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青青

      石家院子里房屋少说也有二三⭑十间,但是一盏灯都没点,黑漆漆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好在沈十不需要灯光也能在黑夜中看的清清楚楚,进去后,他看到石魁正坐在客厅上呆呆出神。

      䡔 见到沈十,石魁连忙站起来问:“沈兄弟,你可앪有见到那鬼物?”

      ᄋ “见到了,那鬼物变成了你的模样。”沈十语气平淡。

      “变成了我ጠ的模样?”这个石魁脸潢上也大是惊骇。

      “是啊!”沈十苦笑一声,又说:“也不瞒你,外面那人看起来就和你一模一样,我也分不清你们谁是真谁是假녹。쒧”

      샦 㻧 石魁连忙说:“我是真的,那人肯定是鬼物变化的,沈兄弟可千万别上当。ᣀ”

      䯤졚 沈十微微点头,说道:“外面的那个人告诉我,说是石家小儿身上有颗米粒大小的肉瘤。我问你,那颗肉瘤是长在哪边屁股上?”

      “这个……”石魁脸上有一点变化,沈十看的清清楚楚。

      石魁说:“好像是左边屁股吧,又好像没有,我也没大在意。”

      沈十点点头,心想:“看起来面쵦前这个石魁就是假貾的,但是要怎么揭穿他呢?”

      这个石魁又问:“沈兄弟,你可有法子收伏了外面那只鬼物?”

      “还没有什么办法。”沈十灵机一动,又说:“咱们去看看你们儿子,看那肉瘤到底垀是在左边屁股还是右边屁股。”

      沈十说完心想:“‘你们’偱儿子,这话听起来还真奇怪。”

      石魁竟然没有拒햑绝,让仆人去把儿子抱了过来。

      石家小儿还不满两岁,被抱过来时兀自睡的香甜。

      ź石魁接过儿子≍,揭开儿子身上小裤,露出两只白白嫩嫩的小屁屁。

      “沈兄弟鷈你看,我儿屁股上并没有什么柷肉瘤。”石魁面有喜色,说道:“沈兄弟可相信我了,外面那个就是㍺鬼物。”

      沈十点了点头,忽然问道:“你놌为什么能看得见?”屋子里没有灯,连开始的那只蜡烛都灭了,黑漆漆的一片。 ǫ

      肴“我为什么能看得见?”石魁连忙说:“我并没有看见,就是摸了一下没摸到有什么肉瘤。”

      “我摸摸看。”沈十轻轻的接过石家小儿,并没有去摸,又递给身边的仆人。

      “沈兄弟你这是?譫”石魁的脸色已经不对劲了。

      “抱孩子回屋。”沈十对仆人说了一句,又问石魁:“既然看不见,那咱点灯不就行了么?”

      䆓 石魁说:“不能点灯啊,点灯了那鬼物就会出现,沈兄弟你不知道它有多吓人。”

      “有多吓ᡷ人?不也是人模狗样的么?”沈十冷笑几声,又说:“我先前说小孩身上有肉瘤,可没说是在屁股上。”

      沈十已经完全确定,面前这个石魁是假的,也猜出ὃ他为什么不敢点唐灯杒。

      “这……这也是我没听清,我儿身上并没有什么肉瘤。”石魁又看蘶着沈十,问笇道:“沈先生你可是怀疑我?”

      喹 “啧啧,你又在看着我呢搟,黑灯瞎火的,你能看得清么?”沈十摇摇头,一字一顿的说:“你就是那个纸人!”

      沉默!

      “这是何必呢?”石魁忽然露出ன一个十分怪异的笑容ᅪ,对沈十说:“你有点修为,却连我的真身都看不穿,怎么还敢多管闲事呢?”

      ⺡假石魁终于不再伪装了。

      沈十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忽然,沈十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右拳挥出砸向假石魁的胸口。

      沈十这一冲一拳可以说是快媟如闪电,泖那个假石魁根本就躲不开,胸口中拳,只听见⩦呼啦啦一声响,胸口竟然被沈十打穿了。

      沈十也ꬁ愣了一下,这一下太轻松了,完全就是打穿了一个纸扎的人。

      “你这不行啊!”假石魁已经变成믡了纸人的模样,深红惨白的纸脸,点着两颗黑漆漆的眼珠子。

      沈鈓十抽回㻯拳头,纸人胸口很快就恢复成原样,看不到有毁坏过的痕迹。魤

      “我不行么,那就再试试。”沈十右手去抓纸人䚷左手,想把纸人手臂扯下来。

      ꪥ滋!

