低声音说道:“关进去就行了。”

      դ 后宫的事情,按理说来锦衣卫管不了,京营也管不了,应该交给马三保。

      陛下却缕将黄昏交给锦衣卫。

      说明什么?

      说明这件事不是单纯的后宫案件,陛下先前那轻微的挑眉,不是对黄昏的不满,而锅是对黄昏敏捷才思的赞赏和惊讶。

      庞﨣瑛听到纪纲的交待,脸上觬神色精彩䳍至极。

      吃屎一样汐的表情。

      真尼玛想拂袖不干了。

      ਣ黄家祖上冒青烟了吗,抓了个黄观,得好吃好喝供着,现在好不容易把黄鸒昏弄进诏狱,又他妈得好吃好喝供着。

      你是北镇抚司的祖宗吗!

      纪纲阴笑着看了一眼黄昏,拍了拍庞瑛的肩膀,话外有话的说了句,山高水长ꓯ,你急什么,真以为咱们的绣春刀会生锈么。 

      刀上一直有血,怎会生锈。

      说完负手返回。

      懙 庞瑛心神领会,情绪大振,再看黄昏,如观死人。

      黄昏怡然不惧。

      ň乾清宫内,朱棣略微赞赏的对纪纲点了ᎅ点头,还算聪慧——有些事情他不能明说,真需要纪纲这种揣摩圣意的能手来配合。

      纪纲心⡧头暗爽。

      朱棣让马三保清理现场㓜,乾清宫出了这档子事,皇后暂时不可能住进来了,需要找道士和尚办几场法事袪袪晦气。

      朱棣还瑻没奢侈到废了坤宁宫重修皇ힸ后寝宫的쵄地步。

      马三保秒懂。

      練清理的不止是现场,还要从中查找线索,比如从那傏块香皂上查出来,究竟䉸是何种毒药,又来源于何处,再比如查一下坤宁븲宫的这些宫ﰶ女和侍卫……

      说不准接下䆖来ꇎ会有一⁂场大清洗。

      坤宁宫都不횫安全,那么乾清宫也存Ⲽ在潜在隐患。

      朱걋棣带着纪纲回乾清ǔ宫。

      徐皇后已经睡下。

      毕竟两天䶽两夜没合眼,又经过这等惊吓,心力憔悴,在朱棣的龙床上躺了没多久,御医来诊过脉后,方子还没开出来,她就已经睡了过去,只不过睡得不安稳。

      朱棣轻轻给妻子整理了被子。

      还走出门,就䮜听见妻子惊厥带着哭腔的声音:“娘~你在哪里~”

      人在恐惧中௡,终究是个孩子。쉹

      朱棣站定,五官狰狞,狠狠的一把拽住门框ꯄ,手먴上青筋暴突,眸子里的杀意大浪滔天,目光直直透过紫禁城,落在应天城某个地方。

      许久。

      朱棣回身,馰再给妻子整理了被子,轻轻在֪额头吻了吻。

      妙心,你受苦了。

      这一次不论是谁ꁊ,哪怕是我的兄弟姐妹,我都要让他们付出血的代价,我要让他们明白一个道理:龙有逆鳞,触之必亡缁。

      朱棣轻步来到门外,小声问御医,╄“娘娘可还好?”

      御∦医急忙小声道:“这几日娘娘劳苦,心神耗费极多,身体本就徐弱,又经此惊吓,已伤凤体곫,微臣虽开了安꧴神补气血的方子,不过……”

      朱棣点头,“说。”

      御医道:“陛下还是要做好准备,娘娘近来恐怕要抱恙在床了。”

      縉朱棣脸色阴冷,“治혟不燎好娘娘,你全家都准备抱恙在棺材里罢。”

      御医吓得跪地求饶。 

      惖朱棣根本不理睬。

      来到暖阁,看⼡着桌子上文渊阁那边送来的折子,没有心思批红,将之搁置在一旁,看向等候多时的纪纲,“查南康长公主和胡观。㤃”

      虽然南康长公主并没▷有进入坤宁宫,但她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值得怀疑。

      纪纲欣喜万分,领命而去。

      其实ꒅ没᷶有朱棣的命令,锦衣卫也有职权密查这些皇亲国戚,只不过朱棣登ꉳ基后,对朱家人极好,纪纲也识趣的没有去触碰这些人。

      现在陛下下令,纪纲喜出望外。

      只查南康长公主? 髑

      天真。ᢇ

      랬 以纪纲对朱棣的了解,陛下没说出口的意思中,不仅要查南康长公主,大名公主鎽乃至于宁国公⑃主和驸马梅殷,都要查!

      对纪纲而言,这是퀥机会。ꥮ

      他贪功、ꖤ贪财。

      只要查出事情来ザ,就是功劳,查不出事情?

      那就是钱!

      到时候找到被查的那些公主驸马,敲打威慑一番,还不乖乖的拿钱来封自己的口?

      没过多久,马三保来了。

      轻声禀报了一些事后,说已开始调查公主落水那天的事情,遗憾的当日照顾公主的两个贴身宫女已经畏罪自杀。

      在说왓“自杀”一词时,马三保加重了语气。姖

      朱棣没说话。 

      马三保也不敢再言辞。

      ᜏ 许久,朱棣轻叹,“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三保,这事怨不得你,莫要自责,也不要妄图在办了这擉件事后以死谢罪,朕和大明都䠟还需ૄ要你。”

      马三保闻言啪的鴣一下,跪地不起。

      眼泛泪光。 롵

      宫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身为内官监大监,他难უ辞其咎。

      ……

      ……

      这是诏狱。

       峫阴暗、潮湿、恶臭、鼠蚁横行,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味道,不断响起犯人的쿃哀嚎、惨叫和呻吟声,活脱脱的一座地狱。

      샋 然而有位读书人却会㗜在这里呆十年!

      不得不佩服。

      两名锦衣卫缇骑将黄昏关进一座监房里,语气和蔼可亲的交待了几句,又说有什닚么需要尽管吩咐。

      都是人精。 걱

      黄昏恩赐同进士出身,又是南镇좙抚司的总旗,庞瑛镇抚使又刻意交待,这意味着黄昏不会在诏狱呆太久。

      黄昏当下很忧郁,有点后悔,只要⡶能解决事情就行,为啥要来吃这个苦Ⱜ?

      퍳忍不住哼起了应景老歌。 㧢

      “铁门啊铁窗啊铁锁链,手턽扶着铁窗我繜往外看,外面的景胻色是多聧美好啊……月儿弯弯照我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