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求抱抱

      今天是莫名其妙的一天,但高起回想了一下,觉得也是顺理成章的。

      因为昨天的能量爆表,危控部被吸引到了靶场,然后能量爆表的原因没找到,却让危控部的大佬黄飞看到了他的射击天赋,然后因为能量波动强度太大真的让全城乃至全世界的检测仪都爆表了,让黄飞看到了某个机会,于是他决定把射击天赋出众,但是即将被发配到城外的高起当릦成炮灰用一下。

      于是高起就上了黄飞的车,又进了内城,吃了一顿好饭,稀里糊涂的跟着黄飞来到了这里,看到了异能者和变异人的㐱战斗。

      有迹可循,没处讲理,作为旁观者的高起想了想,发现他除了认命好像没别什么可做的了。

      ร“压不住了!快散开!”

      高起看向了叫喊的女人,那是一个穿着危控部制服的女人,她单膝跪地,双手虚握好像抱着一个圆球,킹因为极度吃力而导致脸上⁲的表情非常的狰狞,而且还浑身直抖。

      韩若锋回头看了女人一眼,他一脸嫌弃的把黄飞推到了一퇃边,然后他很平静的道:“我拖到城防军过来,你们都撤!”

      黄飞大吼道:“这是变异人,你就算把他变成白痴又能怎么样,他本来就没脑子,变成白痴还是白痴的变异人!”

      韩若锋吸了口气,低声道:“我试着安抚一下,少说屁话,都滚开!”

      “你才D级,这变异人都B级了你安抚个屁啊!”

      就在黄飞声嘶力竭的大吼时,笼罩在变异人身上的水球突然失去了控制,恢复了水该有的活性,哗的一声后,水球向四周流淌了开来。

      ᾽水攅流到了高起的脚下打湿了他的鞋몂子,感受到脚上的凉意,高起一颗心也开始觉得发凉。

      水球消失,皮肤变成了金色的变异人显露了出来。

      头发,眼睛,牙齿,所有的地方全都变成了金色,刚才还是一个人样的变异人,现在好像变成了一个铜像。톄

      变异人汁一动不动躺在了地上,依然保持着刚才溺水时的姿势,看䆋样子在变成了金属体之后,变异人似乎失去了行动能力。

      黄飞急声道:“他是复合型的,变身系和控制系复合型的,他现在正从㇝控制系向变身系转换,短时间内他没办法控制金属了!”

      韩若锋咬牙切齿的摘下了右手上始终带着的手套,将手放在了一动不动的濜变异人头上,就像一个人伸手按在了雕像的头顶,但是短短䉎片刻之后ꖌ韩若锋就发出一声大叫,无力的一屁股跌落在了地上,满脸痛苦的道:“精神强度差距太웕大,不行。”

      这时高起突然觉得鞋子变得干燥,他低头看下去,却看到刚刚流了一地的水此刻无声无息的又开始汇聚起来,直到重新变成了一个水球,又将变异人包裹了进去。

      那个控水的异能者再度出手,但黄飞却是一摆手,大声道:“别白费力气了,他已经不需要呼吸了,还妨碍我观察,撤了吧。”

      控ⴧ水的女人松开了双手,水再次流了一地,再度打湿了高起的鞋子。

      高起也想帮忙,他真的很想帮忙,但他所能做的最多就是喊一声加油了,于是他握紧了双拳,小声道:“加油。”

      就在这时,一个电车车队响着警报푶疾驶而来,直到被堵在路上的汽车挡住无法前进后,一个个士兵马上産下车飞快的跑过来,看人数也就三十人左右,这只是一个小队,但属于城군防军里最精锐的特别行动队。

      跑在最前带队惘的军官冲到了变异人旁边,他先看了看金灿灿的变异人一眼,紧接着就道:“城묐防军内城防卫队十二小队队长王大富,现在什么情况?”

      ᗏ 刚才已经有城防军参战,甚至都出动了装甲车,但现在装甲车砸地上倒扣着,而先行参战的士兵此刻都变成了尸体,新来的王大富想搞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䐷,也只能现볎场问了。

      韩若锋急声道:“控制系和变身系复合型变异人,金属类,具体觉醒时间谁也不知道,但他是接到出城的命令之后才开始变异的,时间最长不超过四十五分钟,在二十分钟前他杀了同凕班工作的全部同事,危控部一组八分钟前赶到试图处理变异人的时候,这个变异人还没是쳄D级,但是在战斗中他升级到了C级,就在刚才,他升级到了B级!”

      ר 王大富诧异的道:“B级?”

      “B级!但因为是刚刚觉醒对异能的控制还不精确,所以在变身的时候无法同时控制金属,不过我们现在没有合适的武器,拿他没办法。”

      不管是城防军还是危控部的行动队,此刻几十个㛻人就围在变异人的身边,但他们却拿浑身金灿灿的变爰异人没办法。

      ծ

      “烧了他!炸烂他,我就不᷉信没办法!”

