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网站大全

      陆夭夭眨眨眼, 怎么感觉这些妖兽人很害怕的样子?

      ๸ 她忍不住看向沈长渊,小眼神怀疑,该ዹ不会圆圆哥哥以暴制暴吧?

      沈长渊板起脸,“我以理服人뾹。”

      “暴.力下的臣服只是一时的。”陆夭夭严肃着小胖脸, “只有让쨂他们心悦诚服, 才是长久뙎之计。”接着话风一转, “不薜过特殊情况特퍑殊쐂处理,粗暴的手段往往能最快起效果ዋ,先让他们屈服后, 再慢慢以理服人。” 떿

      沈长渊柔和眉眼,“嗯,听你ሚ的。”

      “接下来怎ዝ么安排他们?”

      陆夭夭思索片刻, 决定先让他们在蛇窟附近建他们自己的居住房子,੆ 就在洞府的外面,牕 以后慢慢毠发ܭ展,说不定这里能发展成一座城池。

      巡这么一ᬆ想, 陆夭夭觉得得好好规划一下夊。

      于是陆夭夭拜托老树妖先将他们ཋ安置,自己拿出『毛』笔和纸张,兴致勃勃的开始画图, 把她想象中的城池画下来。

      “圆圆哥哥,你觉得怎么样?” 鏞

      陆夭夭画好后,给沈长渊看。

      회 沈长渊瞟了一眼,直接ྎ说道,“好看襷。”

      陆夭夭却觉得很敷∫衍, 圆圆哥哥就不能多上点心吗?这以后就是他的子民他的地盘了。

      “你说的都好。”

      횏在陆夭䃸夭面前,沈长渊只有这么一句돽。在他眼里,幼崽什么都是好的。

      自己得到肯定, 陆夭夭自然高兴,但——

      “圆圆哥哥,你不能什么都指望我啊,我还是个孩子呢。”쑫

      陆夭夭觉得自己小小年纪『操』心喺太多,她给蕎沈长渊递纸笔,“地渊需要制䮣定规则,你三天以内必须写好。”

      “圆圆哥哥你加油!”接着她蹦蹦跳跳跑出去。

      祮 沈长渊:“…뗯…”

      他看着空白的纸张,陷入沉思。

      沈长渊曾经也算身居高位,想要制定规则对他来说很容易,只긦是他对这个不上心,并不囩想将麻烦背在自己身上,只是这是幼崽的要求,沈长渊默然片刻,默默拿起『毛』笔。羂

      他随手写下好几条,就想出去找幼崽。

      沈长渊低头看看寥寥几行字,可汦以想象幼崽看到后觉得太佬敷衍。

      他仰头默默跭望屋顶。

      灰u扑氞扑的洞顶铺上一层七彩ᬚ的沙子后,闪闪发亮,好似星辰一般,的确挺漂亮。

      不过他宁愿要灰扑헒扑的屋顶,哪怕㯼凹凸不平有几道天然裂缝……

      嗯?沈长渊定濴睛仔细看,他记得之前看篌到的洞顶有裂缝,并不平整,怎么好像那道裂缝浅了许多?

      ੗ 沈长渊抬头望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毕竟很明显芳,他确定自己没记错,时隔才不久,就平整了不少,这些沙子还有修复功能不成?

      沈长渊看了半天킁,确ꟻ定自己真没看错。

      繊 不知想到什么,他瞬间消失踪影,再回来时,手뮲里抱着个红团子。

      귁正在和老树霈妖说话的陆夭夭懵了半晌,身处的环境变了半天后才反应过僰来。

      “圆圆哥哥,怎㗅么啦?”장

      陆夭夭躺在沈长渊的手臂弯里,仰头看着他뷙的꽗下巴。

      “你写好了?”这么快?

      沈长꥓渊将陆夭夭放在肩上,示意她멆仰头看洞顶,“这是什么沙?”䅴

      瓘 ┾“就是七彩的沙子啊。”陆夭夭小脸茫然,之前不是说过了吗?

      沈长渊沉域声道:펯“你爹爹有没有说过有什么用处?”

      陆夭夭不解沈长渊怎么问这个,她努力回想,“펮没有。”

      就有一段时俄间幼崽们喜欢玩沙子,爹爹就给了她这么一小盒子的七彩沙子,爹爹没说什懁么,就说给她玩。扜

      要说有什ꜵ么特殊的地方쀜,她扔到哪里就会沾到哪里,还能回收回来。

      ෱ “这沙子有什么问줘题吗?”

      쉿 “这沙子,可以修复裂缝。”

      “??”陆夭夭蓦地睁大眼,傻乎乎的看着沈长渊,好似没反应过来。

      “你看。”

      一大一小仰头一瞬不瞬的盯着一道小小的裂缝,没多久,那道裂缝就没了。

      陆夭夭眨眨眼,怀存疑是错Ȯ觉。

      但她真切记ᬸ住那之前真的有裂缝,不过她一直盯着,没有看到猁变化,只是前后对比,才对出来。㌟

      馉“圆圆哥哥㟐,这个可以修⾬复妀地渊吗?”陆夭夭的小『奶』音都有些飘忽。

      他们寻找了烨很久的东西,企图发动所有生灵뢓一起寻找的东西䳍,竟然一直在她的手里,而她竟然用来装饰屋子?

      她몯恍恍惚Ꞷ惚。

      这一切怎么那ꖴ么不真实呢?

      陆夭夭抓起堍沈长渊的手,뭁用力ྮ一咬,“不疼,㟥难道我在做梦?”

      ㄂旁 沈长渊:“……你咬的是我的手。”

      陆夭夭一低头,她的小手抱着大大的手,虎口上一圈牙印。

      ĉ她连忙抱起吹濇了吹뻁,心疼地问:“圆圆哥哥,疼吗?”ύ

      “不疼。”

      “那我是真的在做梦?”

      쫳 沈长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