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kie个人资料

      邹平在得ᧉ知了苗柏根被公安经侦扣了24个小时后,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

      욯已经很多年了,苗柏蓫根꺺对옧邹平始终忠心瘭耿耿亦言听计从토,而且在做事情方面十分尽心和到位。然而,邹平不是个笨蛋,尤其当苗柏根的“表妹”与自己有了明铺暗盖的关系后,邹平开始感到了苗柏根的“忠诚ℇ”瑦背后,藏匿着一份不浅的心计,只是木已成∃舟,邹平已经无法也不想櫙自拔㿒了。何况,如果没有苗柏根的鼎力相助,磷邹平当时在ₛ澳门欠下的赌债根本无法摆平,自己平时的手头也䗵不可能长期颇宽ⵀ裕。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邹平很多次在夜深人静之际也对自己忧心忡忡过,但面对已成习惯的锦衣玉食追求,以及温柔乡里的娇艳美色,邹平被悪一股无法摆脱的力量牵引着ő,更日趋一日地沉沦着。尽管邹平亦曾经琢磨过醉生梦死和刀口舔血,这两个成뉪语的特殊逻辑关系,但惯性勱的强大,让邹平彻底放弃了ἆ“刹车”的念头。

      现在苗柏根被盯上了,쵶而且居然不是反螙贪而是公安在出手,这使得邹平极为心惊肉跳。因为公安的魏建涛ﺩ据说是个“鬼见愁”式的人物,想湰从这个姓魏的手上“滑脚”,基本上属于痴人说梦。另外,反髲贪那里还有个葛若蓓,这个看上去面容姣好的女人,可是个手ᘋ起눹刀落、杀阀果断的母夜叉。

      怎舆么办?

      今晚,邹平在家里的书房中左思右想了三个多小时,仍然一愁莫展。脑海中“跑路”和“招供”两个词交替地出现,可细思后又觉냹得都不是活路。

      突然,튏邹平在万念俱灰中ꋊ想到了“㸷人间蒸发”这个词。对呀,天如果不灭我籮邹某,这蜚,也许就是起死回生、峰迴路转的唯一䷂机会。 ﬍

      邹平又点上룁了一根香烟,并起身打开了一扇窗户。他要让深㌍夜的风,以及夜半特有的神密气息给쩆自己带来绝␸处逢生的灵感。因为企图利用下个迯月出国的机会“跑路”,无疑风险太大,太没有把握了。

      ......

      阿三收到了苗柏根半夜发来的信息,约他明天早上八点在区中心医院底层大厅的挂号窗口那里碰头。

      ퟣ 阿三看着中文传呼机上留言,心里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㱑......

      技鰇侦的老ᶜ黄将电话打到了魏建涛的家中:“局长탕,一号对܄象有动作了,明天一早八点约了二号对象见面,地点在……”

      魏建涛说:“你等一下,我两分钟以后给㏸你⫡打回去,先挂了。”

      ﷑说完,魏建涛对被믽电话吵醒的太太歉意地笑붒了一下:“锇不好意思⚮,又来案子了,我去女儿的房间处理一下,你睡吧。”

      킼 项慧倩说:“别在女儿房间里拼命抽烟,另翸外把窗户全打开,不然女儿从学校욏回来后又要抗议了,听到吗?”

      “明白,我尽量少抽点。或者我去客厅吧,省得小祖宗㍿回来后,又要和我烦半天ꦚ。我这个烟枪,在你们母女面前是个二等公民。”魏建涛自邢嘲地说道。

      项慧ゥ倩白了丈夫一眼:㙝“什擱么二等公民?真会抬举䇌自己,你就是个劣等公民。”

      “好好好,劣等公民,ῃ你说了算。”说完,魏建⳧涛下床后,在睡衣外面꜏穿了件衣服,便走出了卧室。

      魏建涛对着岾电话听筒说:“情况我知붚道了。老黄,你们密切注意这几个对象的情况,௶如果有异常马上报告。好,辛苦了ԛ。”

      项慧倩拿着一件警察大衣走了出来:“外面冷,穿上大衣蠟,当心感冒。

      龤삸 魏建涛在接过大衣的同时,拉起了妻子的手吻了一下,接着说:“有妈的孩子是个宝,有好老婆的男人也最幸福。ፏ”

      项慧倩亲昵地一ꗈ笑:“少甜言蜜ᒪ语。你呀,把自己照顾照顾好,我就省心了。”

      뙼 魏建涛笑笑后说:“我问个事情,你在区府办与那个副区长邹平接触眶多吗?”

      嫥 “我一个普通办事员,哪能⴮入得了人家副区长的法眼?再说我身边还有你这个动不动就൱抓人关人的老公,谁吃饱了和我讨近乎?对了,你干吗问到他?”项慧倩说쩺道。

      魏建涛说:“随口一问。阿倩,⺄最ᥭ近如♘果有谁突然对你ᴻ热络了,一定记得荙及时告诉我갉。”⩦

      项慧倩看着丈夫说:“区府里那些当官的,不꾦归你们警察管吧?你一个副局长想抢反贪局的‘生意’伊?少管闲事,你还嫌自己不够忙呀?好了,我知道了,只是结果一定会让你失望的。你尽量别弄通悦宵,抓紧休息,听到吗?”

      “明白了,你去睡吧。”

      魏建涛拨通了葛若蓓家的电话:“大局长,一号对象有动作了,约了二号对象明天一早碰头㛀,在区中心医院大厅的挂号窗口那里。对,考虑蛮周到的,谍战和춷警匪片看多了,都开始学专业手法了。我딴让刑队明天去人盯现勁场欽。你也派人去?好,我们分头布控吧。对,这边由我总控,你蒧放心吧。明天再联系,晚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