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湿机体验区app下载安装

      在司奕三岁那年,司家打算以祭礼测判他的天赋,判断他能不能成为新的神判使,带领司家重回巅峰。

      祭礼本就不完整,差错特别多,并且这是禁法。

      司奕躺上去差点就没了半条命,也没测出来什么天赋。

      然而家族长老还是不死心打算再测。

      司奕在祭台上快断气了的时候,遇见了路过的时灵渊。时灵渊见他可怜,就随手那么一救。

      司家人被惹怒了,对着时灵渊喊打喊杀的。时灵渊不耐的一掌风掀翻了祭台。还毁了那什么禁法。

      所以,司奕从小就对时灵渊起了崇拜之心。

      一直长到十五岁,他对司家长辈的话都是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天赋。他一找时灵渊,一找一个准。缠了他几年,才得以成功拜师。

      司晗嘴角抽搐,忍不住想揭穿他“司奕啊,你把他过分完美化了,其实他并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啊,他是冥帝。”司奕一本正经的回答。

      司晗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那你还……”

      “师父教过我,辨别善恶不是看身份的,也不是看所作所为,要看他的心。有的人一辈子做好事,最后做了一件坏事,所有人都骂他是坏人。而有的人做了一辈子的坏事,迷途知返做了一件好事,就被传颂。这太没道理了。放下屠刀,立地成佛,那只是对坏人的救赎。师父虽然是冥帝,但他救了我,也没有真正伤害别人,相比我父亲那些,我反而觉得他们更像鬼。”

      “大道理一堆又一堆的。”司晗嘴角抽搐,瞪了一眼时灵渊“你赢了。”

      时灵渊微微一笑,摸了摸司奕的头“很欣慰,你能一直谨记我的话,你的长辈只不过是执念太深,要想改变他们只能靠你自己。”

      司奕惊喜抬头“我?我真的能做到吗?”

      “那你要问你的司晗祖宗了。”时灵渊笑眯眯的把话头扔给了司晗。

      司晗脸色一黑,瞪了他一眼,对司奕期待的目光,她叹了口气“可以。”

      是真的可以。她说过她要找到神判笔新的执笔人。

      出乎意料的,这个被鬼王养出来的白面馒头,竟然非常合适。

      只有心中没有偏见,对所有物种族群都一视同仁的人,才能真正拥有神判笔。

      初步判断,他有机会。

      “只要你一直保持初心,保持你现在的观念,永不改变,我相信司家一定会改变,或许还能重回巅峰,已至到达更高的巅峰。”

      “这也太遥远了吧。”司奕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司晗摇头,并不遥远,是迫在眉睫的事。司家真的不能在这么放任下去了。那些孩子,真的毁了。

      不过,却有些好笑,唯一一个有希望振兴司家的人,居然是冥界头子教出来的。这要是让司家前几代祖先知道了,还不气的跳出坟来,鞭策自己的子孙。

      “司奕。我让你办的事呢!你还在磨蹭什么?”

      司陸的怒吼声闯入,司奕脸色一沉,往前走了两步,挡在了司晗的面前,道:“祖父,我是不会听你吩咐的,以血饲养,跟歪门邪道没有区别,你这是在害人!”

      “胡说八道!用的不过是她司晗的血,是她害我们变成这样的,用她来赎罪,那是替天行道,也算是给她积德!”

      忽而,他又看到了司晗身旁的时灵渊,眯眼不悦的说道“他又是谁?不是说过不允许你随便带外人进府吗?你今天是怎么了?越来越不像话了!”

      “他不是外人。”司奕道“他是我的师父,是我最亲近的人!”

      “最亲近的人?那你爹和我呢?”司陸眼睛一瞪生气的说。

      “祖父,父亲,你们是我的血脉至亲,所以,我不允许你们这般误入歧途,我要将你们拉回来。”司奕认真严谨的说“放拂兮殿下的血我是万万不能做的!”

      “你不做,我做!”司陸一把拨开他,扬手就去抓司晗,时灵渊眼睛微眯,一扇子拍了回去,司陸吃痛的收回,怒目圆瞪,将他也记恨上了。

      “我们司家自己人的事,还请外人不要插手!”

      时灵渊云淡风轻一笑,并没有让开。

      司奕站稳后就跑了回来,拉住司陸,劝道“祖父,你别执迷不悟了,放血根本没有用!司家不能再这么堕落下去了!”

      “你懂什么?她司晗是神,神血,怎么可能没有用。并且她是神,就算她的血放干了,她也不会死。你担心什么?”司陸恨铁不成钢的踹了一脚司奕。

      司奕吃痛的倒下,手还是抱住他的大腿“那也不行!这种事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师父你快带拂兮殿下走!”

      “司奕,你是想让我们司家无路可走吗?她司晗可是神判府送过来的,神判府的人也说了,一定要好好管教她。司家可以放了她,但神判府会放了我们吗?”司陸肺都要气炸了。

      “神判府只是说了管教。没有让您这么做啊!”司奕道。

      司晗无语,她漫步上前“神判府究竟让你做些什么?”

      “做什么?你心里不清楚吗?”司陸冷哼一声,反驳了回来。

      “你是说,我放水淹了文书殿的事?”司晗挑眉。

      “呵。放水你肯定是故意的,怎么就好巧不巧毁了全是关于你们司溪一脉的记录?”司陸道。

      “这我哪知道呢?”司晗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辜的说。

      “你别装了,想必那里面的记载,你也看了,你就是借口回去捣乱的吧?你还想害我们司家到什么地步?”

      “那你就说错了,司家成这样,可不是我的错,是你们这些家主无能。几千年了不仅没有发扬光大,反而越来越差。”司晗摊手无辜的道“凡事多想想自己的原因,别什么事都怪到别人身上。”

      “你说的轻巧,神判府因为你们,从此一蹶不振,所有人都恨我们司家恨之入骨,你以为东山再起很容易吗?你们司溪一脉那么强势,不过是因为有了神判笔。你们有了就为所欲为,最后还把神判笔毁了,走的那是一身轻巧。那我们呢?你想过我们吗?”司陸越听越气,胸口上下起伏,愈说愈激动。

      司晗抿唇没再接话,司陸冷笑一声以为她理亏了“你送回了神判笔,神判府好不容易承认你,你却还要惹是生非。不过,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只要管教好你,司家就还有可能重回神判府。不用再遭受白眼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