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av

      “好!”卿

      燕小五似乎十分喜欢他这作派,꩝激动得脸色微红,朝桌上看了看,似乎嫌倒茶太慢太麻烦,干脆抱起茶壶,咕嘟咕嘟地灌起来。

      렝 푌“啊——”

      ၯ“痛快!”

      ⬮ “……”

      江舟看他模样,嘴角䴋微微一抽。

      搞得像你喝的是什么烈酒似的……

      燕小五抹了一把颔下的茶水,看着江舟啧啧道:“兄弟,我看你根本不像个流民,谈吐倒像是读鸂书人,说话有水平,不过,突比那些酸腐书生说得中听!”

      他这话说得已经有几分真心实意。

      兄弟二字,说出口容易,做出来那是重如山岳。

      尤其是他燕㯐小五的兄弟。

      之前叫蒾江兄弟,只是他性子使然,加上看江舟顺眼,不介意做个可以一起喝茶嗑瓜子的兄弟。

      在虹蜺这件事上,也是顺手帮他一把。

      但现在,燕小五觉得这޴个江舟还真有几分对他的胃口。

      这兄弟便是真认了也无妨。

      江舟和他是一类人,至少在交朋友上是一类。鐏

      之前哪怕对方一爵口一个江捄兄弟,他也没当真。

      现在对方对他可以说有出救命之恩。

      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贵一贱,交情乃见。

      江舟将这份情放在心上,听了他的话,不由想到自己遭遇。

      露出几分无⯫奈:“呵,人生㇇易尽,世事无常,纵有王权富贵,也有一朝散尽之时,何况我一个落难之人?”笘

      说着,忽然笑着看燕小五:“我看燕兄虽ꮝ常作粗俗之举,却也不像俗人,倒有几分贵气。”

      燕小五喷出半口茶,有点手尽快脚乱地拍着衣襟:“咳咳!喝茶,喝茶喝茶!”

      “离筵已散,再留恋㭠应无计……烦恼的是龙女,受苦的是小小萧郎……”

      边上传来茶馆歌镦女铃儿般的歌声,燕小五半闭着眼,以指击节﷣,跟着唱了起来:

      “满斟离杯,长出圬口儿气……一盏酒里,白泠泠的滴彀半盏儿泪、泪……咳咳!”

      唱了半句,就被憋得脸通红,连忙喝斤了口水顺顺。죠

      “不行不쐛行,这婆婆妈妈的歌儿鬽唱着还真不得劲,见笑见笑。”

      江舟笑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手艺。”

      “这算什么?不是我吹啊,我这人一不好女色,二不好酒楦肉,就爱㟩坐这茶馆里,唱上ꇒ一口,这吹拉弹唱,我是样귔样精通,再听听书,那䗶什么《拗相公》、《点城隍㤊》、뽗《东山一窟鬼》,我是倒背如流啊!”

      쓖 江舟也不懂他说的这些是㣹什么,大抵是在吴郡流行的话本小说之流。

      “你还喜欢这个?那好办,若得空我给写些本子,保你爱不释手。”

      他现在也没什么能力回报燕小五,但编故事太在行了琬,费些心思也算表表心意。

      燕吼小五乐了:睑“哦?你꼂还会写话本!”

      旋即又挥手道:“还是算了,我这人口味可刁,一般样儿的可入不了耳。”

      ☖ “刚才我说那些,那可都是南州的几位妹老先䝁生写튥的,这些个虽比不得当世大姜儒,那才学也是得大儒赞过的。”

      江舟笑걶了笑,也没反驳。

      论学问,他不敢吹牛。

      濤 关论编故事,你就是再大的儒我也不怵啊。

      燕小五忽然道:“诶,刚刚我唱那个《龙女别萧郎》,讲的也是有关泾河龙王的故事,你说巧不巧?”

      “哦?”

      “其实㢆这也算是那位的一桩丑闻了。” ヒ

      燕小五小声道:“这天下间,共有两位ϫ龙王,都是得到过我大稷人皇册封的ꬌ正统,除了这位,还有一位洞庭龙君,不滬过这位龙君可是正经龙,可不像泾佒河那条淫龙,到处留种。”

      “洞庭龙君的七龙襸女,便是嫁给了泾河龙王之子泾阳王⬋,”

      “本是门当쓲户对,谁料那閷泾阳王也是个荒唐的㐢,湮非但和他那龙爹一样,荒淫无度,且脾性暴戾,堂堂七龙女竟被其当成下人奴仆一般,鏩非打即骂,”

      燕小五露出一种揶揄的笑意:“也是这小子活该,后来这七龙女遇上了一个人类书生,与其相恋,还相约私奔。”峖

      館“可惜区区一个人类书生,哪里逃ᇈ得出两位龙王的手掌心?还是被拿了回去,若非七龙女以性命相逼,他是断然难逃一死,后来便就有了这《龙女别萧郎》的曲儿,还有好多话本流传呢,总之自此ꎩ之后,那泾켤阳王㍽算是丢尽脸面了。”

      ⷊ燕小五言语间颇有些幸灾乐祸。

      胚让江舟感觉他챶似乎和那个堳泾阳王似乎相识一箥样。

      看来这家伙的身份来头,比他擫想象的要大붫啊。

      ័ 和燕小五喝着茶,品着别人家䢜的八卦,小半天就过去了。

      说是去办案子的,结果什么都没干뤙。

      时辰一到,江舟就辞别燕小五,回到肃靖司,交还斩妖刀。

      他这一次是被突然感调去“协助ⶾ办案”的,也不用叙职。

       回到刀狱石텆窟,便往执刀人吃饭的公役厨走去。

      一整天光喝了一肚子茶水,不填点东西都烧得慌。

      才来到地方䋿,便有一双双眼睛齐刷刷地望向他。

      等江舟头皮发麻地取了些吃食。稵

      执刀人别的条件不怎么样,唯独伙食还是很足的,饭肉齐全。 

      䍗 毕竟气血不充沛,也难以抵挡斩妖刀血煞侵袭。

      ﲎ 找了张桌子«坐下,邻近几张桌子的执刀人就拥了上来,纷ﵠ纷问道。

      “丁එ五一,你是怎噎么做到的?”

      “竟然可以临时更改执刀任务,你是不是在㝤上头有人啊?”

      “你昨天就是去提刑司,今天又被临时征调,难道你在ࢼ提刑司上头有人?”

      “以往我们有봜眼无珠,大家相识一场,以挍后能不能照顾照顾?”

      “那个换了你的丙四九可볍惨㌧了,我听说,苗校尉今日又是铩羽而归,不仅执刀人和巡妖䗦卫全军覆没,五个校尉只回来了两个,还都受了重伤!”

      一奟众执刀人七嘴八舌,让ꥥ江舟颇为无奈。

      他今天临时被更改执刀任务,让很多人误会了什么。

      本来想应付了事,听到其中一句,不由心中一动,问道:“是刘家庄的邪祠?那里到底有什么?竟然这么厉害?”

      一个执刀人道:“可不是吗?听说ዓ连靖妖将军都惊动了,雷霆震怒,就在你回来前不久,才驾临司中,将那ꟺ些都尉、校尉大择人都召去痛斥了一顿。”

      “至于⒅到底有什么厉害妖魔就不知道了,咱们也不敢过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