      狠狠的说完后之后,王大富摆手道:“散开㈾!都散开!机枪先给我打。”

      黄飞一把拉住了王大富,急声道:“不能打,子弹绝对没用,火箭弹也ŕ没用,你越打越刺激他,让他变身的速度更快,直到他在变身的同时鴶也能控制金属,那样我们就彻底完蛋了。”

      王大富只是뼽稍加思索,立刻拿起了手上的对讲机大吼道:“快点支援,带上乙炔气焊,还有什么……找个离子弧切割机,变异人是个金疙瘩,想办法给他切了!”

      等离子弧切割或者焊接是工业应用非常广泛的技术,原理是利用高速高温和高能的等离子气流来加热和熔化被切割材料,而且离子切割机并不大,井还很容易找到。

      黄飞急道:“对对对,只뺅要是高温就管用,找东西一块块给他碎切了!”

      王大富没好气的对着韩若ㅮ锋道:“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们,你这多耽误事儿。”

      韩若锋毫不客气的道:“屁话!这家伙刚刚变异成这个鬼样子,我怎么提前通知你们?”

      就在这时,一辆危控部的电车响着警报飞快的开了过来,同样不得不停下后,一个人推门下车后立刻就大喊道:“抢修好的检测仪送来淪了。”

      那是危控部专门负责检测能量的检测员,想要知道具体的能量数值,就得靠他送来的检测仪了。

      王麏大富大声道:“直接报数值!”

      高起好奇的看向了所谓的检测仪,那是一个直霥径在三十厘米左右的大圆盘,看起来挺像钟表的,但表盘上只有一个指针。

      笵抱着检测仪的人看了看表盘,然后他一脸惶急的道:“两千三,叛两千三百四十,两千三百五……”

      变异人始终是躺在地上的,但是现在,变异人好像正在离开地面,他在缓慢的上升,就在所有人的注翥视下,变异人缓慢的飘了起来。

      “两千七……”

      抱着检测仪的人绝望的喊了一声。

      煞 王大富一脸茫然的道:“现在谁能告诉我这变异人要干什么?这变异人能干什么?”

      欷黄飞苦着脸道:“这变异人现在没办法移动,没办法说话,但他可以用异能控制着自己移动,简单来说,就他在用控制系的异能控制变异成金属的自己。”

      变异人上浮的洹速度越来越快,从肉眼几乎不可见的速鴟度,夣变成了蜗牛爬行般的速度。

      变异人依然保持了躺在地上的姿势,朝天伸出了一只手,脸上狰狞的表情全都保存了下来,嘴依然大张着,里面还存满了水。

      变异人不再上浮,王大富咽了口唾沫,然后他在对讲机里急声道:“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能找到什么产生高温的东西都行,最好在一分钟时间内给送来,要不然Ƒ的话,那就……那就给我Ð们收尸吧。”

      悬浮的变异킔人动了,刚才还很缓慢的速度此刻又加快了很多,而一直ꮑ保持平躺的姿势此刻在䈲缓缓的调整角度,从平躺往站羊立的姿势转换。

      一个雕像悬浮在空中戅自行调整角度,场面说不出的怪异,高起忍不住挪了一下脚,他觉得,不管怎么样,现在都是时候逃命了。

      速度越来越快,抱着检测仪的人忍不住道:“三千了……”

      话音刚落,变异ᐹ人突然加速,瞬间从从平躺켋变成了站立的姿势。

      水从一个看上去完全没有生命迹象的变异人嘴里流了出来,变异人向前平伸着右手,左手保冯持着抓地的姿势,双腿微蜷,但脚底却离地面还有大约十厘米的间隙,表明他此刻是悬浮在空拨中的凧。

      셡 王大富呼了袞口气,他突䟑然举起了手里一直抓着的步枪,对准了变异人,而黄飞一把将王大富的枪口举向了天空,大吼道:“不能打!”

      王大富咬着牙道:“穿甲弹给我打!我就不信……”

      一个端着机枪的士兵听到了王大富的命令,他直接把枪一举,对着变异人的脑袋就是一枪。

      砰的一声,先是枪响,然后是子弹跳飞的脆响,钢芯ꧩ穿甲弹在变异人的脑门上留下了一道黑色的擦痕,但可以看出变异人的脑袋没有任何损伤。

      “跳弹很危险的,你……”

      就在黄飞跳着脚开骂的时띳候,那个变异人突然开始转动身体,平伸出去蠉的手对准了刚刚开枪的士兵。

      所有人依然只能盯着变异人的时候,变异人终于动了,速度不是很快,但变异人还是直直的撞到了开枪的士兵身上。

      高起就觉得眼前一花,然后他再去看变异人,就发现变异人站到了城防军的士兵们中间,拿而刚才开枪的那⧓个士兵,此刻却已经倒在了地上。롤

      开枪的士兵没有被撞飞,但嘴里和鼻子里正在冒出大股的鲜血,而胸口则已经凹陷塌了퀜下去。

      撞死开枪的士兵后,变异人停留在了原地没动,而那个抱着检测仪的人颤声技道:“㣨三千二,三千賭三,三千五了……”

      黄飞低声道:“听我的,不想死就跑!能跑多快跑多快!”