      一声轻响,沈十看见一根尖锐的竹条向自己喉咙飞射过来。

      “卧槽,啥玩意?”沈ଉ十身体一偏,避开竹条,同时右ꐸ脚飞起,踢向纸人的脑袋。

       纸人的两条腿都不用弯,身体就像后飘了出去,沈十这一脚踢空了。

      又是滋滋几声,连续几根竹条射를向沈᜹十。

      沈十连续避开了几根,但最后一根已避无可避。

      好在沈十边上有只䎤木椅,紧急关头䞘他顺手抄起椅子挡在自己身前。

      竹条铎的一声刺穿了木탃椅,势头缓了一缓,沈十给徒手抓住。

      竹条握在手里,感觉阴冷刺骨,显然这不是普通的竹条。

      뗼 “这不是鬼么?怎么还会物理攻击!”沈十大喊쥄:“快来坤人啊,点灯,点灯!”

      几名石家的仆人听단到堂上ᅶ打斗声跑了出来,他们看不清屋内情形,以为沈十和自家主人打了起来。

      有人大骂:“哪里来的野小子,好心收留你ᔁ,你㆏还敢打人!”

      “快去拿木棒和绳子,捆了这小子去见官。”

      沈十大怒,喝道:“这是鬼,不是你们主人,点了灯就知道了。”说话的同时,将手中的木椅向纸人砸了过去。

      有仆人就훣要去掌灯,又听纸人大喊:“别蓁点灯,这小子跟那恶鬼是一伙儿的,点栘了灯恶鬼就能看见ꚓ咱们了。”

      这竟然还是石魁的声音。

      仆人们似乎不会思考,对踠假石魁的话深信不塩疑。

      有仆人大喊:“不用点灯,咱也能制服了这小子。”

      䓝沈十无얞语至极,他要点灯不仅是为了让石家其他人见到纸人的真面目,更是因为纸人怕火烧。石家整座ჾ庄院都没有半点灯火,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沈十飞扑纸人,想把他脑袋拧下来。

      ݱ 纸人躲避时就像在风中飘荡的树叶,轻ం飘缓慢,但总能躲开沈十的攻击。

      石家的一众男仆都在客厅里,大叫着要围攻沈十。好在他们也都看不见,就没办法出手。

      㣋“我好歹也有十几年的修为ꞛ,却连一个纸人都对付不了,说起来还是因为不会法术。”沈ᆍ十会一些驱兽辟邪的咒语,不确定对纸人有愑没有作用,但쾽现在没其他的办法,只能念着试试。

      “太上台星,应变无停佩。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别念啦,这东西对我没有用,嘿嘿。”纸人若无其事,甚至还嘲讽了沈十一⫆句。

      沈十大怒,又对一众仆人怒吼:“你们这些蠢蛋,他要是你们主人,为什么不敢让你们看他?”

       但仆人们对沈十的话嗤之以鼻,是丝毫不信。

      沈十没有兵器,又不会任何法术,而拳脚功夫也只马马虎虎,只能追着纸人厮打。

      纸人又避开沈十一ƚ拳,躲到一名仆人身后。

      沈十跟了过去,挥拳去打纸人脑袋,畹再次被纸人避开。但纸人身前的那名仆人被沈十撞的后退几步,碰倒了一张桌子,桌子旭上摆着的一些瓶瓶罐罐就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

      一名仆人叫道:“哎哟,这칞臭小子砸坏了咱家的东西,快去点灯好拿住휃他。”

      “不许点灯!”纸人大喝了一声,又向沈十射出一꿿支竹条。

      沈十侧身躲过,又往地上一滚,顺手捡起了一块碎瓷片。

      再次扑到纸人面前,沈十右脚飞踹纸人肚子。鸚

      纸人轻松避过,沈十这一脚踹空,似乎没有站稳,左腿一弯,坐到了地上。

      “哈哈哈,瞧你这德性。”纸人뵉又嘲讽了一句。

      射但这时,所有人都听到一声刺耳的摩擦声,接着就看见地上蹿起了一串火星。

      一粒火星沾到了纸人,立刻就腾起了一阵火焰。

      “啊……火啊……”纸人被这小小一粒火星给瞬间点燃,整个身体୐都被火焰包裹住了,大声惨叫起来。

      这时众仆人都见到被火烧的纸人,个个被惊的说不出话来侘。 ᅓ 艣 “还跟我装不?”沈十大骂:“你这个臭狗屎,身上是浇了汽油吧,看这下能ᄚ不能烧死你。”

      哜 ੹沈十踹空那一脚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让纸人放松警㖂惕,然后又拿瓷片刮擦砖石地面撩出火花来。뀊

      只不过沈十也没想到,纸人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点着,也难怪他害怕点灯。

      很快绩,纸人就在凄厉的惨叫声中,被烧成了灰烬。

      这时候石家几乎所有人都出来了,包括石魁的母亲和妻子。

      “我的儿,他咋变成这东西了啊!”石魁老母亲哭了出来。

      石魁的妻子也要哭,沈十连葜忙说:“别忙着哭,这不是石魁,真的石魁还在外面呢。”

      众人又七嘴八舌的问石魁在哪。

      “你们先点灯,我去把他带回来。”黑暗虽然不会影睺响沈十看东西,但是大晚上的又没睡觉,不点灯ݛ实在感觉不习惯。

      石魁回到家덈,再次见到家中老小,自然是好一顿的抱头痛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