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净世白莲

      “到手了!这回我看你还往哪跑?”

      随着两声奸笑,一股热气喷在脸上ȍ,衣领被撕开,一只蠡咸猪手碹伸了进来......

      兰三月怒不可遏,忙一抬脚直接踹了过去,随后猛睁开双眼,可是当看清眼前的一幕时,三月呆愣在原地! 芩

      自己本来是下班坐在公交车上看了会小说,这会怎么就到了这小黑屋里?

      难道ಽ是做噩梦了?还是车祸现场?

      借着外面透进剬来的光亮嘙,三月见自己处在一个破旧的土屋子里,破床加破被褥,一屋子的污浊之气。

      自己浑身上下穿着破旧的小褂,个子也由原来的的高挑身段变得清瘦矮小。

      伸手看,原来횂如葱的玉指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干瘦的小手,赤脚没穿鞋袜。抬手摸摸发胀的头,却摸到一手血。

      惊愕之ᅍ余,又见床下捂着肚子大叫的尖嘴猴腮的猥琐男,这让三月证实了这不是梦㧌。㛝

      “小贱人,你下手真狠傐毒,不过,老子就喜欢你这样的!”

      ꬿ 那男人捂着肚子又扑了过来。

      兰三月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下去,直接又踹了男人一个飞脚。

      緊 “流氓!竟敢对老娘下㢐手!真欠收拾了!”

      看着蒺男人被踹趴下,三月虚晃着身子又躺了下去,一时间一股陌生的记忆碎片输入大脑。

      原来自己居然穿书了。

      二ꟛ十五岁大学毕业生兰三月,光荣的成为了一名体育老师,最近在追一本《炮灰女配成就大反派》的小说。

      书中和自己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兰三月,在娘家受尽了孽待,只因自己是个女娃。

      在十三岁刚过时,就卖给同村的廖家大儿子续弦冲喜,可是结婚当日那个病重的廖汉生却意外消失。村上人都说自己克夫,那个廖汉生一定是跑到山上喂了野兽了,这让兰三月在廖家又开始受孽容待。

      兰三月开始心里扭曲,对男主廖汉生扔下的六个拖油瓶进行报复,廖老太也不待见六个小包子。

      小包㱔子们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性格开始偏激,都走上了大反派的不归路,最后死的都很惨烈。

      兰三月也在恶婆的棍棒中被打晕死过去,被铁牛抱回家中。

      澼 兰三月就是在这时替换了原主的芯子,穿书过来的。 슲

      这时地上那定猥琐男又起身往自枔己身边扑来。

      “你这娘们,平时看着挺温柔的,今天怎么变得这样不讨喜了?你挣扎也没用了,我已经给了廖婆子五两银子,你现在已经是我郑铁牛的婆娘了。”

      看看兰三月捂着流血的额头,ꪚ郑铁牛伸过手来。

      “你也别犯傻了,你还没被那短命的廖汉生坑够吗?他死了不要紧,还把那几个来历不明的小兔崽ᦀ子们扔给你养活,我看着都心疼。我的垕小心肝䎡来来来,我们今晚就成就好事अ吧!”겈

      兰三月理清剧情,知道原主身份后,伤心极了,又见郑铁牛扑上来,气的卯足了力气,奔着那男人的裆下又补了一脚。

      “这回我让你再欺负我!我踢废了你!” 㞃

      “啊!!!”

      郑铁牛疼的双手捂裆,在地上直打滚。

      三月忙转身往门口楉冲去。

      “小老婆冷,我蔹让你跑!”

      郑铁牛在地上挣扎着起身奔着三月追了下来。

      茮三月踹开门直接往大퇭门口跑去。

      跑到院子,三月赤脚踩在雪地上,才知道剧情中,俢这个时期还是在冬季,艃自己可是在现代的夏季穿越过来的。

      只是身上穿的破旧的衣裙再加上赤脚踩在雪地ణ上,让三月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三月此时也顾匑不了许多了,慌忙跑出䘣大门,往村路上跑去。

      来到村路上三月左右看看这廖家村,四面环山,山上积满了皑皑白雪,自己要往哪里跑? 

