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小姐手机直播

      “看上去,都差不多啊!”

      刘帮看着这七张白帧画面,有点疑虑地看䊐向智禅大师。

      ୣ “还是有区别的。一是中间的灰白色区域,潃有大小的变化。二是灰白色区域的中心位置,有明显的位移,这是不同摄像机拍摄角度不同导致。”

      智禅大师的目光在这七张白帧画面上扫莋过,突俬然说道:

      “它在动!”

      “它在动?”

      唐起、刘帮、陈虹给震惊了一下,眼睛睁得大大的,完全看不出哪里动了。

      每一张拍摄到的灰白区域,都是静止不动的。馞

      它怎么就动了呢?

      㐭 智禅大师不作解释,却将每张白帧画面单独放大,又轮流蘙缩小,然后两两对比,鼠标箭头在灰白色区域点来쀳点去,接着还点开正常的画面进行对比,仿佛在确定着什么,最后抬起头来道:

      “我看到了它在拓大,或者说它是在缩小,㏇这是它在运动的轨迹;而葀且枍确定了它的初珹始位置,是在床头处,应该是在唐老师的头上。”

      “在我头上?”隷

      唐起吃惊万分,看看那些白帧画面,又摸摸自己的头,忍不住问道:

      “粂是从我脑袋里……放射出来的?”

      那东西从我脑袋放射出꙯来,速度太快了,以至于陈冲㫜及那几个协医们的肉眼毫无察觉?17毫秒之内发生,恐怕就算有一点点察觉,也会以为是错觉吧!

      唐起想到这里,既紧张,又有点恐慌。

      竽陈虹一下子紧욄张起来,看着唐起的脑蝶袋问智禅大师:

      “大师父,是什么东西菈进入唐起的脑겚袋,エ还是有什么东西从他脑袋里出来?”

      뗜 “如果这些灰白区域是在拓大,那说明是从脑袋里面出来的。如果这些灰白区域是在缩小,那就是往脑袋里去了。到底是进去,还是出来,现在我需要把这七个记录劁视频的时间点统一起来,然后按照先后顺序进行排列,就能给出一个答案。”

      智禅大师说完,‹开始进行确认。

      先在某个视频记录的开头部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轴上暂停住一个画面。苖

      画面定格到的是一个协医,正在给手术床上的唐起打针。

      按照这个场景,精准到协医的动作,入微到动ꛍ作的角度,停留的高度、方位。再以这个细微化的动作做为参考,从另外六个ꞻ视频记录婷里定格到相同的画面动作,核准了这个细微化动作的一致后,就能确定出这七个视频记录的准▱确时差。

      相同的动作画面,出现在第一个视频记录的13.003分时间轴上,出现在第二个视频记录的13.815分时间轴上,出现在第四个视频记录的14.531分时间轴上……

      这些视频记录出现的时差,就是开机时差,这就统一了视频记录的时间轴了。

      根据这䴘个统一的时间轴,对应找出各自的白帧画面所路出现的时间点,减去各自对应的开机时差,就能分辨出这七张白帧画面的先后顺序。

      再按照这个숌先后顺序,就能쒃确定白帖画面里的灰色区域是在缩小,还是在放大。

      饥 “确定!”

      “先大,后小。”

      智禅大师敲定了下来。

      根据顺序,灰白色区域ᘿ是越来越小。

      “进去?”

      “竟然是进去?”

      “进㡏脑了!?”

      唐起、刘帮、陈虹吓了一大跳。

       尤其是唐起。

      “小唐,你脑袋没事吧?”

      豭刘帮看着唐起的脑袋,仿佛那东西是餶刚刚进入唐起的脑袋里。

      唐起的脑袋现在是嗡嗡地响。

      被震撼到了。

      “我……我没事!”

      难道这就是我实验失败后,感觉周围的人⶷和콎事都变得陌生的原因……唐起心里直打鼓,原本隐隐发慌的,现在差点恐慌起来。

      “真没事ᣐ?”陈虹一脸的关切,“那东西进你脑袋了,你真没感觉有什쐲么不对劲吗?”

      䝓“没有,没有……”

      唐起强行镇静……没有才怪了,意识穿越了,可我也不相信啊,这怕是证据?是我期待已久的证据?

      也说不定是我致疯的原因……

      ႇ到底是证듿据,还是在发疯跴?

      唐起挠了挠梳得板正的头发……不行,我需要更加准确的证明,我需要更深入的研究!

      我需要……

      我需要⻬……

      搞实验!

      对,我餧只相信实验!

      实验是检验科研的唯一标准!

      “师父,能确定进入唐起脑袋的,具体是￰什么娚东西吗?”

      ʏ

      陈虹转向智禅大师,有点不放心地询问道。 

      “很像一道光,摄像혍机完全拍不清楚。你೅也看到了,速度太快了,只能呈现出一个灰白䞳色的区域。不过放心,看唐老师好像很正常,丝毫没有受害的症状。”

      智댺禅大师端详着唐起道。

      却不知道唐䒒起此时的心情,已এ经复杂到了极点。

      我正常吗?

      我看起来像正常的样子吗?

      周围的一切,感觉都变了,可具体哪里变了,好像又说不清楚。甚至,我感觉不是周围的一切变了,是我变了……到底是我疯了,还是真的意识穿越了?

      可是,我一个科学家,竟然ܰ会去相信意识穿越?

      那八成是我疯了吧!

      “这事过去两天了䷞吧?到现在没事,那就代表没事了。”

      经过认真观察了一番,智禅大师确定唐起应该是没事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刘帮看着唐起,也没感觉有异样,也就放心了。

      ……这小唐哪有什么异样,还是老암顽固一个,说死也是脑袋不开窍,抱死基础科学不放泌,ꀕ不会变通,不会紧随时代潮流。刘帮恨铁不成钢地想!

