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仙侠修真>

      我和梓彤的关系,除了老龙,于金丽等少数几个人知道,其他人都还被蒙在鼓里呢,虽然他们也有猜测,可是我们ꐣ俩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一直都没有被他们碰到过。今天是巧了,路上,梓彤不无担心的说,正哥,今天真倒霉。

      我明白她的意思,安慰她说,这有什么啊,咱们是正儿八经的交往,怕什么⯺,又不是像穆才林和杨小ブ霞那些人,怕人家说闲话。他们要是给传出去了,才好呢,也省得再有人打你主意了。

      正哥,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这几个人回去还不知道会怎么编排我们呢。梓彤摆摆手说道。

      我笑了,拉了拉她的手说,뻉不会的,你还躮是不大了解这ꖹ俩小子,我观察过他们貥,虽然平日里流里流气,吊了郎当的,可是他们的人品还是可以的,你就放心吧。

      嗯,这个我知道,这韦小马在那ﯡ些탨男工中很有威信的。

      是啊,能有威信,就说明他不是一탏个没有脑脳子的人。再说了,他可是有求于我的! ৷

      求你什么?他想调动工作岗位?

      㲬 不是,不是,是于金丽的事,他给我说了好几次了,让我帮他撮合一下他和于金丽呢。

      梓彤揽住了我的脖子,头连晃了几下,说,正哥,你可别瞎掺和,金丽姐根本就不喜欢他。

      奥,我说呢,怪不得我上次让韦小马背她回去,她还生那么大的气。

      就是的,不过也只是说不喜欢,并没有什么反感吧,按金丽姐的蕯说法就是没有感觉。

      奥,不过这韦小马,人还不错啊,빾不过就坃是天天嘻嘻哈哈的,没有个正形。

      那谁知道啊,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吧......

      事后果然如我判断的那样,工厂里并没有我和梓彤的流言蜚语,直到我离开成贤公司,我们俩的关系也只有几个人知道,这也说明ᢖ那个年代生活在城市底层的年轻人,他们的确孤独,经常迷茫,也曾绝望,他们在城市和故乡之间精神奔突,心㝊灵辗转,但是他们人性中潜伏的善良因子,并没有在强大的外力作用下돩,导致变异和破裂,走向极端。

      4月中的时候,康小榳姐忽然就辞职了,而且很急,短短几天后,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呢,她就去了龙华那边的一家台湾电子厂上班了。听李红梅说那边给开1200的工资,每周只上六天班,加班还有加班工资呢,为什么我记得那么清楚呢,因为我的老家就叫龙华啊,所以开始一听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就痉感到一股无端的亲切。

      听说这个好机会是康小姐的哥哥给介绍的,她哥哥也在龙华,是另外一家台湾厂的技术主管,而这家工厂则是他们븢的客户,所以有了这样的好机会,肯定是先照顾自己㒋的妹妹了。而且这样子一来,兄妹二人不但离得近些,还能互相照顾一下,再加上工资也高,何乐而不为呢。 痺 能 技术部便很快的又招来了一个女同事,25岁左右띙,大家都叫她小张,身高1米65,皮肤不白不黑,不胖碴不瘦⠡,长的算是现阶段办公室里最好看的了。

      小张刚来的时候,穿엷着很普通,看上຤去挺乖的。接着过了㼕两个礼拜吧,大家都熟了,她穿着开♬始突变,她的上衣上面的两个扣子不喜欢뎗扣,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穿着大红色带波点内衣,或者黑色蕾丝内衣,后面基本每天的衣服都是能清晰见着里面的内衣的。

      这样的穿着要是去度假肯定没问题,在工厂上班这么穿肯定不合适,男同事从她Ḥ身边经过的时候都会禁不住偷偷的瞄上几眼,车间的那些男工们更是每次在小张经过的路上,指指点点,窃窃私语。不过人家小张不置可否,她认为这是她的魅力所在。

      后来慢慢随着工作的接触,发现她工作不认真,技术部的材料清单肯定是要懂工艺的,但她几乎从来不去生产Ƃ线学习,现䪆场考察。整天坐在座位上涂涂口红,补补粉饼,这粉饼一天得补八百遍,一会儿一次,一会儿一次绣的。

      最狗⡹血的蜊来了,小张竟然很快和许经理打得火热。这徐ᗶ经理浺矮墩墩,胖胖的中年男子,已婚已育,听说女儿都上初中了。

      那许经理应该对她也有意思,工作和生活方面都有格外照㱿顾,虽然中文不大灵光,但是起ꟾ码沟通没有问题,有一段时间小张还很积极的跟着甄善美学习鲜语呢。如果仅仅如此䡗到也罢了,关键是小张同学特别高调,在办公室到处쭕说徐经理就要离婚了鍜,本来﵅公司就小꘤,没过几天整个成贤公司都知道了。