      就在这时,变异人再次开始转动,但这次䪧手臂指了刚才⡆用水困住他的女人。

      韩若锋愣了一下,然后他大吼道:“憌阿妹快跑!”

      那个能控水的女人扭头撒腿就跑,但变异人手臂指向了那个女人,开始以呆板的姿势但速度极快的向前平飞。

      女人开始斜着跑出去,但她没能跑出几步,变异人在飞过了四五十米的距离后,从背后直直的撞上了那个女人。

      即使隔得很远,高起依然听到了噗的一声轻响。

      变异人停了下来,他的手臂从异能者头上穿了过去,然后随䥢着变异人猛然转身,밷挂在他手臂上的异能者被甩出去跌落在地。揂

      刚才看着一个雕像漂浮起来只是感觉怪异的话,现在的感觉可就是极਻度的惊悚了。

      变异人转身了,他这次手臂好像对准了韩若锋,但是变异人没有直接冲过来,他似乎在等,只是不知道在等什么。

      韩若锋往一旁䖠挪了挪,而变异人也跟着微微调整了一下方向,手臂依然对准了他,于是,原本䕉站在韩若锋旁边和身后的人悄悄的往一旁挪动了些脚步。

      “没机会切他了,跑吧,能跑多远跑多远吧……”

      极为无奈的说完后,黄飞看向了高起,低声⹉道:“你也跑吧!”

      藳 无奈的叹떖了口气,艰难的咽了口唾沫,然后黄飞站到了韩若鯟锋的身前,有气无力的道“老子跟他拼了,你们赶紧跑。”

      糊 看起来不情不愿,但颇有几骺分个人英雄主义色彩的黄飞双手用力一拍,双掌合拢之㖊后顶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韩若锋动了,他在黄飞身后横向走了两步,于是变异人的手臂也跟着微微转动了一丝方向。

      刚刚把手放在额头上的黄飞愕戾然,他回头看了一眼后,对着韩若锋道:“你大爷的别动啊!”

      “我从不让任何人挡在我身前,给老子滚开!”

      黄飞挪了两步,再次站到韩若锋身前后怒道:“我是别人吗?你他妈配合一下!”

      韩若锋突然跑了起来,他快速跑出了人群的同时大吼道:“给老子滚!”

      黄飞་要拼命,他要替韩若锋挡,但是韩若锋不让他挡。

       韩若锋跑起斫来之后,变异人跟着转动身体,而黄飞不得不追赶韩若锋的脚步,但他双手放在额头上后跑起来很别扭,根本追不上韩若锋的脚步。

      对话有些幼稚,场面有些可笑,不过也是挺感人的,然而没有什么鸟用还浪费时间。

      变异人开始启动,金光一闪,四十米之外的变异人朝着韩若锋飞来。

      韩若锋停下,他伸䙯手指着变异人大吼ﯽ道:“混乱!”

      变异人本来是朝韩若锋飞去的,此刻却像被一声大吼似乎吓住了似的,突然一个转向,极快的朝着左前方飞出了至少五十米后,砰的一声直接撞在了墙上。

      韩若锋的鼻子里开始冒血,而变异人很快就从撞出个大洞的墙里又飞了出来,随后调整方向,手臂再次指向了韩若锋。

      变异人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但韩若锋看起来却是摇摇晃晃的,跑是跑不动了,连走着都显费劲,于是黄飞这时终于追上了韩若锋。

      一脚踢到了韩若锋的腿弯上,把韩若锋踢倒在地上之后,黄飞很不客气的伸脚踩住了韩若锋的后背,再次双手合拢顶在额头上,蝇两根食指对准了变异人。

      “哈!老子终于把你踩在脚底下了吧!”

      百忙中不忘取笑一下上司后,黄飞对着变异人大吼道:“你他妈过来啊!”

      很显然场面已经失控,黄飞要拼命,而高起当然帮不上任何忙,但就在这时他突然觉得脑袋一阵眩晕。

      上次这样的眩晕发生在靶场上,眩晕之前先是强烈的熟悉感,就慎那种似乎经历过现在正发生的一切似的,不过这次的眩晕感虽然同样的强烈⮺,但这次伴随着奇怪的熟悉感,高起看到了一个凭空出现的狌世界。

      蓝天白云,起伏不平的草地,空中多了一个太阳,微风中甚至还有青草的味道。

      一个陌生而美丽的世界,而这个世界笼罩在了城市的街道上,就好像两幅图片合在了一起,一个陌生的世界和高起所处的世界重叠了,一切都是虚幻的,但一切又都是真切存在的。

      就在这时,抱着检测仪的人声嘶力竭的大吼싗道:“爆表了!能量又爆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