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西瓜香蕉视频

      除夕当天。

      㻺 陈夏一下午都贕在送礼,主要还是一些食物。

      这年头送礼可不会送钱或者送古董之类,领导看到肉了都会笑嘻嘻,如果看到一箱子钱,铁定被打出去。

      陈夏拿出了几个牛头,另外还有一些牛肚牛肠之类,让食堂全部都制成了卤肉,这样烧法不璧但味道好龆,噳冷热都可以吃,关键是可以多放几天而不坏。

      第一家去了任元非家里,天地君亲师,陈夏虽然对儒家那一套没ᕑ兴趣,但尊师重教则是宣应该做的事情。

      师父家挺困难,家里人⛅口多,就靠他一个人赚钱。所
以陈夏多装了一些卤肉掍,另外䄛给师父家的几个小孩子装了一些糖果糕点。

      老任对自己不错,之前自己经常请假,每次厘都是师父帮他瞒下来,这才让他能有足够的时间投机倒㿜把。前世今生两个老爹,一个死了,一个还在江州,现在师父最大薅。

      师母和奶奶看到陈夏欤大澬包小包拿东西进来,心里非常高兴,但嘴上还是会客气一下:“哎你这孩子,赚钱不容易,怎么又拿这쿃么多东西来。”

      “奶奶,师母,我要是不多拿点东西孝敬⏱你们,就怕师父打人手饓底板,到时你们可要替我报仇啊。”

      “哈哈哈”,大家都笑成了一团。 돢

      쒟陈夏又分别给师父的两个儿子쇣,任继军,任ᵌ继兵一人一个红湏包,“拿去,买鞭炮。”

      两个半大小子看到这位名义上的师兄,简直就⦹像看脞到世界上最亲的亲人一样。

      鞭炮在这个时代쒧,绝对是过年期间孩子们的神器。

      一般ࠅ小孩把鞭炮买来以后,会把引信打散,拆成一个个小鞭炮,点上一根拜菩੍萨用的香。

      蘳 然后一手拿着香,一手点燃鞭炮,天下万物,无所不炸。

      믅农村最常见的水缸、倒扣一个碗、搪瓷的脸盆、别人家的痰盂等等,过年全都被웨小孩给祸祸了。

      最恶心㓶的就是ᶉ往大便里ꅆ插上一个小鞭炮,ﮛ点燃爆炸之后,方圆几米全都是臭哄哄一片。

      常常被大人按住了一顿暴揍。

      这时候也没有KFC,也不有KTV,更没有迪斯尼,连个电视都没有,娱乐太匮乏了,过年也就走个亲戚还有点乐子。

      뒁 像四院很多都是外地职工,3天假期也回不了老家,所以哪怕春节了也只能窝在家里大眼瞪小眼,打个牌都要偷偷摸摸,打麻将ꆵ更是不被允许。

      陈夏第二家욬去了顾院长家里,这个是单位的大BOSS,而且有一定的可能成为老ᶗ丈人,所以马屁要拍好。

      除了卤引肉,还送了顾母一套百雀羚,乐得顾母是越看陈夏越高兴,那感觉跟看女婿是一模一样的。

      至于顾琳嘛,只要是吃的就行ﲮ,陈夏特意为她准备了一个12寸的大蛋糕,还是双层的ꘕ。

      买的时候店员说这个蛋糕可能供10个人吃,陈夏是一点也不担心顾琳的战斗力,谁跟她抢她就会跟谁蕺急。

      “陈老二,过年去哪里玩?ﶜ能不能带上我?”

      “过年就3天休息,能去哪里?明天要去老家拜年,要不你做我小媳妇,我带你一起去?”

      “滚远点鈂。”

      “切!”

      两人日常逗逗嘴,不过下楼的时候,顾琳还是送了出去紒。

      ᳯ 小丫头今天穿了一件大棉袄,走路的갍时候就像一只大企鹅一摇一摆的,陈夏从自己的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副㒹羊繦绒手套。

      “戴上吧,这么漂亮的小手,有멱冻疮ိ就不好있看了。”

      “嘿嘿,탹真暖和,谢谢啊,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顾琳扭扭捏捏ⓑ的从口袋里也拿出一副手套。

      䣭 陈夏拿到手一看:“咦,你这手套哪买的?这针줿眼歪歪扭扭的,分明是次品嘛,下次可长点心吧。”

      “去死,这可是本小姐㚲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才织好的,你居然敢说差,不想活ఙ啦,不要还我。”

      陈夏看着气呼呼的小姑娘,非常宠溺地摸了摸她头,看着她那肉嘟嘟的小脸蛋,心里还是有点小感动的,急忙把手套戴上,

      “就说嘛,我怎么觉得这手矓套有一种特别暖和的싑感觉,原ب来是郭女侠的温暖版手套,谢谢啊,我非常喜欢。”

      顾琳这才由怒转喜,蓼马上把自己的小莿手展示给陈夏看:

      “瞧见没,为了织这个手套,可是把我낙扎犛惨了,唉墧呀妈呀,女洏工果然不适合我,以后再也不织了。”

      謽 陈夏突然抓住了顾琳的手,想看清楚那嶊些玔针眼,结果把小姑娘吓了一大跳,红着脸马上抽回自己的手,

      㙺“干什么,想吃豆腐㪜呀?坏蛋。”

      陈夏撇撇嘴,心想当初也不知道婎是谁搂着自聹己的脖子,在自己怀里睡到口水直流,

      “切,我就是想看看你的手有餻没有受伤,你以为你是七仙女呀易,碰都不能碰。”

      其实陈夏不知道,他刚刚躲过了一场生死危机。

      当顾老头在楼上看到陈夏居꺯然抓住了自己宝贝女儿的小手时,气得到处寻找武꜔器想一枪毙了这臭小子,要∅不是顾母死死拦阻住挥,铁定出人命了。

      随后陈夏䀰又去了张书记、孙副院长、人事科科长刘柏、医政科长钱军졁、财务科长费美兰家컕里送了些礼物。

      㪵虽然他现在理论上他也是代理科长了,可比起这些老牌科长来,他还只是个⽲渣渣。

      当然也没有忘记坼“前任”骆加成。

      蓑 骆老头徧现在反过来成了陈夏的助手,平时真能帮不少岣忙,所以两人的关系也得搞好,否则到时给你来点小破坏你也只能䆃干瞪眼儿。

      等陈夏走ꙑ了一圈回到家里时,主屋客厅的桌쒗上已经摆满了酒菜。

      其他人家还要祭ࠃ祖拜菩萨之类,陈家都是小孩,陈春做为大学生也是个无神论㵅者,不讲究这些迷信活动。

      陈每家颍一到,马上开席,陈家四兄妹,外が加三个编外家族成员。

      陈夏站起来,“来,我们先干一杯,祝我们明年的日子越来越好,也祝四位姐姐越长越美丽。” 닮

      醊陈夏和4只女大学生全部都喝啤酒,陈秋和陈冬喝汽水,7个人♴一起举起杯来,

      “干杯,相信明年会越来越好的,也祝陈小弟明年发大财,旤继续请吃大餐。”

      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