      许经理家估计重男轻女的思想比较严重,目前家里只有一个女긞儿,听说许经理一直想让他老婆再给他生个儿子,但是他老婆돾死活不同意,但是他之前每个假䅂期都是准时回韩国的,没有听轐说婚姻亮黄灯了。 ҇

      还有Ჽ一될个可能,也是我们大家猜的,就是许经理一个人长期在大陆,핽很寂Ꚇ寞吧,现在有人扑了上来,눿当然是来苘之不拒了,具体是什么促使许经理开始对小张有意思的,我们不清楚훤。

      小张喜欢喷特别浓的香水,有一次开会,有个男同事说小张身上香水味道太重,不想跟她坐一起,徐经理立刻就说,张,你坐我这里来,我觉귄得很好闻啊。当场所有人都有点尴尬。

      还有一次由于小ᅣ张粗心,一个产品的材料清单少添加了一颗端子,导致整个产线半夜停工,足蝂有四五个小时,这给工厂造成的橏影响大家可以想象一下,但是许经理非但没有骂小张,还当众维护她。

      接下来,这两人更加明目张胆,有一次聚会的时候坐面对面,ᗻ两个人吃的有说有笑⇍,特别开心䬺。小张带了猪肉脯,递了一块给许经理吃,许经理急急忙忙往嘴里塞,塞完才问小张这是什么东西,旁边看到的人都在偷笑,哈哈ࠋ哈哈哈。

      由于平时大家要在办公室加班,每天都是晚上十点左右才下班,本来许经理没有什么事,晚上就不用过来了,可是许经理照常加班,很晚了,䚷都还能在技术部办公室看到他们俩的身影,每天上班下班的时候都和小张出双入对的。

      ⚒公夘司年中盘点的时候,小张有很多工作要配合其他部门完成,但是那时候正好技术部门有一个出差菲律宾的机会,我们的配套产品在菲律宾出了问题,需要有人过去解ᐂ决。之前说了,小张虽然是作为技术人员招进来的,可是ⱀ她整天不学无术,精力没有用到工作上,所以公司的产品她根本不了解多少。

      喷 䌻这时候经许经理就站出来了,说让小张去,技术部的老大也不好说什么,反正正常情况下怎么也轮不到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去处理的,技术部还有那么多有工作经验的人,都挺想要这㙤个机会的,就许经理一句话춊,小肜张开开心心在菲律宾玩了一个礼拜。

      帇 꿃 不过最让人受不了的是,她得了便宜还卖乖,期间还多次打电话回来向大家炫耀,菲律宾的景色多么多么美,这边的水果多▪么多么便宜等等,恨不得和技术部的每一个앐人都说一遍才罢休,技术部的一个人就在电话里酸酸的说:爽יּ啊。

      鹼 可是你想都旖想不到,小张竟然来了一句:椓苦中作乐,你不懂。呵呵呵,真是挺会装的,技术部的同事一个个嗤之以鼻,什么玩意啊。而且成贤工厂出差也不用写出差报告,小张就等于在菲律宾纯玩了一个礼拜,也没啥心理负担。 

      还有一朔次刘经理请客,女生喝酒都是自六愿的,也没人劝酒,小张췟喝了几杯啤酒,就开始有点儿微微醉了。吃的差不多了,她就说她恶心,然后有同事给她倒了点水喝,就让她趴在了桌子上休息。我们其他人都跑去唱歌了,然后就被豰许经理看到了,估计他心疼了,上去问这问那,还拍拍小张的头,肩膀,动作暧昧,脸凑的特别近,一个劲的问她⏭要不要紧,恨不得亲떉上去了吧可能。

      之前好像忘了交代了,恰巧王忠玉的一个亲戚就在小张之前的那家홀台湾厂里做会计,大家才知道小张这人是有前科的。她在之前公司就拚跟她ퟹ的副理谈恋爱,也是个已婚已育的台湾中年男뮵人,뼸后来分手了,就辞职了。

      ꋋ她在櫎我们公司经常跟别人说她前男友对她多好多好,还给我们炫耀煎她前男友给她买的项链啊,手홃镯啊,什么换什么的텤,还一本正经的说他们俩是真爱,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真傻还是觉得我们大家傻。

      后来听说,小张怀孕了,她一定要生下来,想以此要挟许经理娶她,这怎么可能呢?最后,也不知道许经理用了什么招,哄着她打了胎。

      不过这事闹得沸癮沸扬扬閔,连韩国的崔成焕董事长都知道了,为了避免事态不能控制,公司紧急地把许经理调回了韩国本部,好像都没有来得及和小张做什么分别交代,这小张落了一个鸡飞蛋打的结局。

      没有了许经理的袒护,几个䴖月后,小张就黯然辞职了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