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女艳史一级软件

      元若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手,躲闪不及,一巴掌结䫪结实实扇在脸上。钻心的砝疼瞬间直冲脑门。

      “小姐!!”以冬又急又心疼,眼泪止不謀住啪嗒啪嗒往下掉。

      卧槽,老子被打脸了?!上辈子什么场合没混ﱖ过,什么伤没受过,还真他妈没被人这么打过脸!  隉

      ࡠ 是可忍熟不可忍!

      元若朝以冬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啐⏾’,吐出一口血沫,她眼神也彻底沉了下来。

      埋“堂堂穆王爷,大鲁国皇帝唯一嫡亲兄弟,珠在家中不问青红皂白,为了个妾殴打发妻Ò,还真是륭威风啊!”

      穆쭴王眼神微眯,周身气息越来越冷:“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老子活不活可不是你说的算!你实力硬,老子后台也不低!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元若眼神狠厉,单薄的身子站的笔直,恍惚间真如立于血海之间ί一抹铿锵孤影。

      “我궢倒想看看,镇ۮ国将军府为保大鲁皇室江山立下汉马军功,而大将军唯一的宝贝闺女,却被大鲁皇帝御笔赐婚的金玉良缘,她的好丈夫,皇帝的啎好弟弟,因一妓子虐杀!”

      “你说,为平息镇国大将军之怒䬙,为平ƅ息整个将军府,乃至整支镇国军之怒,皇帝会如何处理此事?”

      元若唇角勾着,眼里的冷意无ꌸ遮无拦。

      “当然了,您身份高贵,小命肯定不用担心,顶多受点罚,吃些挂落。”

      “不过,恐怕你的宝贝烟儿就没那么好运了,第一个就得给老子陪葬!哦䵋不对,光她一个哪能够,依我老爹的性子,她祖宗十八代都得被扒⹤出来鞭尸。”

      䡟 “啧啧쫉,想那小美人,也怪可怜的…㎋…”

      ⡣突然,ᤔ一双大手死死掐上元若脖子。

      穆王额角青筋暴起,看来是气到了极篐点。他死死盯着元若的眼,咬牙切齿挤出几个字:“你!找!死!”

      这变故太突然,元若万万没想到樤,这狗王爷竟能疯到这种程度!想挣扎,但无奈力气不够。只两手指甲狠狠掐进眼前这只手,这条胳膊的皮肤里,肉흕里,直掐的隐隐冒出血迹ꋔ。

      妈的,这是穿到这个世界第三回쉵被人掐脖子,元若眼里的火足以燎原。这个该死ᆫ的夜老二,早晚有一天老子统统都要还回来!

      穆王此刻犹如爆发的火山,他手指一点点收紧,看着元若脸煪颊由白皙变得通红,再渐먏渐犯上᠔青紫,他眼神越来越危险。

      元若能感觉到整个身体逐渐悬空,她长着嘴,口鼻中却汲取不到一丝空气囿。她的肺叶在痛苦而迫切地嘶吼。

      随着时间一뮄点一滴过띉去,她眼前的景物开始模糊。耳道内是她ㄩ血液奔腾的声音,伴随着尖锐的耳鸣,以一种难以忍受的方式横贯神经。

      她快要看不清夜景瑄的脸了。

      这一刻,元若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夜景瑄的杀意。

      以冬在一旁早吓红了眼,她ࡔ跪在地上,紧紧抱着찀穆王的腿不断哀求。一次次被狠狠踢开,一次次跪伏着再爬回来,声音焦急又凄읆厉。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都是奴婢的错,您要罚就罚奴婢,饶了娘娘吧!!”

      “奴婢去给怀夫人磕头,给怀夫人认错,要奴婢怎么样都行,王爷,您饶了娘娘,饶了娘娘吧!”

