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公交车上我被挤到高潮的经历

      老章叹了一口气,蹲下身,看着陈述。又把陈述的手机摆在他面前。

      “这是你的手机,你看清楚,我没有关机。但你看,邱倩拿到那三千万了,她有没有打电话给你?”

      说着,老章拨打了邱倩的号码。

      “滴,滴……您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

      老章于是再拨。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傻瓜。”老章叹息道:“年轻人,今年也就二十出头吧?你被女人玩了你知不知道?你以为她跟你好一场就跟定你了?这女人多有心计啊,她拿了三千万跑了,或者回到她丈夫身边。你呢?知道自己睡的是谁的女人吗?弄死你又怎么样?”

      手机里提示音还在响着,老章眼神很诚恳,又说道:“这种层次的人,不是你玩得起的。乖乖把事情交待清楚,没准老板开恩,能饶你这一遭。说吧?最开始是她勾引你的,是不是?”

      陈述没有回答,眼神都没在聚焦,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老章见过太多人,知道这种小年轻经不住这样的事,又叹了口气,拍了拍陈述的肩:“小兄弟,谁没有年轻过啊,老哥都懂的。你这次就是被那女人玩了,说吧,只要把事情都详细交代了,我可以放了你。你还可以重新开始,往后路还长,什么样的女人遇不到?”

      陈述还在发呆。

      老章摇了摇头,又劝道:“你只要交待得到位,老板可以再给你一笔钱,十万够不够?但你要是不说,可就真的要把命送在这里了,到时别怪老哥心狠。”

      陈述抬起头,脸上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你想要我交待什么?”

      “你和邱倩什么时候开始的,上过几次床?”

      “还有呢?”

      “是不是她雇佣了卢泰水调查林老板,导致林小彤被绑架?她有没有给过你钱?有没有把成林集团的商业资料泄露给你?你交待的越细,对你越有利……”

      “你自信得有点可笑你知道吗?”

      老章脸色沉下来。

      “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陈述闭上眼,没有再说话。

      老章站起身来,拿起桌上的一把刀,叹息道:“我想当文明人,你偏不让我当,软的不吃,那就吃硬的吧。”

      陈述却只是闭着眼坐在那里,表情有些讥嘲,也有些无聊。

      老章不明白是什么让他有底气那么坦然地坐在那里,拿着匕首走到陈述面前……

      “喂。”破房子里,戴着耳机的小马忽然开口说话,偏着头,是在接电话。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老板。”

      小马说完电话,又向老章说道:“老板说事情已经办完了,让我们把人放了。”

      “什么?”

      “邱倩已经签字了。”

      老章似乎愣了一下,双手整理了一下头发,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爽。

      他走了两步,拎起陈述的衣领。

      “你睁开眼睛看我。”

      陈述没有睁眼,只是讥笑了一下。

      老章有些生气,又说道:“我没猜错对不对?你跟邱倩就是有一腿,不然她不可能签字的。只有这样,一切事情才能说得通。我没猜错。”

      “白痴。”

      “嘴硬。”老章嗤笑一声,起身拿起桌上的录音笔关了,摊了摊手,又说道:“你现在可以说了,我没猜错。”

      “白痴。”

      “哦,我懂了,因为这里还有一个小姑娘,你不肯当她面说。”老章自信一笑,无所谓地转过身,走出这个破房间。

      “小马,东西收一收,看下客户的钱到账没有。休息两天,在屏兰市放松一下……”

      “哦。”

      小马并没有给陈述和夏昀解绑,收拾好桌上的东西转身也出了破房间。

      过了一会,邱倩缓缓走进来。

      陈述抬起头,看到她的表情,一时也看不出她是轻松还是失落。

      邱倩蹲下来,给两人解了绑。

      “邱倩姐,你没事吧?”夏昀抱着邱倩,红着眼问道:“怎么回事?你签什么字了?”

      “没什么,我和林宇达离婚了……”

      邱倩低声说了一句,转向陈述。

      “陈述,那笔钱被拿走了……”

      “我知道。”

      “你相信我吗?钱不是我吞了……”

      “我知道。”陈述点点头。

      邱倩微微一愣,似乎还想再解释些什么,却又觉得再怎么解释陈述都有可能怀疑是自己不愿付他的五百万。

      陈述却只是笑了笑,随口道:“放心吧,我知道的。”

      其实已经看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

      就在隔壁的房间里,邱倩和林宇达打了一个视频电话。在场的有老章的手下,还有离婚律师。

      老章本打算拿到邱倩与陈述有一腿的证据再逼邱倩放弃财产离婚。

      没想到邱倩不等拿到证据就答应了,条件是放了陈述和夏昀……

      陈述目光看去,邱倩的快乐值并不低,原本有52,在得知自己相信她之后还升到了60。

      也许是想到失去的林小彤的抚养权,又想到了这次白跑一趟,过了一会,又降下到了56,总而言之,释然中带着遗憾。

      三个人走出这间破房子,转头一看,却是坐落在小巷里一间将要拆掉的危楼。抬头就能看到南江大厦。

      ~~

      “邱倩姐,你真的净身出户了?林宇达那个混蛋……”

      “总归这么多年也是他在出我爸的疗养费。”邱倩道,“没什么的,离了也轻松。只是……陈述,这次白跑一趟……”

      “钱也许还在。”陈述抬起头,看着南江酒店说道。

      “什么?”

      “你们不觉得奇怪吗?青蛙为什么要找一个红色的行李箱装那个小箱子?为什么来取钱,却留了一把钥匙放在背包里?”

      “你不是都解释过了吗?”

      “那是我猜的。”陈述道,“还有另一种可能。他把钱放在另一个小包里,和小箱子一起放进行李箱。所以我们在监控里看到他只有一个行李箱。但到了南江酒店之后,他可以把装钱的小包单独存起来。”

      “所以他才把行李箱的寄存钥匙留在县城,因为他根本就没想取走行李箱、只想来取走装钱的小包?”

      “对。”

      “为什么要这样?”

      “他未必知道老四他们怎么样了,所以防了一手。没想到真用上了,他被老章捉了,先是说行李箱放在大伯家,再说出行李箱寄存在酒店。所以我们和老章拿到了行李箱,暂时也打不开锁,是不是就都相信他了?”

      “也就是说,钱还在南江酒店的寄存柜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