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app安装下载

      㡯 南宫涯拿出一根树枝悱,在樰地上画了一个示意图,继续道:“如果是二加一的僚情况,我们还有机会,但若是琔三头异兽聚集在一起,我们就很难办了。”

      铁江春,方楚歆和陈无靄奇相互看看灰头土脸的对方,心中的绝望之感有ဪ些压抑不住。

      仅仅是两头异兽就已经令众人筋疲力竭,王泊舟还昏迷未醒,在场的也都人䟶人带㛖伤,他们真的不知道这场约战该怎么打了。

      뜵 要知道琌,无论是天瑜纹龟还是迅豹猫都能够以一ꬒ打三,如果是两个人对敌的的话,反而是危险重重,就像是젹南宫涯和铁江春一起对抗天瑜纹龟,以及陈无奇那个ᅫ“逃”字,至今还记忆犹新。

      甚至可以说,一头异兽便等同于两个半人类,两头异兽便可以与人类一方势均力敌,甚至因为异兽天生的体质、力量和耐力,五人小队是绝对不可能打败两头异兽的。

      馭 更别说三头异兽聚集在一起了,那就是不可逾越的山峰,甚至可以说是灾难。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沉闷,终究还是铁江春先开口了。

      銊“还是先说说我们面对两头异兽时,该怎么办吧。”

      南宫涯沉吟了斿一下,说道:“如果想打上一架,自然好说,我们五个人与Ί两头箍异兽的实力是差不多的,可是那也就意味着,我们无法将它们击杀。”

      “而抱着击杀的目的去围猎两头异兽的话,那么就必须有所牺壡牲。”

      南宫涯的声音很轻,语气却很沉重,他虽然没说牺牲什么,可是对于在场所떃有人来说,有什么能称得上是牺牲的,也就只有性命了。

      “说下去。”方楚歆的声音响起。

      南宫涯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只有我们分出去一个人୺,引走其中一头异兽,我们才能够分而줧杀之,否则,我们没有机会,可是......꣬”

      “可是作为诱饵的那个人几乎是യ必死的对吗?”方楚歆接过了话杜,冷淡地说道。

      南宫涯点点头,不再说话。

      按照一头异兽相当于两个半人的计算来看,一个人面对一头异兽几乎就是必死的结局,之所以说是几乎,因为前面有陈无奇的例子在。

      虽然不知道陈无奇面对迅豹猫到底坚持了多久,可是他的确是唯一一个单人同异兽战斗䙫过,并且不死的人。

      虽然将战斗换成逃命更加合适一些,可是这并不能掩盖他活下来的事实。

      此刻的鵂陈无奇浑身有些发凉㫜,因为剩ꈮ下的三人全都将目光汇集到了自己的身上,因为刚刚加˽入队伍的原因,他还跟不上೸南宫涯的思路,可是这也不妨碍他被盯得毛쯰骨悚然。

      “那个什么,要不然就由陈无奇兄弟来担当这个重任吧。”南宫仠涯咳了几下,终于还是说了ꤗ出来。

      “什...彑什么重任?”陈无ꄓ奇的脑子还有些卡壳,然后猛然醒悟,大叫道,“不行,不行,这事儿我干不来,干不了的。”

      陈无奇的头摇地跟个拨浪鼓似的,没错靓,他是从迅豹猫的爪子中活下来了,可是也只有他明白那其中的过程是怎样的。

      ⣸ 迅豹猫根本没把他쾁当成是必杀的目标,说是玩物或许更恰当,就像是猫咪无聊时玩的毛线团一样,之所以没死,不是因为他跑得快,能逃掉,而是迅豹猫根本就没想杀他。

      可是让他去当诱饵,引诱一个他完全不清楚,不了解的异兽,鬼知道那异兽会不会手下留情,ꭦ把他当成玩物,不取他的性命呢?

      所以,陈无奇是一万个不⊶愿意,他虽然不惜命,可是不代表不要命啊。

      緑 可没等他将自己准备好的上千个理由摆出来的时候,却有人先开了口。

      “ᖋ我来㿎吧。”

      南宫涯和铁江春猛然回头看着脸色一成蒁不变的方楚歆,她的神色还是平静冷漠,好像刚才那话不是嗑她说的一样。

      陈无奇则是瞠目结舌,他认为他已经算是够拼的了,可㨏是没想到这个小队里面还有比他更不要命的。 ㅃ

      是的,就是不要命,几人之中,王泊푀舟和方楚歆无论是从哪方面来看,都算是垫底的,因为杀意的运黏用,方楚歆可能要强一些而已。 ⠊

      可是从速度来看,陈无奇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第ꭢ一,直线速度,折返速度等等脟,可能也就闪避上要比南宫涯弱一些,那是因为南宫涯有算力的辅助,若是实打实地嫙拼实力匷,南宫涯的闪避能力也要被陈无奇压下一头。

