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网站可以看岛国片

      꽤这侧的悬崖又陡又滑,藤蔓和野草又少,没有猎人能从这里攀上,但下滑毕竟不同,朱天赐胖乎乎的身子丝毫不显累赘,轻巧地借助少量的藤蔓减轻坠势,偶ͼ尔还从岩石间弹跳一下,不多时就到达崖底。

      这里是一条山谷岔道的尽头,长着丰茂的水草,是毒虫的乐园,连野兽都罕至,更无人迹。

      朱天赐不惧毒虫,但还是先给自己身上洒了些刺鼻的辣姜粉,然后拔开水草四下寻觅。

      没有尸体,也没有人。

      甚至没有重物坠落的痕迹,水草也没有踩儓踏的迹象。

      “师父去哪儿了,羖怎么会凭空消失럍了呢?”

      朱天赐却暗自欢喜,没见到尸体就说明师父可能还活着!鍳

      他轻松了许多,又搜寻了一会儿,然后㓔向谷外行去,眼下还是先赶往云中峡给丹清门人报信,他的臭狐粉顶不了太长时间。

      从山谷里走,就慢得多。

      左转右转,分岔又多,赶了足足六个小时,直到天将昏黑,才赶到云中峡的入口处,让朱天赐奇怪的是,他竟然쑎没见到一个✰人,不仅没见到那ﷸ三个꬧倒霉蛋,连他们苏川五杰的另外两人也没见到。

      朱天赐完全䖫不惧什么苏川五杰,也就几个白痴,就算不用毒,他也完鈽全㍰应付得了。

      ⢎ 更让他奇怪的是ᙿ,他服了那粒七心丹酜,似乎没有任何效果,데按说来自修炼界的宝贝应该有뗎大作用才是,可他一直留意着自身的变化쾩,却像吃了颗糖豆一样,进到肚子里就失去了动静。

      真是让人失望。

      云中峡的入口其实是一片泥沼,长着疏密相间的水草,有的可以承重,但大䇤多会让人陷入,越陷越深,另外泥沼里还有一些毒物,诸如针蛙、口水蛇之类,防不胜ꦍ防。

      这些对一个武艺高超的高手来说,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越往里雾气越重,十余丈后,就只剩下一两步的视野,极容易迷路。

      朱天赐来过这里很多次,他师父也教过他如何渡过,只有一个字:快!

      只要足够快,连水面都可以踩着过去,何况是泥沼,不管这些뙘水草能访不能承重,只需稍微借力即可。

      몢朱天赐早想着有着一日进入云中峡参选,因此这些年来着重练习速度,他身上那些小肥肉大多是肌肉,不是肥膘。

      ✪ 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人迹,朱天赐将玉牌执在手里,拉开架式径直冲了进去。

      他不怕那些毒物,以他的速度和反应能力,那些毒物伤不到他。

      픬踏草而櫆行了近一个小时,朱天赐感到有些疲惫,便在一篷能够承重的水草上停了下来,随手弹飞了一只头顶上长着毒刺的小针蛙,从怀里取了一只水袋喝了几口,然后聚起灵眼向四下望去。

      詗 槐他的灵眼不只看人,还可以看地气,周围山上那些宝贝药材几乎被他收罗一空。

      只是,他这种能耐不能一直使用,需要间歇两个小时左右。 戴 鯊

      周围死气沉売沉,ڞ没有什쪠么上枢好的药材,只是水草丛中泛着些微的荧光,那都是泥沼里的毒虫。

      徕 突然,朱天赐向右前方远处望去,那里突然闪亮了堀一下,就如闪电一ஈ般,却要柔和得多,他坚持望了一会儿,精神渐渐不支,当他收起灵眼之前,那里又亮了一下。

      朱天赐歇息了一会儿,一直ὦ留意那个方向,却再无光亮,他断定,那里必有异常,是他平时看不到茬了“气”。

      褦 那里很可能就是云中峡真正的入口。

      朱天赐向他认定的方向奔去,行了一会儿,突觉잗手上有异,眼睛一扫,却见掌中的玉牌似乎闪了一珊下。

      他开始留意,又过了一会儿,又闪了一下,这一次他看得很清楚,他立即猜到,这玉牌很可能与云中峡真正的入口相呼应,之前鸿锦前辈就说过执着这枚玉牌就可以使他平安进入云中峡。

      玉牌的闪亮越来越明显,不久,朱天赐来到一个小水湖之前。

      ⳕ 水湖很小,只有方圆数丈,但很清澈,没有一丝波纹,雾气之中隐隐映着一些东西。

      ƶ 朱天赐在一曄篷水草上站定,此时他还不能再使用钒灵眼,不知这里是不是目的地,却看不到有什么入口门户。

      他取出火镰火石,点燃一支自制火折子,高举在手中,向湖里望去,不由有些发呆。

      湖面里倒映着㙂碧空白云,还有大篷的荷花。

      此时已经是黑夜,又雾气昭昭,哪里能看到蓝天!

      小湖周围也没有一枝荷花。

      幻境!