      夞 额头一下一쟫下砸在地慟上,쀗血液沾湿了清灰石面厶,顺着脸颊缓缓滑到下巴。她似乎感觉不到疼,除了歇斯底里的哀求,别的她什么都不在ꫣ乎。

      只要小姐能活着,只要小姐能好好的,她其他什么都顾不得了。

      元若想让以冬起来,求他做什么?那就是个黑心没肝的,眼里除了怀氏他哪⭀里还看得❊见别人。

      䶂从始至终他没问过自己一个字,单单是一面之词,他就能将自己的发妻往死里整,这样的人,原主竟执着的爱了他那么多年,还真够瞎的!

      可⅊她发不出声音。

      ⋬ 깈 她感受着疼痛在身体里层层递进,似乎即将到达最为痛苦的顶峰。

      是不是这样下去就会死掉了?元若神奇的发现在这样痛苦的折磨下大脑竟还能思考。

      死了其实也挺好,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回去好好投胎,重新做人,不٭用再受这鸟气!

      耳中的喧闹떐逐渐平息,四周如同夜幕降临般开始变得昏暗,宁静。

      光芒在远去……

       “夜景瑄,爱你的那个元若已ꇮ经死了!从今往后,你我势不两﫛立!”嘶ⶤ哑的声音艰难从嶗嗓子眼᲼儿里挤出,元若渐渐失삍去了意识。

      ……

      混混沌沌睡了一猙天,或许是因为长时间缺氧,脑袋一股一股的疼,元若觉得身体软绵绵,没什么力气。  ₋

      缓缓睁开眼,眼前熟悉的雕花木床让她失㽤望的意识到自己还ӱ活着,还在镫这个倒霉的穿越世界。

      꼓“他大爷的!”

      以冬听到动ⴀ静匆匆出现在床삨边,满脸担忧,嗓音里带着哭腔:“小姐!”

      元若转动眼珠看过去。

      嚯,这小脸儿!

      就嶠见这丫头双眼肿的水泡泡咍的,如两只大核桃,额头裹뇉缠着纱布,连带伤口周围一圈都鼓胀胀的,原本䨅就有些圆的脸蛋儿更圆了几分。

      鏑 鼬 元若心里难受,嘴上却挂着笑,艰难地抬起手轻轻捏上她软乎乎的脸颊,调侃道:“都쓄丑成这样了,还哭?再哭嫁不出去了!”

      “奴婢不嫁!奴婢要永远陪着小姐!呜哇~”这一说,以冬彻底放开ڮ了声,哭的淋漓尽致。

      猰元若闭了鰩闭眼,㯇将眼底涌上来的酸々涩压了下去才錹开口:“这可是綾你说的!别往后在外头碰上俊俏小郎君,春心萌动,再埋怨我不放人!”

      “不会!”以冬使劲摇头:“㒖王爷囶也俊俏,可王爷都不干人事儿!掐的小姐就剩銩一口气了才罢手!奴婢才不嫁!”

      “嚯,出息了,连王公贵族咱们冬冬都看不上眼,也不知到底要便宜了谁家的小王八蛋!”元若轻轻擦拭掉以冬䛀脸上的泪。

      “奴婢谁也不嫁!小姐你老作死,奴婢得一直跟着您,不然不放心!”

      同看着以冬一本正经的严肃眼神,元若偷넧偷将目光转到一边,感觉脸有点火辣辣的。

      䶠 ⎡ ……

      吃了睡睡了吃,安安稳稳过了两天,怀仙居很消停,二人损失的精气神⃷也全都补回来了。

      以冬脸上眼见着已经消㢛了肿,只꺔剩额头还缠了圈绷带,衬杹着她白白净净的小㾠脸儿,像带了矯条抹额,还怪好看。

      元若脖子又乌青一圈,看的人触目惊心。

      以冬给她拣了条高领的衫子,倒是也能遮上八九分。

      这天一早,元若一骨碌爬起身,双眼滴溜转着不知又珓在盘算什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