      괗如今,方楚歆想要去当这个诱饵,连陈无奇都不敢作的诱饵,说实话,陈无奇还是挺佩服她的。

      敢死是一回事,像方閵楚歆这样真正面对황死亡毫无畏惧的,他却是嶍第一次看到。

      “我去才沐是最佳的选择。”

      方楚歆开始阐述她的理由。 濁

      “其一,我的杀意可以干扰追我的异兽的精神,减缓它的速度;其二,虽然我以ᬊ杀意进入这个小队,可是我的速度也不算弱,可以说仅次于陈无奇大哥;其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小队中,缺了我其实影响并不大㷣。”

      其实方楚歆说得话不无道理,最后三头异兽,面对其中两头,若是能全部杀死,自然不需要她的杀意去干扰最后一头异兽的思想,웳也就是说,她的作用在五人小队中,现在是最小的。

      虽然方楚歆列出了三大理由,可是也只有南宫涯知道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什么。

      这次约战虽然有着输赢的说法,可是本质上却是生死战,至少对于人类一方是这样的,可以⡎说,若是输了,就算成功逃出战场范围,主动认输,也不过是稍즆微拖延了死神的脚步,最终都只是一个结局。

      方楚歆就是抱着这样的心理,做诱饵是死,输了也是死,没箒什么分别,而且相比来说,她死了既能摆脱赵风厉ꜟ的控制,也同时报答㔛了南宫涯的救命之恩,谈不上赚,至少是不켨亏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她将生死看得很淡㱹然,反正对于她来说,自己这条命是被南宫涯从战场上捡回来的,多活的都是赚的。

      尤其是被赵风厉控制㒾训练之后,鐖这种思想更明显了,就像是一棵参天大树长在她的心中,根深蒂固。

      南宫涯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也不知道该不该劝她,不是南宫涯冷血,而是现实情况容不下他有别⡗的选择。

      让其他別人去?别开玩笑了,谁也不是谁的手下,凭퀞什么为其他人送死。

      南宫涯自己去?别说南宫涯自己也不是很愿意,痌小队中的其他人也不可能让他去的,他们已经明白了南宫涯的巨大作用,有一个战斗智商超高的人做指挥是约战胜利的保证。

      而且南宫涯㕨并不觉得在场的四人有让自己献命的资硆格,就算是方楚歆和王泊舟也不஠行,方楚歆是自己救下来的,自己是需要对她负责任,可是这并不代表需要用自己的命去负责,王泊舟与自己也算是亦师亦友,但是那三才轹剑法是自己用控血丹换来的,自己并不欠他什么。

      总之,方楚歆做诱饵这个方案,南宫涯不赞同,也不会反对,心里会有一些不舒服,可是也枒就是不舒服吧,不会更多了,毕竟她不是李晓博,不是杨释,不是张狂生,不是杨雨盢诗,更不是南宫紫婉。

      最终,几人将方案敲定了下来,由方楚歆当诱饵,剩下四人以最快速度杀掉异兽后,再밬去支撤援她딣,如果她还没死的话,若是死了,那就是替她报仇。

      “若是პ遇到三头异兽呢?”

      陈无奇突然开口道。

      三人中没有一人接话。

      其实大家刻意地略过这个议题,是因为那是无解的局面。

      毆 其实南宫涯也在脑海中做过推演,无鹛论是怎样的方法都是五人小队完败,甚至他也做出过想两头异兽这样的推演,选择两个人去做诱饵,剩下三人围攻一头异兽,切不说异兽的智商会不会连续被引诱两次,就算是成功了,也杀死剩下的那一头异兽了,三人又怎么去跟两头异兽拼命呢?靠无畏吗?还是靠送死?

      所以说,南宫涯的想法就是,若是三头异兽在一起的话,五人就趁早离开战场投넄降,这根本就没办法打,投降虽然也是死,可至少还有一线生机,说不定上面的大人物动了恻隐之心,说不定自己等人能够提前逃跑什么的也说不定吧。

      䍩 南宫涯现在能做的也䣘就是自己骗骗自己,然后给众人鼓鼓劲了。

      “相信我,我们遇到三头异兽的几率不算욗大,而且我们也不能确定剩下的三头异兽都是如天瑜纹龟或是迅豹猫那样的,从异兽巅峰退下来的后期,其实还是有蛮大可能,他们比我们强不了多少的。”

      铁江春的脸上勉强扯出一点微笑,他听听就知道南宫涯是在安慰众人,给众人打气。

      方㵎楚歆连脸色都懒得变化,她同南宫涯一样,不会将希望寄托在运气上。

      只ꊬ有陈无奇听进去了南宫涯的话,觉得挺有道理,瞬间开朗了许多,精气神都振作օ了起来,跃跃欲试。

      南宫涯看着三人的表现,又着重瞅了眼陈无奇,在心中苦笑:“这可훓能就是刺客的无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