      朱天赐又惊又惧,四下看了看,将火折子熄灭,仔细聆听。

      没盈有异样。

      手上的玉牌还在时不时地闪一下,他将⃬其收入怀里贴身放好。

      两个小时之后,他再次聚起灵光,却见湖面下荧光闪耀,却被湖面隔绝,并不能泛上来,不一会儿,ﲇ湖面似乎破开一个口子,荧光冲上半空。

      就是这里!

      稴就在此时!

      朱天赐再烺不犹豫,纵身一跃,跳入湖水之中。

      他以为云中峡的入口应该就在湖底,被一个古怪的阵法保护着ᒭ,但阵法却有一个断续的窗ஐ口,容有缘人进ꗁ入。

      䱪 蓪 꿛朱天赐憋足了一口气,准䨢备努力下潜,哪知一个跟头滚了几滚,却来到一块实地之上。

      묛 他应变也极快,졩右手一支,躬起身子,止住跌势,这个姿势虽然不雅,却可攻可守可闪避。

      訧“哈哈!”

      周围哄然一阵大笑。

      朱天赐抬头望去,却见这里是一个宽阔的峡谷,两侧青山郁郁苍苍,天上风和日丽,白云悠悠,谷口有一些石凳,数十人或站或坐,有男有女,大多是年轻人,穿着各式各样的衣服,一些人露出各ℇ种笑容,有嘲笑讥笑,有冷笑耻笑,也有促狭地笑,揶揄地笑。

      朱天赐浑不在意,有两世的经历,又在云中镇千余户人家的磨炼之下,他的脸皮澆已经足够厚。

      他拍拍手站了起来,回头望去,却见身后一个方圆十余丈的水池,四周密布着一圈荷花,荷叶碧绿,莲花有白有红,很是惹人喜爱。

      “难道这些抦就是我刚才看到的倒影?莫非我就从这水池中来?”

      朱天赐不敢相信,却几乎可以断定,此处就是真正的云中峡。 ᗊ

      “小胖子,你过来。”

      一个胖大青年向他招手,头上光溜溜没有一丝毛发。

      朱天赐回头扫了一眼,又很快转回头来,仿佛没听到。

      这些人与鸿锦的衣饰完全不一样,툏显然不是丹清门的弟子,更可能是各地ౣ聚来的待选者,他没必要参合在一起,更不必ꢞ畏惧他们。

      他四下张望,想寻找丹清ዉ门人,妪好报告鸿锦的消息。

      可是周围白云悠悠,青山隐隐,溪水潺潺,却没有别的怚人迹。

      光头胖子大怒:“小子找死。”

      说着ᇪ长身而起,就要过来发威,旁边一个瘦小青年拉住他:“丹阳ㅚ大哥⌌,这里不믂是咱们安丰,还是谨慎些好铌。”

      胖青年狠狠道:“小߷子,你等着,早晚收拾你!”

      朱天赐看也不看,这种狗屎般的人物,理他作甚,他突然高声大叫:“丹清门弟子朱天赐,奉师父鸿锦之命嚞,有要㪜事禀报。”

      ᖳ反正鸿锦已死,又有信物,⌒朱天赐不介意撒个小谎䋸,他的脸皮已经有十丈厚。

      戃 何况鸿锦确实有收他为徒之意。

      师父的十二字方针之中,并不包括不能撒谎,他上২一世的电视剧里,撒ᛟ谎简直是家常便饭,这种顺势洎假冒的剧情,他信手拈来。

      谷囍中群人大哗,他们๻见这小胖子身穿普通人的衣服,᪾又长相逗人,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却不料已经成为丹清ꘙ门뮹正式弟子。

      待选弟子要想成为正式弟子,需要进行严格的甄选,往往十人里未必能有一人通过,一旦入门,身份就会骤然尊贵起来,是롨那些落选者高山仰止的存在。

      光뱼头胖青年有些傻眼,悄悄退回去,坐回原来的石凳上,身子都矮了半截。

      这时,有两道白色身影从左边山上飞起,宛如落雁一般乘风飞下,落在朱天赐的身前,一男一女,男的是方面大脸的中年人,脑后长发结成一束,另一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

      少女脚未落稳便急声问:“师父在哪里?” ﱒ

      “溪云,稍安勿燥。”男子伸手阻止她,沉声问:“说,师姐有何事要你来报信ꂫ?”

      舵朱天赐立即明白了这两人的身份,男的是鸿锦的师弟,女的则是鸿锦的徒弟。

      锫他伏地大哭:“师叔,师姐,师父她老人家已经仙逝了!”

      “什么?”少女溪云惊叫:“你说什么?我与师父分开时还好好的,怎么可能!”

      中年男子倒还沉得住气:“可有凭据?”

      朱天赐从怀펳中取出玉牌,双手托住,举过头顶:“这是师父给我的。”

      掌中一空,被溪云抢了过去:“不错,这正是师父的玉牌,鸿方师叔,这可怎么办?师父啊!”

      她痛哭出声。

      鸿方也焦急起来,师姐如果无恙,玉牌绝不会离身,他喝道:“快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天赐便把事情的经过简要的说了一下习,毫不隐瞒,只是۲把想收他为徒改成了已经收他为徒。

      Ḯ真中掺假,真的部分不能有一丁点的假왷,才好掩饰假的部찐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