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快猫一样的软件

       有句俗话叫婶婶能⏯忍,叔叔不能忍!

      西游大业李世民不貥可或缺,大唐也刚稳定,杀是不能杀的,但是必须让李二清醒清醒:人太 飘,容易过界!

      长安皇宫,李世民正与⟤大舅兄长孙无忌下㼣棋,“辅机,你觉得我将陈大郎调离昆州,那陈三郎会有何种反应?”

      “肯定会暴跳如雷,恐怕还会出手报复!”

      厷 “你觉得他会不会杀了朕?”

      க“以微臣对他的了解,应该不会,但是太上皇的遭遇不可不防!”

      “放心吧,这次有五台山的火行禅师为朕护法,这位啑禅师能以一人之쁝力打败所有供奉,想来实力不弱于陈三郎!”

      㵹 长孙无剣忌担忧道:“此人乃方蓽外之人,ﮔ为何要下山帮助陛下,恐怕目的不单纯吧?”

      “呵呵,你猜对了,他希望朕将五台派封为国教~”

      “陛下答应了?”

      “当然不能答应他,听说这个五台謀派并非什么名门正派,若3是答应了他,岂䇞不是惹了那些传闻中的正道门派?”

      “那陛下还…”

      “不过是利用一下而已,如尒果他真有本事,大唐的国师倒是可以让他来当!”

      长孙无忌马上明白컋了李世民的打算,如果这位火行禅师当了国师,想来那些名门正派的人肯定不甘心,于是以一ꑎ个国师的身份੠,쌋便可驱使这躏些修行者为大唐所用。

      ⡾ “陛下一桃杀三士之法甚为玄妙,只是有ﴤ些行险了!”

      ȃ

      李世民下了一粒棋子,顿时吃掉长孙无忌数子,得意道:“对这些不受约束之人,既然消㾆除不了,只能想办法引导,不然早晚成为国之大患!”

      长孙无忌看了看棋势,原本旗鼓相当的局面被打破了,表面上看李世民占了个大便宜,⨌其实却䯢将自己的大龙暴露了出来,若是在那个关键位置围上留下一子,这条大龙将会被䆠截断䄩。뙩

      他思索良久,却是没有如此下,只是左支左拙的应付,最后败下阵来。

      “哈哈哈哈,今天辅机似乎不在状态啊!”

      욮“是陛下的棋艺又精进了!”

      ……

      陈季平风风火火来到了长安,如此大张旗鼓,显然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自然也包括李世民。

      京城立时一片鸡飞狗跳,皇宫卫队增加了两倍,程知节、尉迟恭等大将轮番守护,另外,所有请来的供奉全都准备应付即将到来的大战,那位火行禅师也不例外。

      然而,让大家都没浐想到的是,陈季平只是在太子府ש门口摆了个卦摊,其它什么也没做。

      国师来了,李承乾不可能置之不理,何况᭞早年两人在秦王府之时多有交集。

      㹾也不知道两人单独说了些什么,陈季平竟是只在长安逗留了不到两个时辰,便飘钗然离去。

      所有等待看好戏的人都张口结舌,这不科学啊!

      堂堂国师,大家心中的神仙人物,受了委屈难道不该火冒三丈,打쾎上门去?

      椯 李世民得亯知消息,也是嘴巴半天合不上:这是什么情况?

      敿他第一时间,就把另一个当事人的⿫李承乾叫到跟前。

      “父王招孩蔛儿前来所섐为何事?”

      你这是明知故问!

      李世民差点出手给他一巴掌,“说吧,国师都给你说了些什么?”

      ‴“国师掐算说儿臣近日可能有疾,将来还有大灾一场,若要保命,可去找他!”

      ⢸“就说了这些?” ⹁

      균“是啊!”李承乾不明白父亲是怎么回事。

      “那为何在你这里逗留了一个鼮时辰?”辷

      “还说了一些家常里短霁,况说什么红颜易老,让孩儿多孝敬母亲,说什么兄谦弟恭,让我多照顾兄弟,儿臣㓉觉得这些理所应当…”

      췾 “只有这些?”

      “父皇莫非有事要跟国师讲?”

      李世民脸上阴晴不定,他根本不相信陈季平会无햛的放矢,但是报复会羜出现在哪里?

      又看向李承乾那稚嫩的脸庞,以ཅ他对这位接班人儿子쾬的了解,应该不딕会骗他,但是…天家无父子,想到自己和太极宫的那位,他又不敢肯定了。

      等等,难道是挑拨离间?

      他想到了另一种可能,但是,随即又否定了这一点,陈三郎似乎并不是一个䰕攻于心计之人。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父子二人大眼瞪小眼良久,李世民阴云密布的走了。

      豖李䕼承乾送走了父亲兼皇帝,不由想起陈季平临走劝他的一句话,“你父皇乃帝王心性,以后行事需谨慎一些!”

      끬 难道父王ຌ对അ我有所不满‼嘛?

      㵢次日,頳李世民将东都洛阳赐予魏王李泰,李承乾得知此事,心里如同长了一根刺。

      不过他却不哭不闹옴,比以前表现的更加谦和有礼。

      癩李世民本是试探,看到这番景象,越发认为陈季平肯定给李承乾传授了什么机宜,不然不到十二岁的少年岂会如此隐忍?

      帝王心性最是多疑,尤其是幼龙将成,而成䉇龙未老之时。

      陈季平并不是个心机深沉之人,但是ꘒ作为重生者,知道这对天家父子会变成何种模样,所以,提前给他们下了点料,恶心一下他们!

      当然了,䃩仅仅这样,并不能完全出那膛口恶气,所떜以撯几天后,他杀了个回马枪,半夜遁入皇宫,给李世民剃了个阴Ǣ阳头。

      至于那些守卫和火行禅师等人,一方面以为䟂事情已经过去,疏于防范;另一方面,陈季平对皇宫较为熟悉,直接遁入了李魝世民的寝宫,那里自흲然不适合有外人在场,被他钻了空子。

      当长孙无垢醒来⸂,看到夫君变成这个样子,立劝他莫要再招惹陈三郎。

      李世民虽然嘴上硬气,但是脊背却是发寒,他终于认清了一点,陈季平如果真要杀他,他߃无论防护多严都难逃一死。

      太极宫的李渊得知此事,当即与一众妃嫔载歌载舞,就差来一段“巴扎嘿”了。

      君无戏言,陈大郎终究还錡是要离开昆叵州,不过他请求带走那亲自训练的三千人马,还是得到了同意,其中原因不言而喻。뭖

      马周本想同去西伊州行,但是李世民特旨召见他,并实퉍授监察御史之职,他不得不赴京鰚当官,其它人,包括黄左在内都跟着去了西伊州。

      䲃 在陈季长离任之时,那真是万人空巷的送行,短短几年,陈氏兄弟给昆州带卋来的变化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而今给他们带来幸福的人就要走了,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뺃自然依依不舍。

      当然了,也有人非常兴奋,原昆州弼马温许敬宗就踌躇满志,他暂代刺史之职,铭摩顽拳擦掌的要将昆州变成他的一亩三分地。

      有人比他还高兴,被打得如同缩头乌꿅龟的蒙氏听闻此謅消息,立即秣马厉兵,准备将失去妚的一切夺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