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红为什么倾家荡产

      䈂下路厮杀正酣鶷,野区相互试探。

      上路才堪堪碰撞在一起。

      䭃“噹!”

      拳嘎剑相撞,激䏛荡出一圈震荡波纹,掀翻了ʷ周遭无辜的敌我小兵。 и

      胑“哈哈哈!再来!”

      络腮大笑,运起铜皮铁骨,化作金身大汉,高三米,打出虎虎生威的金刚拳,直冲向艾伦席德。

      “哼!”

      艾伦席德毫不畏惧,长剑酝酿火光,横挥閆一剑便是斗气昂扬,剑意盎然。

      “轰!”

      拳剑再次相撞,这次碰撞炸开的火花殉爆起小炸,竟是灰飞了周遭的小兵。

      两人弹开再上,丝毫没有管周遭死냣伤惨重的小兵。

      实力到了他们两人这个ꄳ层次,小兵的作用几乎可以说无用。

      若非各自都对炮塔的威力不甚清楚,或许一上来两人就要各自冲向炮塔,一顿摧毁。

      飞洒四周的血肉,喷染着黏在四周的地面。

      远处有些新来的小兵,看见如此战况,竟然踌躇不前,堵塞着道路。

      盖 起初轓还好,到得后来,小兵堆叠小兵,竟然形成了一个人肉围墙。

      팂战场中间的两大强者,剑气纵横,拳劲凶猛。

      念力斗气相碰撞,竟是炸开一个驕又一个巨大的坑洞。

      这些坑洞越打越深,越大越深。

      窢 到得后来,不敢上前的小兵们,已然与两大强者,高低相差十米有余。 晅

      좽可两人娍并不在意,只是全身心投入的去練对轰。

      火光飞射,뜁意念腾挪。

      正当战至畅汗淋漓之时,一把漆黑中鷰影花的长剑Ϻ,悄然的刺入了艾伦·席德的腰肋。

      뇐“啊!”

      “噗!”

      突遭偷袭,艾伦·席德一口鲜血喷出。

      不仅气力不计,还被面쯻前寻到机会强攻的络腮,使上了一击十成十实力的拳锤。

      两个大招叠加,艾伦⺷·席德即刻便重伤倒飞。

      “嘭”

      㐸嘭的一声,艾伦砸向背后的炮塔,已然奄奄一息。

      “该死!”

      罗姆尼此时正在敌方野툽区。

      原本罗姆尼只是探查一下别的进攻敌方基地的线路,却不想方才鸘一头巨龙,便从河道中冲出。

      巨蓪龙狰狞恐怖,龙牙狭长,浑身赤红燃挥烧着火焰。

      鳞片细密,片片坚硬。利爪锋利켬,有力的扎在地面,喷ℶ吐着火焰。

      罗姆尼被突然冲出的巨龙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龙炎有破魔灼烧的效果。

      刚一交㲰手便打破了罗姆尼的魔力护盾,点燃了夃他的衣衫。

      迫不得已,罗姆尼倒退而回,重新拉开䣤距离。

      正是馲这个ﴓ时候༃,他的耳边,响起了艾伦·席德微弱的喘息声。

      “上路,来敌。我,重伤。”

      只有几个字的话语,一下就把局势带入到极其危险的境地。

      五人之中,唯有艾焈伦·席德最强。

      可连艾伦席惇德都被打得重伤,那么敌人若是聚集一起,自己这边就会失了重要战力,必然举步维艰,甚至会满盘皆输。

      没有多跟巨龙纠Ế缠,罗姆尼爆发闪烁,几个空间跳跃,便离开了野区,来到了一处战线。

      这一处战线,正好是卡丽茜和长枪的对决之地。

      一开始卡丽茜静谧无言,也不见动作,就是悬浮在空中,等待来敌。

      长枪到得这里后,一下锁定了卡丽茜。

      拔出背后的伏魔枪,长枪一出,㡍冰霜飞舞,直射䇖卡丽茜。

      卡丽茜丝毫不为所动。 룋

      直到长枪撞进卡丽茜身周五米,一道道密密麻麻的符文突然浮现,原本直线冲杀的长枪,竟然被倒悬向天。

      一击䶁落空,以枪怼天。

      驭 长枪力尽回落,可还没到地面텖,突然方位再次斗转星移。

      兼惙而有刚刚뤬迈入蒲五米正方领域之中的小兵,齐齐被挤压到一块,全数砸向了被打入地面的长枪身上。

      朑 “噗!”

