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凤之王演员表

      告示!

      郑四儿者,原名郑徳邵,绰号郑大酒壶。

      生前系赵氏取暖设施工程部新昌县分部后期拸维护处高级雇工。

      大汉中帟平五年元月二十六⷏日早。郑徳邵酒后与同事李三儿在为新昌本县住户公孙大人家中检修火炕时。怶因灰尘弄脏了在同一院子里另一个房间休息的本家公子公큝孙康同学的鞋子被本家仆人公孙一郎质ꛟ问而与其发生口角并演变成肢体冲突。

      期间公孙大郎左眼被郑徳邵打伤。公孙康公子为阻止两人殴斗情急之下用铜壶掷地。不料铜壶意外弹起砸中郑徳邵头部致其重伤并在半个时辰后不治身亡。

      此案经本县审理认腡为公孙康公子不存ⱽ在主观上㢭的故意杀人行为应判定为误伤。

      矪㺥家仆公孙大郎在处理问题时态쓭度コ嚣张蛮霄横导致冲突是本案发生并致人뀙意外死亡的龘主要原因。

      뿗综上所述,本县按大汉律判定公孙大郎犯페过失致人死亡入狱十年。公孙家赔偿死者郑徳邵家眷丧葬费、误工费和死亡赔偿金共计五万八千钱。

      公孙康本应同罪但念其认罪态度良好并主动赔偿死者损失获得袳死者家属谅解!本县按大汉律允许其改为在家禁⧤足三个月襃。

      此叛决即日起릌生效!新昌县长肖徳志,中平五年八月七日告ᡪ全县百姓。

      在轰动襄平和新昌两县近半年闹得沸沸扬扬之后,赵三顺手下和辽东大土豪公孙家之间的纠纷终于以新昌县长贴出的一张告示宣告结束。然而事情的真像真是如此吗?

      让我们犾回到事情发生的当天再看一看。

      按李三儿事发后对썾赵三顺说的情况。郑徳邵元月二十六那天确实跟自己一起到位于新昌县城公孙家的别院去修理火炕。

      不过,当天㕓郑徳邵并没有喝酒。两ढ人到公孙家干活儿的时候也都严格按操作슬规范进行了防尘处理。用自带的厚麻布挡住了房间的门窗。灰土运出房间时也是用的专门的带盖子的两轮推车。根本不可能出现灰土弄脏其룉他房间的事情。

      衔 自己只知道郑徳邵让自己去取东西回来后就看到郑徳邵已苩经受瞲伤了。中间发生了什搡么事自己也不清楚。

      赵三顺听完他说的又到郑徳邵家里见了他的父母妻子和左右邻里。

      据他们ꐼ说郑徳邵为人老实。是那种被人欺负都不知道还嘴的人。加入赵氏之前一直是靠泥瓦匠的手艺养活一家老小。泥瓦匠的緙活儿不好的时候也到家附近的酒肆帮忙赚几个小⫈钱儿。因ސ其力气颇大,可以搬起酒肆里最大的酒壶直接给客人倒酒而得了个大酒壶的绰号偤。其实(他本人平时是从来不喝酒的。 蔶

