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在线观看免费播放

      瑤 辰风狠狠地咽了口口水,看着手中⠛的精美玉牌,첑突然感觉到这块玉牌沉甸甸的。这份量可比其它东西要重得多。

      㡞辰风道:“这也太贵重了。”淞

      穆潇潇道:“也不算贵重,这个玉牌逍只能调动钱庄的人手,又不能用钱庄里面的钱。捁它只有在你们需要人手的时候有用,其它地方就帮不上忙了。你就当它是我送你的礼物吧。”

      辰风见穆潇潇一点也不在乎的样子,他狐疑地看了一眼手中的玉牌,暗自感叹这块玉牌在穆潇潇眼中真的这么不值钱吗?

      辰风掂量了一下玉牌,再仔细地观摩了一番,ꚩ最后将它收进了怀中。

      萧遥道:“啧啧,真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ԣ,果然是财大气粗啊。”

      萧仙儿道:“真是让人羡慕。”

      ᱗穆潇潇道:“好了,你们刧就送我到这吧,如果有时间,我会去天华城找歅你们的。”

      辰风道:“告辞。”

      ……

      辰风与穆潇潇告ė别之后,便准备回到霫自ᦝ己的客栈收拾行李。辰ꁴ风走在最前面,萧遥和萧仙儿跟在他的呹身后,三人走在一起蜏,谁都没有出声。

      如今有关暗杀的线索已断,辰风也要赶去天华帝都了。

      虽然有点对不住穆潇倉潇,但是辰风还是得要离开白城了。

      正当他们走到客栈门口的时候,辰风突然略有所感,猛然ꁂ转头看햱向了一边。

      辰风看着远方街头,只见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摇头叹了口气。

      萧遥惊道踙:“辰风,你怎么了?”

      辰风道:“我也不知道,我总感觉好像有人跟踪我们。”

      萧奂遥和萧仙儿两人大吃一惊,异口同声道:“跟踪!”

      睚说完,两人的㫒目光四处巡视,但是找了괊半天,始终都没有发现街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辰风道:“你㯉们不用找了,或许是我多心了……”

      他的话才刚一说完,丸迎面突然飞来了一个纸团。

      这纸ᛸ团速度极快,几캅乎在刹那之间便到了@辰风的眼前。

      䨳辰风猛然将纸⇊团抓住,神情顿时变色,他已经达到神道之境,并且功力也远超常人,但是,当他接下这个퟇神秘纸团的时候荾,却感觉到髺其中的力道凶猛,打杆在手上阵阵生疼。

      䗒 辰风将礧纸团拿在手中,惊讶道:“这是……”

      萧遥和萧仙὏儿两人一齐ៜ围了过来啵。

      两人同时道:“翺这是什么?”

      辰风摇头道:“不知道。”

      萧遥道:“将它打开看看。”

      辰风迟疑了一会檞儿,慢慢地将手里的纸团打开。

      纸张皱혎巴⍙巴的,上面只写了两个字。

      캶“后面!”

      辰风、萧遥、萧仙儿三人脸上疑惑了一下,随后大惊失色,同时猛然向后看去。

      萧遥和萧仙儿两人什么东西都没看到。

      辰风在转身的那一瞬间,只感觉眼前一黑,身体被一个巨大的麻袋装了进去。他刚要反抗,워却突然感觉到身上被人连点数下,身体一动也动不了了。他被困在了麻袋里,身体一动都不能动,只感觉被人背着一路飞镛驰。

      辰风大声叫道:掁“喂,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抓我?”

      对方大笑道:“哈哈,小子,你真是有福了。”

      辰剃风听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对方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听着对方的声音,却感觉声音有点熟悉,似乎是在什么地方听到过。但他始终都想不起来这个人到底是谁。

      辰风道:“你要带我到哪去?”

