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隐官方

      长平破颜一笑,正要再说些感谢的话,井口边却探出了一个头来盺。“姐姐,贼人都走了,你们还不出来吗?”

      长平微微皱眉,埋怨似对朱慈炯的说:“跟你说过多少次了,现在是非常之时,绝不能鲁莽。”

      朱慈炯将脸一板,现出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说:“我先拉你上来吧。”

      “先⯄把这位相公拉上去吧。”长平仍带着愠怒说。

      朱慈炯微微一怔,也只好不情愿地把手伸向了徐枫。徐枫倒有些难햋为情了,对长平说:“毕竟你是公主,千ᨓ金之躯,还是你先上去吧。”

      长平笑道:“相公不必客气,日后慈炯还得亏你多多照顾呢。”

      徐枫也勉强地笑笑,便也粒伸手与朱慈炯的手紧紧握住,一拉一纵,便跳了出去。二人再合力将长平拉了出来。

      “姐姐,我肚子好饿,咱们还有吃的吗?”朱慈炯揉着肚皮问长平道。؛

      长平微微皱眉,说:“我去看看还有靴没有米。”她说完便走了开去。

      “我去帮你吧。”徐枫正要随着她一起去,却被朱慈炯狠狠地拽了一把。

      “你这叛贼,不早早离去,还等什么?”朱慈炯恨恨地对徐枫说道。

      徐枫瞅了朱慈炯一眼,笑着说:“我巴不得走呢,只怕你姐姐㨲不肯。髤”

      朱慈炯气得脸色发绿,骂道쀹:“我呸!我姐姐乃是父皇蝑的掌珠,何等尊贵?岂会留恋你这样一个蝼蚁一般的草民?更何况,你还是个贼兵!”

      徐枫䭑也是怒气腾起。他真的想和朱慈炯论论人人生而平等的前卫思想,但他知道说了没用,于갞是笑道:“好啊,不过我是你姐姐救回来的。就算要走也得跟她告个别吧。”

      캸 徐枫大踏步向长平的方向走去,朱慈炯也紧紧跟着。“公主殿下,太子不欢迎我。我得走了。”徐枫大声说着。 햒

      长平正要生火煮饭,听到徐枫的话猛然回头,见两人正向自己这边走来。

      长平忙迎上去说:“这是怎么了?你不是答应过我……”쾙

      “我是答应了公主呀!”徐枫一瞥身旁的朱慈炯,继续说:“奈何太子殿下执意要我᫚走。”

      “姐姐,这人来历不明,他……”朱慈炯话还没说完,长平就将脸色一沉,说道:“慈炯,你不可如此任性。这位相公就是筦咱们可以仰仗的人呀!”

      朱慈炯又惊又怒,道:“我堂堂大明崇祯皇帝的儿子,绝不会仰仗一䒵个贼兵!”

      长平面色涨红,抡起一巴掌就打在了朱慈炯的脸上。这一巴掌使了全力,打得朱慈炯退了好几步。

      “以后你不许再叫这園位相公贼兵!”长平怒道:“他自己也说了,是迫不得已才被卷入流贼当中的。就算他曾真˰的是李骖闯的部下,如今时移世易,李闯兵败西窜,满洲鞑子眼看就要打进关来了。贼兵也好,官军也罢,至少大家都是汉人。是汉人,就要同仇敌忾,共御外虏。慈炯你目光如此短浅,以后如何能振兴大明呢?”

      朱慈炯眼含泪珠,转头就走。徐枫有些紧张,忙道:“他没关系吧?”

      덢 “不用管他。”长平公主叹了一口气,沉着脸说。

      “那我来帮你煮饭吧。”徐枫说着就䜇卷起了袖子。

      첧 长平笑着点了点头,道:“那也﹊好。你用那边那个葫芦帮我舀些水来。”

      “好。”徐枫答应一声,便郗舀了水彲来,倒在겷盛米的小木桶里。“就只有这么点米了吗?”徐枫问道。

      长平面攐带忧愁,说:쭌“是啊。所以你们要尽快走,一天都耽误不得了。”

      夕阳残红映照在了萧瑟的院子里。徐枫端着热气腾腾的米饭来到大厅,朱慈炯正双手托腮地思索着什么,浑没察觉到徐枫。

      䗮 춃桌上已经摆好了一碟小咸菜和一碟野菜根。徐枫瞧在眼里,心里也泛起䜱了一阵㩞酸楚。

      ឝ “你们平时就吃这个?”徐枫问道。

      长平坐了下来,说:“就这些东西还是一个老宫人硬塞给慈炯的。”

      她说着便拿起筷子,轻轻敲了寛敲朱慈炯的碗,说:“别愣着了,吃饭。”

      她又抬头望着站在⇣一旁的徐枫,道:“相公也搬个凳子来坐吧。咱们一起吃。”

      “啊?那怎么敢当。”徐枫向后退了两步,连连推辞。虽然他没有古人尊卑的等级观念,但自己面对的毕竟是䌵大明朝的公主,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顾忌的。

      长平微微一笑슮,说:“国破家亡,虎落平阳。相公不必拘束,如今我㒸们姐弟俩还真不쩵如一户뤤寻常百姓呢。”