      然后,赵三顺带着郑徳邵的老爹去讨说法。

      領第一次,郑三顺以郑徳邵雇主的身份去交涉。公孙康推说郑徳ᭉ邵是干活时不小心自己摔的。

      赵โ三ꀇ顺问他,郑徳邵在其他房间干活怎么会摔倒在你待的房间。

      公孙康无暪力反驳,假装自己头疼。让仆人把赵三顺和郑家老爹哄了出来。

      第二次,赵三顺以不更죫的身份去跟公孙᪯康接触。结果人家公孙康是大夫的爵位直接二话不쯟说把他赶了出来。

      在那之后,赵三顺ꉺ也不去跟他废话了ጁ。一面自己出钱先安抚郑徳邵的家属一面暗中调查事情真메像。

      最后终于买通公孙康家的一个仆人。从他嘴里知道了事发当时的一些情况。

      眂 ᕎ 原来,当忆天李三儿离开之后郑徳邵一个人在房间里忙活。主人公孙康䲂养的一只猫从没关严的门缝钻了进去。

      敹郑徳邵当时正背对着儵门﷗口干活儿,没注意놙把手上的泥甩到了猫咪的头上。

      之后,猫咪回Ѫ到公孙康的房间跳上床榻撒娇弄脏罠了公孙康的鞋子。

      公孙康当时勃然大怒!一把把猫抓起来躣开门摔到院子里。又叫来贴身侍候的公孙大郎斥责他不尽心。

      公孙大郎当时为了减轻罪责鞋就找到郑徳邵让他去跟主人解释。

      郑徳邵知道自己闯了祸只好洗了手换上一干净的鞋子到公孙康的门口去向他赔礼。说是自己不廤小心把泥弄到了猫身上,因此弄脏了您的鞋子。我给您磕头赔罪,恳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这个干活儿的粗人计较。说完就跪在门口的台阶下不住的磕头。

      其实ꯤ像这氨种事儿放在别人家根睗本都到不了这个地步。当然换别人也不会因为猫弄脏了鞋子就有这么大反应。

      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儿,现在人家郑徳邵又磕头赔罪了。这事儿就应该过去了。

      可公孙康这人平时对家里的仆人和部曲刻薄惯諲了。竟然要郑徳邵跪着爬进房里用嘴帮他把弄脏的鞋子舔干净!

      郑徳邵在赵氏也干了快小半年了。早就和其他同事一样从思쓁想受了赵三顺的影响。再加上他为人朴实没那么多心眼儿。

      面对公孙康的这鹍种无理要求。他当时心里也有火儿于是脱口而出说:“公孙公汼子,咱老늭郑不是你家的奴才。弄脏了你的猫咱也给您磕头赔罪了!您咋能还让咱给你舔鞋呢?人办事儿得讲理吧!”

      就这一番话彻底激檴怒了公孙康。他顺手拿起一旁装酒的铜壶冲出来就砸在了郑徳邵的头上。把他砸成了重伤。而且既꩔不让仆人们把人带出院子也不许人给他包좇扎救治。就那么看着他躺在冰冷的地上流血流了好半天。

      直到去取工具的李三回来看到。公孙康才慌称郑徳匢邵썱是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让李三带他起找人救治。

      Ⰷ等李三儿把郑徳邵웝从公孙家背出来找到医者家里。郑徳邵早就已经咽气了。

      郑徳邵死后,家里人想去县衙打官司。可小小的新昌县长根本不敢接告公孙፡康的案子。 

      公孙家又屡次找一煿些街面上的流氓威胁郑家人。

      最后实在没绸办法了。郑家老爹才在儿子同事账房苟箹先生的提醒下。让李三儿陪自己到襄平找到了大主东赵三顺。 駑

      赵三顺这才㪌亲自赶到新昌想解决这事儿。本来也ᱯ没想闹得太大甚至并没有想把公孙家告上公堂。毕竟跟公孙家这种盘踞辽东多年的土豪比自己还很弱小。得罪了他们对自己绝对没好处。

      可公孙康几ㄏ次三番的态度让赵三顺垷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从介쩃入这件事帮郑家说话的那天起就已经得罪了他。

      既然这样那干脆就彻底撕破脸皮,于是就把公孙康告上了公堂。ዼ

      经过几个月的明争暗斗忐。甚至到最后身为仓曹的吴成和兵曹的田家都出来支持赵三顺。还有像襄平县令公孙召这样的本地土豪官뻠员和土豪也出来在道德层面指责公孙康和他老㧓爹公孙谵度。

      在这种压力下,新昌县长终于作出了判决。

      公孙家倒也没有再折腾,而是乖乖的接受了现实把赔偿的钱送到了郑家。

      公孙度甚瀳至主动要求把公孙康的옭在家禁足三个月改成坐大牢三个月。

      在百姓们看来矯,这⇃事儿的结局很圆满。只有赵三顺和曾经跟公孙父子针锋相对的人们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把公孙度这头老絋白眼儿狼给得罪透了。

      按吴钦和田立的话说:咱以后出门,脑子后面需要挣着只眼睛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