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天天干天天射

      猨 墁那法宝忽然飞⦓来,我怕千쭚智秀再次啷受到幽蓝火焰的伤害,便把她拉到了自己的身后。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漫天蓝火忽然朝着我飞来。

      奉光哲一声冷笑,“与妖魔为伍撅,尝尝我这幽冥火焰的厉害吧!”

      为了避免殃及千智秀,我把她推到了一边,看着蓝色火焰转眼已经把我包裹,我并没有做过多抵抗㍱,任凭蓝色火焰在我全身像水㫭一样流淌。

      千智秀一声惊呼,我却在火焰里葻对她笑了笑。

      我本来只想试一下这Ӻ个法宝媢到底有多厉害,值不值得我动手抢一下,然而让我没想到的是䑨,我并没有感觉Ꜷ到任何不适——明明就算最低级䩧的法术打到我身上乆我都有感觉的,这个法뉦宝看起来这么厉蚭害我为什么感觉不到!

      奉光哲并不知道我ハ的感受,还㻨在那里狂妄的堏说着:“这是街燃烧灵踜魂的火焰,对人类쩫尤其有效,等你三魂俱灭气魄成烟我ʧ看你ᖇ还怎么护着那个妖魔!”

      听他这么说,我骽更是诧异,“姓奉的,你确定你的法稣宝真ꚮ的对所有☣人有效?”콵

      听到我说话,奉光哲愣了一下,旋꣯即又哈哈大귶笑:“没想到在这种痛苦之下还能说话——可就算神仙中了这幽冥之火也没得救,你若是现在求饶我便收了这法宝!” 嬽

      “别收,᫧别收,用力点!”我看着满身火焰说道。

      奉光哲又愣了一下,啫仿뽶佛看着鬼怪一样ড看着我,“哈,你怕不是被烧傻了吧!好,我就成全你!”

      ᕤ 随着他的话音,鑺蓝色火苗猛然蹿了一下,我觉我自己已经成为蓝色澷火球了。

      可是该死的我还是没有潍感觉,我纠结的蹲在墷了地上,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件事情,难道我没有灵魂了?没了灵魂又怎么存在?

      看到我奉光哲冷哼一声,一挥手火苗⧃小了一눰些,让我从一个火球变成火人,就是这一下我觉得他还算有些良心,让他在一会儿能够活楄着回去。

      “你还要死撑着吗,再过一会儿你的灵魂就要被烧完了,再难恢复,我劝你让开!”奉光哲神威凛凛的浮上半訴空。

      “是这样,我先问个问题,如果你的法宝对某个릷人没有效果,那说明什么?”我问道。

      “怎么可能没有效果?难道说有人没了灵魂,哈哈哈,就算傻子也有残缺的灵ﻄ魂在呢,难道说有人连傻子都不如吗,哈哈哈!”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躬这句话极其刺耳,䎓我总感觉他是在讽刺我当时被一个老头骗到洞里找牛这件事情吗?妈妈的,不能忍了!

      于是我挥手凌空作画,随着我的手指一个黑白色太极图显现,奉光哲极其身后的降魔师脸上露出了퐐明显的震惊的神色。

      更震惊的是,那原샭本缠绕在我身上的蓝色火苗忽然就转化成了黑色白色的阴阳二气进入图中,就连那个蓝色法宝,也在空中震颤着,原本身上的왌蓝色仿佛被剥离一样,越来越淡。

      奉光哲此时的表情,绝对有做为表情包鋄的潜质。我笑了一下,“奉磐光哲,你还不跪下么?”

      言出法随,这是西方神耶稣的拿手好戏,我在那几千年的无聊时间里也学了学,虽然还혚打不到炉火存青的地步,但是对付几个降叾魔师问题还是不大的。

      果然,我话音刚落,䢱除奉光哲仍在勉力支撑外,剩下的人都已经扑通跪㝋倒在地上。

      䓂 奉光哲的脸如同被大风吹过一样,皮肤珠一层层震动着,只听他艰难的说道:“你,西方、鯗西方神?”

      言出法随的秘密就是创作一僫个绝对属于自己的空间,将峽这个空间重叠在眼前,我看到奉光哲能在两个空间缝隙中勉力支撑,对他也有些佩服:“你藯为何不跪?”

      奉光ᨒ哲咬着牙说道:“我、我道术传人、岂鈸可、岂可跪、异神?” 牷 ᖊ ⣜ “有趣!”我赞赏的看了他一쒖眼。

      奉光哲身上的压力༯陡然消失,那些原本跪着的降魔师一个个都站了蚼起来正一脸迷茫痚的看着自己㩒。

      礵 奉光哲用力的喘着气,“你,你到底是谁?你是西方的天使吗?㑙为什么要救一个妖怪!”

      天使?有我这么英걄俊潇洒帅气无䇎敌的天使吗?

      “问题还真多,你现在应该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要对一个凡人动用这么恶毒的法宝!”

      奉光哲指着千智秀,“法宝绝む不会错,这个法宝曾经䦒沾染过九尾天狐的血오液,绝不可能认错!”

      “好啊,冲你刚才那句不跪异神,我让你心服口服!阴差何在!ꖉ”

      然而,随着惘我的呼唤,并没有黑白无常来此,场面一외度有些尴尬。我顿时想起,这里不是华夏是韩ഛ国,叫法应该改成阴间使者。

      于是,我又清清嗓子,大喊一声:“阴间使者何在?”

      两个穿着黑西装带着黑领结的年轻人畏畏缩缩的出现在我面前:“大人,您叫我璇们过来有什么事尰情?”

      乒奉光哲是一品降魔师,自然也认识负责给地府收拢1灵魂的阴间使者,看到阴间使者在我汞面前畏㟽缩的样子,更是吃惊。

      ዑ 我对那两个阴间使者说道:“我对쌵你们这的地府不太了解,듇你们应该也有类似于生死簿之类的吧,拿笹出来找到千智秀的记录!”

      “啊,您是说命书?”阴间使者明白了我的意思,“大人,您稍等,我这就去天上取命书……”

      ༁这韩国人真有意思,地狱也建在天上?我虽᱒然奇怪,但此时我正威风凛凛딠盛气凌人也不好问出口,只能点点头表示同意。

      不一会儿,됿两个阴间使者捧着一本造型古朴的书来到了ᔘ我的面䗭前:“大人,千智秀的命书,请敲您过目……”

      奉光哲忽然喊道:“阴⼟间使者大人,怎么可以把命书交给别人去看?”

      两个阴间使者转过头,语气冰冷的回䴬答道:“你难道比檀君大人还要聪明吗,竟然敢质疑神的决定!”

      ු 檀君?我有印象,以前听䡾智藏禅师说到过,为数不多찌的韩国本土神了。但我并没有和这个檀君交集过啊,他是怎么知道我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