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你的故事陈坤

      둩 第34章 腿保不住了……

      “哟——”张红霞惊呼了一下,뮷怪声怪﮽气地道,“连姜医生都说不行了?那可不是……”

      路繁花实在听不下去,厉声打断了她:

      “救人如救火,婆婆要是有什么话,还是等ҙ我回来再说。你放心,真要出了什么事情,我一여力承担,绝对不会牵连你们。”隐

      说完,她也不给张红霞再开口的机会彺,直接绕过她往外走去。

      梅㞜香见状,쇱立刻跟了上去。

      “你!你这是什么态度?你给我回来!”

      张红霞还想追上去,一旁冱的陈默却在ㄫ这个时候开了口:

      “你们放心,有我看着穎她,不崺会让她乱来的。”}

      脾㶜 他说完,朝屋里的爱国交代了一句:

      ⵤ“爱国,关好门,在家等我们回来ᑼ。”

      㰞 然后,也跟着追了出去。

      张红霞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气得脸色一片铁青,忍不住向陈富贵抱怨道:

      “你……你看看他膶们这是什么态度?一个个都不把我这个长辈放在眼里!”

      陈富贵却不耐地皱틓了皱眉,“行了,你也少说几句。”

      徫 说完,他看꥛也没看张红霞,转身回了主屋。檮

      另一边。

      陈默跟上路繁花,问道:

      ざ “你……有多少把握?”

      “这个不好说ꮓ,要等看到具体情况之后才能知道。”

      路繁花心里其实有九成把握,但是,在没有见到病患,判断伤势之前,她不想把话说的太满。陼

      陈默也没再追问。

      三人一行,到了阿牛家。

      ɘ

      当阿牛爹、阿牛娘看清楚来人是路繁花的时候,顿时脸色变了变。

      篇 刚刚梅香突然冲出去,直说阿牛有救了,他们还以为儿媳䢲妇是想郟到了什么好法子,却不想…… 岲

      阿崞牛爹率先开了口:“香儿啊,你们쿃这是……”

      梅香却一把朝两人跪了下来。

      她这么一跪,不但惊了公婆俩,也惊了路繁花。

      她不喜欢人动不动就下跪,太懦弱!但心底却趄对这个梅香多了几分好感。

      梅香这前后两跪,不是丬因为懦弱,而是因为她重情义。ꣻ

      这样的好姑娘,她还是很欣赏的。

      མ“香儿,你这是干什么,赶紧起来!”

      阿牛娘急忙过去想硲要扶起梅香。

      梅香却没动,她抬头看着阿牛爹菃和阿牛娘:

      퀜 “爹,娘,求求你们,信我一次,好不好?

      ꂧ “那天在卫生站,只졠有繁花嫂子一个人看出了阿牛的腿伤不寻常。既然她能够看出来,ہ肯定就有办法医治,我们就让她试一试,好不好?

      “再说了᭿,这两天村里的事情你们也都听说了,繁ڶ花嫂子可是救了狗娃!”

      “这……”阿牛娘一下犹豫起来,她拿不定主意地看向阿牛爹,“他爹……”

      梅香猛地将头磕了下去:覊“爹!我求你!”

      阿牛爹紧紧攥着拳头,好半晌才一沉声,道:

       “成!试试就试试!”᤭

      繣他说完,转头看向路繁花:

      “繁花ﳥ,阿牛叔也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㮅,咱们ⵢ家阿牛……就拜托你了!”

      “嗯。”૖路繁花点了下头,算是䐨应了ᙨ。

      她不得不说,阿牛这一家给她的官感都还不错㛕。

      ⺡ 因着原主的臭名,村里很多人在见㨩到她的죏时候,眼底都会下意识地젉流露出厌恶和抗拒。

      獲但㾔是刚刚뛝阿牛爹和阿牛娘看到她薜的时候,虽然表情很惊讶,也有犹豫和质疑,但却并没有厌ꀶ恶。

      就冲这一点,她也会对阿牛的事ྜྷ情多上心几分。

      昭 得了公婆的许可,梅香ᄱ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篫将路繁花往屋里引ᯰ:

      “繁花嫂子,请跟我来。”

      “不急。”路繁花却抬手打断了她,“还是先去卫生站请……请刘虹刘医生来一趟。对了,让她别忘了倱带上手术刀和缝合伤口用的工具。”

      她虽然也懂缝合,但她手上到底没有왔现成的工具。

      直接用绣花针什么的……那是小说里才有的事情,别说绣花针很끨难穿透皮肉,便是能穿过,在无法做到彻底消毒的情况下,也很难保证缝ß合后不会爆发感染。

      既然有现成的医生和工具,她又何必多此一举。

      至于为什么点名要刘ꪴ虹葛……

      只因为上一次,她就看出,那个什么章医生쿓,很是恃才傲物,不喜欢别人寲质疑他的诊断。

      他前脚才刚给阿牛判了“死刑”,她后脚就要给阿牛治疗,若是请了他来,只怕非但当不了帮手,反而还会坏事。

      ꠣ“好,我现在就去。”梅香一口应承下来,随即有냇点犹豫地看了路繁花菢一眼,“那你…앵…”

      阿牛娘注意到她的为难,立刻道:

      “你去吧,我带ڛ繁花他们进去。”

      㣷“好。”梅香这才转身䦥离开。

      她坘走后,阿牛娘引着路繁花和陈默进了里屋。 ㌱

      前几天看着还精神િ头十足的阿牛,此刻躺在床上竟是奄㑈奄一息,隐隐有了灰败之像。

      饶是路繁花都忍不住吃了一惊。

      她没有耽搁,立刻过去卷起阿牛的裤管查看。

      他的伤口上还包扎着纱布,但是,纱布显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鲜红的血混杂着一些黄白的东西,已经将纱布侵染得看不出原来的Ή白色。

      諘 尤其在卷起裤管的那一瞬间,她还闻到了一股腐烂的熏臭。

      在这样大炎热的夏天,显得熟尤为明显。

      路繁花皱了皱眉,没想到,感染酌的情况比想象的还要严重。

      她将阿牛的手腕翻ዽ过来,一边给他号脉,一边释放出灵识查探他体内的情况。

      幸好,阿牛这场昏迷来得及时。

      虽然伤口感染严重,但大部分寄生虫还只是半孵化状态,只有少数完成了孵化。而且,也没有徥扩散,主要都集中在伤口附近。

      如果不是梅香及时求到了Ī自己这里,再拖个两三日,只怕……阿牛的这条腿就保不住了……ὂ

      “怎、怎么纹样?阿牛还有救吗?”阿牛爹既期待又害怕地问道。

      他本来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可等见到路繁花认真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突然多了一丝期待……

      也许……奇迹会发生呢?

      路⾽繁花心知阿牛爹娘的担忧,也没卖关子,直接道:

      “不用担心,只是伤口的寄生虫孵化了,他的身体一时间承受不住所以才陷入昏迷的,䁺只要将寄䥦生虫清理干净就没事了。”

      她话音刚落,ﳍ一道声音就从门外传了过来,带着不可置信和惊讶: ൯ 

      “你是说……阿牛还有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