      鳖 ଙ自穿越以来,徐枫还滴米未进呢,틖此时早已是饥肠辘辘了。他见长平这么说,便只说了声:“是。”然后也搬了张椅子过来坐了。

      长平夹了一筷子米饭送入口中,细细地咀嚼着。朱慈炯也甚为收敛,쪆只有徐枫端着饭碗,狼吞虎咽地吃着,就好像这两人都不存在似的。

      朱慈炯鄙夷地瞅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长平却说道:“相公一定饿坏了吧?”ﻙ

      “是啊!一整天都没☨吃东西了,真好吃。”他满嘴塞得都是米饭,言语也⊛有些不详。

      “还不知相公尊姓大名?”长平问道。

      “我叫徐枫。”他应答着。

      S᝾长平点了点头,又对朱慈炯说:琖“敱以后你就跟着徐相公,让他带你到南京去。”

      “什么?”朱慈炯大吃一惊,道:“难道贀姐姐不随我们去吗?”짷

      长平摇头道:“棆我断了一臂,走在路上太过招摇了。”

      “姐姐不走侫,那我也不走。”朱慈炯将碗筷一推,尼侧过了身去。

      长平和正쥎在大口吃饭的徐枫交换了一个眼神,劝他道:“慈炯,你要以社ḷ稷为重啊,我们绝不能因小失大,你懂吗?”

      朱慈炯没有说话,只是发出了重重的喘⊼息声。

      长平又转头望向了徐枫,说:“徐相公,你打算何时动身?”

      廁徐枫一愣,道:“先不急,待会儿天黑了,我先出垀去看看情形再说。귬”

      长平忧形于色,道:“只怕外面不安全。”

      “放心吧。”朱慈炯侧过脸来说:頋“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军纪极䧨严,不会滥杀无辜的。”

      媙长平觉得也是这个理儿,便又嘱咐了一句:“那徐相公也得万事小心。”

      욾 “好。”徐枫答应了一声。

      ꨼ 天色很快就黑了。徐枫悄悄从后门溜了出去。狼藉的大街上仍没有多少行人。但比起他刚进점城时,人也多了一些。

      人们快步小跑着,似乎是在寻觅什么。还有一些衣ⅸ衫褴褛的难民在샾翻着四处丢弃的垃圾甚至是尸体。徐枫静静地뿺走着,见四处的墙上都˔贴有安民的告示,显然是出自吴三桂的意思。

      告示上写的是:山海关总兵吴三桂骤闻闯贼破京,天子蒙难,三桂泣血不已。特此与辽东通款,合击闯贼,重夺京师。闯贼劫掠无度,人神弃之,三桂愿效法申包胥哭秦故事,借兵平贼,以安人心。望京师百姓不必惊慌,特此告知。

      徐枫嘴角浮现出一瞥쓚轻蔑地微笑,짽自言自语道:“好一个大汉奸,自己变节投敌不说,就只说人家李自成劫掠百姓。”

      他也不敢多留,只쪮是快步向广渠门㯫的方向跑去。他还一心记挂着孙老二,希望能在广渠门找到他,就算是尸体也好。

      可是广渠门已被关宁ꇌ铁骑驻守,大顺军的尸体也都被清理掉了。ᥓ徐枫扒在墙边看了一看,也灰了心谡。

      他一边向回走一边想着:“孙二哥的尸体没能找着,城门又都被守着,看来也没法子带朱慈炯出去了。这可怎么办。”

      不知不觉,他走到了一个小巷子里。一个粗重的男人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把老子惹急了,一刀宰了你信不信?”

      这男子的话语极其凶峊狠严厉,죗但声音却被压得很低。徐枫急忙躲在了一边,只露出一双眼睛看着。

      借着月光,徐枫隐隐约约看到一个壮汉将一名女子按在墙边。那瘦弱的女子也受到了惊吓,不敢再挣扎了,却是小声抽泣着。

      贿徐枫怒火腾起,暗骂了句:“真是禽兽!”但他也知道自己푇没有贝英雄懰救美的实力,只能躲在一边暗暗着急。

      “杀牛羊、备酒浆,打开城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詊不知从哪里又飘来一个女子的歌声。不过这歌落在徐枫的耳里倒䴗更像是戏曲。

      那汉子一愣,警惕地眼神四处张望着,低声叫道:“什么人?”

      一个女子从巷子的一侧走了过来。徐枫ꤒ只瞧见了⨩她的背影,见她身材修长,穿着輲黑衣,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虽没见着刦正脸,但徐枫也觉得这女子必是为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了。

      ᪃果然,这汉子面露笑意,道:“你知道俺是闯王的人ꮄ?”

      “看你这身衣裳就知道了。”女子行到离汉子三五步的距离时便站住了。

      这汉子将被他按在墙上的那个姑娘松了૿开来,对这女子说:“反正闯王也不要俺们了。就算死,俺也要死在花情冢里!”

      他说着就张开双臂,要向这女诃子扑来。可女子却将手一抬,道:“慢着!”

      汉子一愣,问道:“怎么?”

      女子问:“两年前的开封之战,你可参与ࢻ了?”

      汉子哈哈一笑,说:“何止是参与,当日老子可是先锋。只可惜黄河发嗆大水⣃把开封给淹了。要不然……老子非得好好抢他一番不可。”

      女子点点头,说:“很好,你认了就好。”

      “这有什么不敢认的。那开封……”汉子话还没说完姣,只见寒光一闪,自己的人头鉒便已滚落在了一旁。

      徐枫大吃蹢一惊,急忙缩在一旁,不敢看了。“啊—”的一声尖叫又传了过来。徐枫知道这声尖叫必是那个被欺凌的姑娘所发的。于是他也紧紧地闭起了眼睛,不敢多看一眼了。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