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樱桃小嘴跪含巨龙

      朝歌,作为天下最为繁华的一座城池,曾有“朝歌夜弦五十里,八百诸侯朝灵山”的宏ᛡ伟场面,可谓在四海内享有盛名。更是被那些蛮夷称为天府神京。

      只不过纣王色胆包天,在女娲宫题诗亵渎上古女蛹神,之后倒行逆施,自毁长城,十几年时间,神都的光芒早已褪去,倒是妖气笼罩皇宫,好好的朝纲也被弄得乌烟瘴气,生活뙿在神都쩣的百姓,更是怨声载道。 莅

      西岐刚取得一场大捷,奏本已经送到了朝歌,这日,正逢微子值班,他看完奏本,当场大笑三声,眉飞色舞的对묤着两名整理奏折的同僚道:“两位大人,大商连连征战,各地战报如雪花一样送往朝歌,多是一些不好的消息。今日这奏本,当真让人身心愉悦,久旱逢甘雨。”

      飞廉忙道:“殿下,莫不是打了胜仗,是西面还是南面?”东面,直接被飞䮣廉给过滤了,东伯侯姜文焕攻打游魂关多年,没有什么建树,候可见其人有勇无谋,难成气候。

      张谦爐目光闪烁,沉吟道:“我估计是西面。”

      微子抚须道:“哈⃧哈,张✡大人说的不ʊ错,正是邓九公送来的캨奏本,言大败西岐,斩首六万!”

      两人一听,Ծ脸上不禁一阵酡红,激动道耖:“如此振奋人心的消息,当告诉大王。”

      闻太师一败,两人都觉得大商的天都塌了一半,这个帝国还能不能继续延续下祬去,他们也不确定。可正值生死存亡之际,邓九公征西,而且打了几场胜仗,一改朝廷的颓势,这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如今杀敌윿六万,他们对帝国的信心越䕍发坚定。

      ః大商传承六百年,他们不希望这个帝国走夏朝的路,因为战乱,就此泯没。

      “我正有此意,两朥位倰大熪人,随我一起檣去一趟苙皇宫。”

      微子神采奕奕ﺞ,手捧着奏本。풸微子与纣王乃是딿一母同胞的兄弟,除此外,还有微子衍,只不过其母在生微子和微子衍时,还是妾的身份,后来成为正妻,才生下纣王。

      因为身份,微子和微子衍与王位无缘。 蹌

      纣王被妲㚱己蛊惑,屠杀许多笮忠良,其中包括亚相┽比干,但他也知道治国需要人才,所以将国事交给微子打量,张谦和飞廉协助。

      各地送来朝歌的奏折,一般经过三人查阅后,然后酌情处筡置,一些大事,仍需要上报纣王。

      张谦和飞廉异口同葱声道:“听殿下安排。”

      张谦乃上大ꐌ夫,属于朝中重臣,当年梅伯触犯天颜,被炮烙,受酷刑而死,张谦接了他的班。有梅柏Ἢ的例ᆹ子,张谦上朝小心翼翼,虽对纣王的荒唐行事看不贯,可从不在כּ朝堂上发表任何言论,工作上又是兢兢业业,所以很得微子看重。

      ߃至于中大夫飞廉,也是一个善于政务⢙的人才郵,除此外,对军事也颇懂,只不过ꌃ此人性子比张谦还闷,在朝堂一直圓装聋㌶作哑,微子虽然不满,可一想到大王喜怒无常的性子,也不禁认同飞廉的作法。

      路上,三人探讨起国事,张谦道:“殿下,有邓九公坐阵西面,即峱便不能剪除西岐之患,也ྌ能起到威慑作用,使姬发不敢打五关的ꘞ主意。”

      微子颔首道:“不错,西岐经此大败,前后损失十万人,战将几十名,这已经动摇隱国本了。而反观邓九公,仍有精兵八万。”

      “呓邓九公不愧为天下名将,当年在三山关,令南伯侯鄂顺不敢踏入半步﬙,如今去了西岐,仍有建树。有此人,我大商有朝一日,必定能恢复昔日的鼎盛局面。”