      长枪吐血,这一击沉重。

      攻高防低的他,立刻就受了内伤。

      正「是这个ꆟ时候,罗姆尼从河道野ﳔ区冲了出〃来。

      一定睛细看,竟然发现长枪被卡丽茜生生压制在地。

      机会难得,罗姆尼拔出魔檞剑。

      飞ↆ升而上,一冲而下。

      “魔痕!㕥”

      凭空گ裂隙,一道漆黑剑气自天空잪而降。

      由罗姆尼的魔剑剑尖而下,切进长枪的脖颈。

      “噗”

      这一剑狠辣,只听噗一킢声。

      长枪人头已然落地。

      “第一滴血!”

      ⯂“FIRST BLOOD!”

      接连两道提示音响起,全场所有正在战斗的敌我双方,瞬间都知悉了长枪的死쥴亡。

      “ㄔ长枪!䟗?”

      “啊!!我杀了你!”

      냬络腮骤챥然听闻长枪的身死,愕然心惊,随机暴怒而起,发了疯的直喬冲对方炮塔地下的߀艾伦·席德。

      “络腮,不要!” 痷

      墨子鱼心痛难耐,可却没有失觺去理智。

      看到络腮疯狂Ṋ前冲,大叫一声,想要制止。

      可络腮已然撞入炮塔的射击范围。渚

      “轰!”

      一炮速度缓慢᝖,可却无可躲避的必中魔雷炮直直的射向络腮。

      햡络腮不管不顾,直杀披向艾伦·席德。

      高举的拳锤,奋张的青筋。

      r“呼!”

      爆发而出的拳锤,闪着金光念能,直炸而下。

      风雷声响起。

      ㏘ 恰在此时,一声爆破㐆。

      篤 “轰!”

      炮塔的魔雷炮狠狠的打在了络腮的身上,将其炸飞而出。

      “络腮!”

      譹墨子鱼极速上닆前,接下被破了铜皮铁骨的络腮ꡏ,尔后迅疾的逃离炮击区域。

      “该死!”嵆

      墨子鱼回到自己的炮塔防卫区。

      想起突然뢯死去的长枪,看着面前浑身浴血,口中鲜血喷吐的络腮。

      一时之间,悲愤怒셠吼。

      “啊!!!”

      丈长叫痛彻心扉,愤怒狂卷直冲上天。

      可再如何愤怒,都是无用。

      络腮跟艾伦·席德一般,已然㐁失去战斗力。

      쏖 自己这边不仅缺失了上路的最强战力,还同낀时死了长枪。

      五去其二,俨然已经损失得伤筋动骨。䉤

      墨子鱼强忍儼怒气,脸庞挣扎。

      灵光一闪。

      他想起水池可以极速的恢复位面战场内战士的伤势、生命力、魔詥力和体力,即刻便背起络腮,往后撤去。

      ᄴ正在这时ᑕ,罗姆尼和卡丽茜已然杀到⸷了上路。

      刚出野区河䑵道,便见到要往后逃窜的墨子鱼两人。

      罗姆뙊尼大喝一声콼,堪堪在墨子鱼离开䑈的前一刻,放出了一道魔痕。 

      魔痕再次自上而下的划落,此次却不再落于剑尖,反到是如同剑气一般,直射墨ᠴ子鱼和络腮。

      两人不管不顾,径直向前。

      “嘭!”

       魔痕击中两人身颜影,却响起一阵轰打地面的声音。

      罗姆尼远眺而去笳,却是哪里还有墨子鱼两人的身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