      三月开始犯难了,原主可是被廖家卖给郑铁牛了,自己还回廖家吗?

      算拢了,不回那个火坑ﭨ了䓂。

      就凭这自己一个现代人,即使是位体育老师,也能在这古代生存팡下去。

      “ͮ奶奶,别卖了我们啊爧!我还뻕能做饭洗衣服,还能给奶奶捶腿侍奉奶奶!”

      这时,三月猛然听见哭闹声,心里咯噔一湑下,这不是那个三丫廖小南的声音吗?

      燈忙顺着声音휏往下跑去。

      跑到廖家大门口,三月看见一个带棚的马车旁,一个身着粗布麻衣的老妇人劣正在往车上拽三丫廖小南둣。

      此时的廖小南身穿着髸和自己同样的破旧小褂,满脸泪痕即瑟缩的哭㹣叫着不肯上车,那架势让兰三月想起自己在孤儿院旁被狠心的父母扔下时的情形。

      只是那是ⱂ三岁的自己,被父母扔下车,看着开车绝尘而去,顿时哭晕了过去。

      自己那时是被抛弃了,而这个时候的孩子们是被拉走卖掉,本质是一样的ᔑ。

      “你这个不知道箯好赖的小贱货,奶是让你和两个妹妹去城里享福去了,你哭啥?赶紧上车!”

      这时旁边一个描眉打鬓눷的妇人,身上披着雪白的貂毛斗篷,婀娜的走了过来。

      咧嘴娇嗔道:“哎呦!我说老婆子,你要是不能说服小家伙们我们可不等了,只是那十两银子赶紧还给我们,这来回的车费给我们报了,我们好箴趁着天亮往回返了!”

      说完,瞪了下两个黑洞洞的大眼璦睛又看﮶向院子。

      “住⧋手!”

      兰三月此时已经完全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

      也顾不得脚下刺疼的冰雪,直接飞奔到车旁,伸手就뼷往下偧抢人。

      “小南过来!今天我倒是要看看谁敢卖了你们!”

      “娘啊!你可回来了!呜呜~”

      三丫见娘回来救自己,忙扑了过来大哭不止。

      看着小南单薄的身子在自己的怀里抖动鰜着,三月心里莫名的痛了㈡下。

      自鍅己要랰离开这个廖家,那这些孩子怎么办?真的就只有被卖掉,然后都成为十恶不赦的大反派了。

      想起书中孩子们长࢒大后㳩结局都死的७惨烈,三月的心又抽痛了一下。

      “你这小贱人怎么跑回来了?你滚开讋!你现在已经不是我廖家人了,休要管这些娃儿!”

      这时,一脸懵逼的廖老太瞪着猩红的吊梢眼奔了过来,抬手就过来抢人。

      三月忙将廖小南拽到身后,伸手指着婆婆大喊道:“你也薳太狠毒了,卖了我不说,还卖挋这些可怜的孩子!今天我就不听你的,这些孩子都是廖汉生留下来的,你不能说卖就卖了!”

      廖ꘘ老太见媳妇三䰂月一改往日的唯唯诺诺的样子,一땟时间语塞愣在原地。

      这ᓞ时马车上老四廖小北和老六廖小猫听见车下的喊䛂叫声,也都恐惧的探出头来。

      “娘快来救救我们!呜呜呜~”

      当看清是自己的娘亲回来了,都大哭着想要跳下车。

      三月心酸,忙往车旁跑去籰。

      “别怕,娘綹来櫛救你们了!”

      看来这些小反派们真是吓得不轻,要不然按照剧㼁情,这个时期的小反派们已经对自己这个便宜后娘늵有了排斥,原因就是这个后娘平时苛待小娃们。

      “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今天我打死你!”

      此时,廖老太已经反냠应过来,伸手釕摸过碗口粗的木棍就往三月的头上㦛招呼下来。

      三月闪身躲过,伸手拽过木棍扔在一边,指着婆婆大怒:“今天有我三月在,我看谁敢卖孩子们?”

      “妹妹快下来!”

      ⌐这时,三个半大小子从山上下来,气喘晿吁吁的跑回廖家。

      “大哥二哥快来救我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