      对方道:“你不用知道,等到了之后,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襓 辰风被人背着飞行了许久,突然感觉到自己被对方带着降落了下去,他正想趁这个时机运功解开身上的束缚,结果麻袋一路颠簸萱,让他⊨始终都静不下心来。

      忽然,麻袋又쀨颠簸了一下꜍,辰风的头被颠⧱簸得有点晕了。 

      辰风㶘叫道:“你是在走的山路吗ᶟ,怎么这么颠簸。”

      对方笑道:“我走的平地,因为我的脚不好使,走起㶰来有点不稳,你就先忍忍吧。”

      辰风一听这텄话顿时恍然大悟,大声道:“张木拐!你是张木拐吧。”觱

      这声音和这语气,辰风无论怎么听,都感觉像是当初在清风山送信的张木拐,再加上对方说自己腿脚不好,他便一下子想了起来。ᜧ

      对方道:“想不到籀还是被小友听了出来,不错,我就是张木拐。”

      궮辰风叫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为什么在这里?”

      张⫖木拐道:“我奉命带你去见一个人。”

      辰风道:“你要带我见谁?”

      张木拐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辰风咬了咬牙,十分想撕破❧麻袋,问个清楚,但是现在想动却动不了,还被人用麻袋装着,实在让他憋屈不已。这时,他突然想起了萧遥和萧仙儿,也不知道他们两人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辰风暗自道:“萧遥和仙儿发现我突然不见슘了,会不会很着急呢?”

      诨想到这里,他决定快速挣䱔脱张木拐给自己施加的法术。他不断运功,但是每叀次刚刚一提起劲,身体就像中了什么邪似的,突然一阵瘙痒暐,憔让他始终都集瑖中不了精神。

      辰风叫道:“喂,张木拐,枱你刚才封住我行动的那招叫什뉨么名字?”

      张木ﭷ拐一边走,一边笑道:“那个叫做困神指,中了我这招,除非你的功力远超过我,否则是没办法解开的。你还是别枉费心机了。”

      ᫚辰风一听没法解开,顿时气煞不已,叫道:“那你快点带我去见你说的那个人。萧遥和仙儿现在都在等我,他们恐怕都已经开始着急了。”

      굴 张木拐笑道:“好了,马上就到了。”

      辰ꫧ风呆在麻袋中,始终想不明白张木拐怎싦么会来到白城,也不知道张木拐为什么要祗抓他,更加想不透张木拐到底要带他去见什么人。

      礪 再想着这些天来发生的一些列奇怪的⿁事,辰风心中开甗始疑惑了起来。

      又不知走了多久,辰风的身体在麻袋中一直晃过来晃过去,就在他即将打瞌睡㟊的时候,张木拐终于停了下来。

      ͪ 辰风立马叫道:“张木拐,襳是不是已经到了。快点放我出来힧。”

      他的话才刚一说完,只感觉天空一亮,麻袋便从他的头上打了开来。

      辰风注视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已经到鷫了一间极为奢华的房间中,整个房间装饰着各种饰品,珠光宝荹气,处处流光溢彩。

      站在辰风面前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拄着拐杖,右脚残缺的张木拐。另一个人是一个中年男子,站在张木拐的旁边,脸上带着微笑,一双深邃的眼睛炯炯有神。

      这个人长得并不高大,但他身上所죷带的气质着实让人肃然起敬콨,辰뗒风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便感觉到十分震惊。

      “主公誨,我已经将他带来了。”这时,张木拐突然对着那人说道。

      鴉놙辰风脸上一愣,暗道:“主公?”

      辰风看了一眼张木拐,再看了一眼旁边的中年男子,突然脑中像是想到什么,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当初在清风山的时候,张木拐说他是来替他主子送信的,而他的主子就是鴪天帝凌霄。

      啦如今莫突然见到张木拐叫一个中年男子为主公,如果不是因为身上被加了困神指,辰风几乎要从地上跳了起来,能够让张木拐称为主公的,那不就是天帝凌霄本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