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神尊 小说

      洛萨的管理艺术让萨拉娜攽钦佩不已,不过,再好的管理艺术也不能解决“无米之炊”的难题。

      好在一周后,派往洛丹伦的信使带回来了泰瑞纳斯国王的口谕,表示“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现在洛歇丹伦的各个地区都会为暴风城的难民们供给粮食、木꼄料和衣物”,解决짇了短期内的物资供应问题。

      泰纳瑞斯国王还邀请洛萨带着瓦里安前往洛丹毼伦王城嫃,去研究对付兽人部落的办法和仜建立北方联盟的有关事宜。

      本来这种事应该是各国派专门的➦外交大臣出面倸讨论,洛萨和瓦里安只要痖敲定或修改各国外交大臣们讨论出来的条例,并在最终的盟约文书上签字就行了。

      但信뾄使却告诉他们,一直以来,都有自称是“从南面移民来的暴风城贵族”在北方的各个国家中游说和散播谣言,说“兽人入侵只不过是诬暴风城在寻找镇压内乱的借趠口,所谓的部落根本就是暴风城的谎言”。

      这种观点在封闭的吉尔尼斯、奥特兰克王国和洛丹伦的上层社会都十分盛行,就连英明的泰瑞纳斯国王都曾被这个谎言的制造者蒙蔽一ᱹ时,쏪虽然肯瑞托早已证实鿏兽人的存在,他却觉得兽人的威胁可能没有暴风城的求援信上说的那么严重。

      直到好几位相信暴风城求援情报的贵族不明不白的死铙亡时,泰瑞纳斯才警觉起来,意识到先前的流言很可能是出自邪恶的兽人之口,是他们用某种ヘ方法伪装成了暴风城的贵族引导舆论,☰阻止洛丹伦增援南方的战斗,兽人部落恐怕也和曾经的阿曼尼巨魔一样,会对人类的生存构成挑战,便开始整备粮食和军队。

      但他的醒悟为时已晚,兽人已经攻켾破了暴风城,本来准备支援南方兄弟作战的粮食现在只能先用来供养暴风城的难Ƅ民,更㊵糟糕的是,吉尔尼斯和奥㭖特兰克尽管无法否认兽人部落的存在,却依然不相信“一群野兽”能威胁到他们。 匴

      所以泰瑞纳斯才想邀请洛萨和瓦里安亲自桾现身说฀法,希望能以鹉此来说服奥特兰克和吉尔쥤尼斯加入他正在筹划的联盟里来一起应对兽人的威胁。

      “简直愚不᨟可及!”

      得知吉尔尼斯和奥特兰克的国王事到如今都还在装聋作哑,洛萨很是气愤的拍了下桌子,他没想到堂堂一国之君可듣以这么愚蠢▫,居然连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明白,只想着过自己的小日子,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他甚至觉得泰瑞纳斯的说辞也是在推卸␜责任,艾泽拉斯王国与兽人部落作战了这么久,还从来没䣖见过有兽人能伪装成人솺类豃的。

      已经返回了达拉然一爛趟的卡德加旁听完信使的报告后,脸色也有些难看뗲,却觉得泰瑞纳斯国王的说法恐怕是真的,还给了一个很合理的猜测:“这些所谓的‘暴风城贵族’该不会是那个恶魔派来的吧?”

      퓊 “嗯……你说的对,情况很有可能是这样。”

      冷静下来后,洛萨也觉得卡德加的猜测或许更贴近事实,毕竟泰瑞纳斯是真的在调动军队和粮食,萨拉娜也正是因此才能쾨一下퓝从敦霍尔德拿出햇大量뭟的粮食,ᯇ如果泰瑞纳斯国王一点准备都没有的话,萨拉娜的捐赠也很难如此迅速的到位,受困于饥饿和寒冷的难民ꙉ们可能要多死很多人。

      “如果我们都去了洛丹伦,那难民们怎么办?”

      洛丹伦是肯콯定要岸去的,瓦里安作为真正的国ŷ君,鵦洛萨作为实质上的话事人,两人都必须去洛丹伦参穔与联盟的构建,但瓦里安心中也放不下这里的许多难民。

      他们这一周在难民咔营中四处奔波,好不容易才稳定住了难民们的心理状态,如果Ⱌ一朝离瑳去,那难民们很有可能会再次生乱。

      至少要有一个威望充足的人留在营地,稳定难民们的情绪,瓦里安想쁞了想,看向了萨拉娜,觉得她可以充芥当这个人选。

      作为第一个向暴风城难民们捐赠物资的人,萨拉娜在难民们眼中有着崇高的声望憒,而且她的管理能力吿很强,有很多奇思妙想和与年龄不符৅的智慧,对待难民们的态度也很认真。

      ⛳ 他很欣赏这位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女,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人”,想对她委以重깵任。

      但萨拉娜在注意닊到瓦里安的厔目光后,却对他摇了摇头,让这位小国王有些堨失望。

      萨拉娜其实不介意留在难民营中,她很乐意和难民们还有留守芝的军队都打好关系,以便于在絞兽人攻过来时,掌握一支能够支持她,保护她和她家人的武装高力量。

      但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쀦,而且,眼下也有比她更合适的人选。

      法ሧ奥大主教的徒弟本尼迪塔斯缬站了Ⲭ出来,表示自己可以留下,让圣光和乌瑞恩家族的意志永远闪홎耀在难民们心中。

      “那么,一切就拜托您了,主教。”

      㗛洛萨对本尼迪塔斯的表态很满意,轠这位主教一直被视为法奥最好的㐒徒弟和接班人,在兽人进攻暴风城时,法奥在城墙上为战士们维持圣光的祝福,他则在后方领着幸存的北郡牧师们日夜不休的治疗伤员⦈,当暴风城被攻破后,法⏜奥护着瓦里安和军队且战且退,吸引兽人的注意力,一路撤到了港口,又在港口亮起了希望的圣光,指引着民众们逃亡的方向,他则带着牧师们护送民众往港口撤离,有80%的难民都是被本尼迪塔ぞ斯救下,跟随他一起逃到港口的홧。

      ⤖ 虽然他谦恭的跟在法奥大主教身后,但他在暴风城民众中的声望完全不输法奥,洛萨一直很担心他身为一个洛丹伦人,会不会更想留在安全的洛丹伦,把难民们的劏民心也给带偏。

      好在他选择了崓艾泽拉斯王⛝国,选择了他所坚持的圣光之道,与这些相信他的难民们韝待在一起。

      瓦里安也不得不承认,相比于年轻的萨拉娜,本尼迪塔斯确实是个팽更好⢸的人选,有他在,暴风城的难民们自然能安稳下ꡆ来。

      и 当然,光륇有本尼烅迪塔斯是肯定不够的,叝对方或许声誘望ண卓著,能够充当一个吉祥物,却不一定有处理好麁诸多事务的能力,因此,洛萨把真正的权力交给了兄弟会的军需官马林,向他交代了很多事情。

       次日,做好了出发准备的洛萨和瓦里安便带着徫加文ӑ拉德和他带领的亲卫队,在卡德加的带领下前往了达拉然,准备从达拉然乘船北渡洛丹米尔湖,走水路前往湖水꽥北岸的洛丹伦王城。

      与他们一同出发的还有大主教法奥和萨拉娜,以及一位名为乌瑟尔1的牧师,他们要去征得泰瑞纳斯国ᖎ王的许可,⡇然后在洛丹伦招募人手来做一件大事。

      她们要正式创立一支圣骑士军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