      张谦对国事很上心,一说起팻来,滔滔不绝,唾沫星鳝子都差点溅䔝到微子脸上。

      微子不以为意,赞同道:“不错,此人世代忠良,我大商有此良臣猛将,实乃祖宗庇佑。”

      飞廉见两人说得兴起,插话道:“两位大人,邓九公固然是名将,可那韩荣同样出力不小,夙在其中出谋划策,为歼牦灭敌军殚精竭虑,连刚成亲的儿子儿媳都拉上战场,此举开我쎿朝先᭙例。”

      这种一心为国的忠臣良将可不多见,㚔当初得知錼这事时ᅆ,飞廉心中对韩荣肃然起敬。

      微子笑㨨道:“韩荣的ꬱ功劳,我和张大人岂会忘㕹记,当初他这个副帅头衔,还是我们二人在大王面前保举的!”

      飞廉㦯道:“殿下说的是,说起来,此人倒是一个人物,以前朝勤时,我也与他打过交道,諣只觉得蘨此人性子谨慎,有几分优柔寡断,守土还成,若论上阵杀敌,只怕略有不足。没想到他去了战场,倒像变了个人似的。”

      셥 “飞大人可有听充过大器晚成,悑我料韩荣必是这类人。ᨏ”⹏

      “殿下所言不错。”

      两人这般说,飞廉心中有些不解,但也只能承认他们这等说法,只有这样,才能合理解释。

      三人乘坐马车,有⽫说有笑的前往皇宫。

      ؁ …… 契

      摘星楼,纣王正与胡喜媚饮酒,胡喜媚是他在妲己之后纳的妃子,长得天姿国色,眉目间自有一股勾人꾿夺魄的狐媚之᳔气。

      这般美人儿,别说享用十几年,就是几十年,纣王也不会倦。

      㼘썁“⊉大王,这里风大,你注意身体。”

      胡喜媚刻意曲迎,媚态让纣王一阵火起,目光都定在这位美人身上,只不过他到底上了年级,虽经常食用补药,可身体元气亏虚厉害,这会却是有心无力。

      “大王,陪臣妾喝酒。”

      鎆  胡喜媚何等聪明伶俐,看읳纣王一脸懊恼⼬之色,便知原因,于是收起了媚态。能在纣王心中占据重要地位,比妲己也᪕不逊色多少,除了美貌外,也是她手段高明。

      她与王贵人一起入宫,可王贵人的Ꟛ地位远不如她㙅,大王一个月难得临幸王贵人一两次。

      “美嗕人邀请,孤王嫫岂敢不从。”

      賭ݢ 纣王神态恢复了正常,眼ⱚ中的欲望也消失不见,他自知自己的身体状况,看来要让大医加重补药的份量了。在这王位上坐了这么多年,自从遇到妲己后,他才渐渐体会到人间的乐趣,不仅仅是美人,更是无上瞃权力带来的乐趣。

      胡喜媚笑意盈盈悂的端起酒杯俧,缓缓行到纣王身边,娇躯一下倒进他的怀里,奉上酒杯。纣王高兴不已,张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在宫中这么多聇年,胡喜媚㛾渐渐喜欢了宫中的生活,想修炼就修炼,想吃人就吃人,那些文武百官,内侍宫女见到自己,无不胆战心惊,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让她沉醉不已。

      繯虽然纣王年老力乏,可多年下来,胡喜媚有些喜볜欢上这位人王,他虽对臣子残忍,可对自己瘞倒是一片真心,自己想要什么,他都会命人弄来。这点住在轩辕坟时,从未有㋌过。

      两人正喝着酒,有内侍来囒报,錷称微子几人求见,纣王脸色一沉,有些不满的瞥了内侍一眼,那内侍浑身一个激灵,差点瘫倒在地。

      良久,纣王才发话:“宣他们上来。”

      好事被人打搅,虽然是自己的兄长ꧪ,纣王心中一样不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