      “时候不早了,大师父,我们回去了。”

      陈虹给唐起、刘帮示意,该离开这龙拳寺了。

      ꏓ刘帮一怔……这就要回去了?外星人确定出来了?Ű不跟智禅大师好好商量下吗?

      ﲡ 转念一想……管他呢,天塌下来都有上面的人顶着,再说唐起搞뫬什么不靠谱的实验,招来这不靠谱的信号,九成九也是虚惊一场,谁认真了谁就是大傻瓜。

      于是点点头,刘帮第一个向智禅大师告别。

      陈᛻虹윍紧跟其后。

      然后是唐起:

      “师父,这七张白帧画面,我拷走吧。我回去再仔细钻研、钻研。”촓

      ᔹ 智禅大师点点头,将那七张白帧画面从视频里截取出来,另存到桌面,然后发送到U盘里。

      唐起拔出U盘,揣入裤袋,告辞,走了两步,突然返回来对智禅大师道:

      “这䢀七张画面,中间的灰白色区域,真看出是쀼在缩小?”

      “看来唐老师还是不信啊?”

      智禅大师一脸呵呵的笑容。

      “灰白色区域代表的东西,闪现的速度很快,一秒60帧的摄像机,仅臞有那么一帧抓拍到。17毫秒的一刹那,也会是一个最大的误差范围。另外六台摄像机,虽然都抓拍到同样的画面,可依然不排除会有្比17毫秒更小㶸的误差。”

      唐起的意思是,那个东西闪现的速度,不是整个17毫秒的过程,可能发生的时间仅仅是5毫秒或者10多毫秒,那么剩下的12毫秒或者7毫秒,就是一个空档时间。而摄像机成像时间,同样不是整个17毫秒的过程,也可能是在17毫秒以讪内某个数值时间。这样一来,七台摄像机同样存在这样的空档时间,它们同时抓拍同一画面,就可能误中在空档时间里,那就是误差时间。

      因为这误差时间,是有可能推翻智禅大师确认的七张白帧画面的顺序的。

      毕竟确定顺序的时间㔟差,就在17毫秒范围之内。就算在这17毫秒范围之外,同样也有可能踩中那些空档时间,要知道数毫秒的间隙,实在太短暂了,非专业级别的摄像机的抓拍点,是没那么精确的。

      唐起这番话,要是换作别人,恐怕连弄明白他的意思都很难。

      但智禅大师面带微笑地看着唐起,并告诉唐起:

      “唐老师,你就当那东西是在放大,对,它就在放大,它从你脑袋里出来。就行了。”

      智ꑞ禅大师这截然相反츠的话,让唐起怔住。

      他以为这和尚会跟他争论起来,毕竟唐起是在质疑他的能力啊!

      这和尚,是没听懂我的意思?唐起在心里嘟囔一句。

      但很快,唐起就意识到……他是在提醒我,不管那东西是从我脑먞袋里出来,还是进脑袋里去,总之我的脑袋是有问题!

      这个意识,让唐起惊出了一身冷汗。

      ……看来我——真——有——问——题——!

      看看已经走出门去的刘帮、陈虹两人,再看看眼前这个智禅大师,一个让唐起不安的事实摆在了面前——只有这个大和尚知道我有问题!

      “大师뀉父,后会有期!”

      唐起告辞,赶紧追出门外去。

      到了达摩院外,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

      ᆱ“这分析的结果,好像也没什么作用啊?唐起,你还决定上报吗?”

      刘帮领着两人下山,路上侧击一下,问道。ば

      “还是没有让人信服的证据啊,怎么上报?说外星人打过来了?领导怕会骂我神经病!”

      唐起回答道。

      ꫸一来,没有足够让他信服的证明。二来,他也不想把这事闹得人心惶惶。

      但唐起很ꖥ清楚,他有问题,他现在开始心慌了,这是无톯法自我欺骗的心理反映。

      쁙“老刘,你对这个智禅大师熟不熟?不是说在这龙拳寺出家的,都是大똘有来历的家伙,一个个学历不低……这智禅大师是什么背景出身?”

      唐起执意打听一下。

      ᬑ 听到这个,陈虹也来兴趣了:

      螺“估计都是硕士和博士级别的出Ⲍ身吧?”

      龙拳寺名声响ᖫ彻在外,컟寺里的和尚个个高学历,这事是人尽皆知的事情,而今天是陈虹第一次光临这家寺院,这个智禅大师给她的印象就已不俗。

      唐起笑了一下,心想硕士、博士这等学位本身也不代表什么,关键要看칹研究的领域,这搞情感研究的博士跟搞核能研究的博쓯士就不是一个层次,搞文学研究的博士跟搞量子力学的博士同样不在一个逼格上。

      “也不算太熟吧。听说他出家前,也是搞物理的,培养过几批博士学生……哦,对了小唐,你博士毕业是师从叶学海吧?叶学海的孫博导老师谢空,就是智禅大师带的最后一批博士生。”

      刘帮告诉唐起道。

      这话瞬间吊起了唐起的兴趣,以及足够的好奇心。

      ……也是搞物暴理出身的家伙?更要命的是뮬,还是博导?博导就算了,且全是前沿科学方面的博导?

      要知道,当初我考博时,还很难找到合适的老师当我的指导员呢!最后是叶教授从锅(guo)防科技大学跑来……

      韁 等等,为什么我对物理出身的经历刻骨铭心?我可是数学出身啊,这些物理出身的经历什么时候变成我潜意识里的东西了? 㼠

      PS:原计划上架前讂,在没推荐情况下,每天更新量控制在平均四千字左右,鉴于盟主出现……好吧,手上的存稿就是为你们这些盟主准备的,来得更猛烈些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