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在线观看直播

      张家酒楼。

      밌从晏几道的词之后,也有几首写的潋很不鲽错的诗词被送来,但比起晏几道的词还是差了一팗些意思。

      “恐怕这个晏几道뗗恐怕在今天之后就弡要名传天下了,晏莵相公果然不愧是神童,不仅自己才华横溢,连教儿子都如此的出色。”

      张奇赞叹道,想起自家蠢笨如猪的儿子,忍不住叹了口气。

      ⇠ 门口有人急匆匆地跑进来,几乎是急奔一般跑向楚先生嬜。

      酒楼的人શ意识到应该是出了大事情,纷纷看向楚先生。

      楚先生接过来人递过来的纸条,看了一下,脸色顿时精彩万分。

      顿时整个酒獟楼的人都粥好奇▓起来,楚先生这种表情是连之前晏几道的词都没有这种待遇,难道还有ᷣ比晏几道的词更好的?

      楚先生屈指佻敲了敲展示板,用颤抖的声音道:“诸位,这里又有一曲词,是从晏府传来的,我斗胆断言,此词之后,再无人啙可作中秋词!” 䤪

      “哗!”

      张家酒楼大哗。

      这个가评价太高了,李白曾经游过黄鹤楼,鳚本想写一首诗,但阦想了半天,只能束手,说了一句话——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읠

      崔颢的暨《黄鹤楼》一诗,已经将后人的路都给堵了,连诗仙李白都不得不认输。

      现在竟然有人写的中秋词,让楚先生觉格得以后再无人愿意做中ᮤ秋词了?

      是谁?

      晏殊?

      欧阳修?

      还是其他的人ᆈ? 멖 Ⰻ 楚先生声音里带着些茫然:“该词作者叫欧阳辩?有哪位知道这位?”

      欧阳辩?

      ᶕ 这是決谁啊?

      所有人都摇了摇头쑵。

      䳻 张家酒楼里有一些翗小官员,也有太学生,也有来之各大书院的学子,但通通不知道这个人,这是何方神圣?

      张奇猛地瞪大了眼睛。

      不会吧?

      张奇期期艾艾的问道ᯕ:“楚先生,这个辩,可是辩论的辩?”

      楚先生仔细的确认了一下道:“的确是这个辩,张老板莫非认得?”

      张奇猛然点头:“如果是欧阳辩,那或许是我认识的那人,可是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

      “等等,楚先生,你还是将词念一念吧,让我等鵔先听听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再关心ะ是谁所作吧؄?”

      楚珀先生自失一笑:“这词还是别让我念了,让小娘子直接唱吧。”

      旁边的歌女赶紧接过纸张,匆忙的扫了一眼橔,顿时捂住了嘴巴,一脸蠦的激动,但职责在身,赶紧熟悉一下,准备给大家唱出来。

      歌女的神情把所有人的好奇心都提到了极致。

      歌女调了调琵琶,有些激动,也有些吃味道:“词牌名《水调歌头》,该词赠陆采薇。”

      鋇 众人哗然,陆采薇是璉新近崛起的花魁,是汴京最有名的青楼玉仙楼推出来的头牌,年方十五,一出来就仂抢走了诸多欇老牌花魁的风头,被誉为下个五年最有可能称霸汴京的花魁。

      歌女清脆的嗓音멟响起廙,将整首词唱了一遍。

      歌女怀着激动的心情唱完,整座张家酒楼却鸦雀无声,歌女如坐针毡——难道是自己唱的不好,即便是唱的不好,૛但这词这么好,总不该헚没有反㒤应啊?

      ʠ“姑娘,再唱一遍吧。”有人说道。

      “对啊,再唱一遍吧。”

      歌女只能战战兢兢的再次唱了一遍。

      然后整个酒楼欧轰动了起ᅔ来。

      大相国寺。

      今晚的冰室人流爆棚,有无数的人排在外面等着喝奶茶,排出了ዾ一条长长的队伍,连过来监督的徐⡿福都不得不帮着一起维ૠ持秩序,好不容易将一波人流打发走,徐福这才道䉛外面透一口气。

      却看到大相国寺前面ꮄ商家们摆放来展示上架诗词的地方发出一阵响遏浮云的声音。

      徐福揪住了一个匆忙往外跑的人鎗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人一䇅把甩开徐福,口里说道:“绝世好词出现了!”

      潧 说完一溜烟跑了,应该是往哪个大户人家报信졉去了,有一些大户人家对未出阁的女儿管得紧,不然她们随处逛,这些女子又好奇,就会花钱雇一些跑腿的人,给她们蝿传送信息。

      徐福虽然不算什么读书人,但宋人就没有不对诗词不感兴趣的,于是逆着匆忙跑去各处报信的人流,艰难挤进人群之中,最中间的那块展示牌,已经有一张纸贴在上面。

      徐福睁大眼睛。

      “《水调歌头——赠ꥠ陆采薇》,作者……欧阳辩?欧阳辩!”

      徐福:“???”

      水调歌头——赠陆采薇在诸多跑腿人的带动下,快速地向整个汴京蔓延开去。

      回到晏府。

      刘相公拿着纸张的手都在不断地颤抖,好一会才算是稳定了下来。

      ឹ 他很激动,声音都在颤抖:“大宋从来不缺乏神童,我身边的晏相公就是一个曾经的神童絷,还有其他不少的神童,但他们展现神异的时候我没有见过,✩甚为遗憾,但今天我见识到了!话不多说,就直接念词吧,让你们看看这个神童是何等的惊才绝艳!” 䐿

      杨日严从欧阳修的诠神情,和晕倒的花魁,以及失语的晏几道,便知道这首词定䫓然非常餹了不起,但他终究心有不甘,竖起耳朵仔细听。

      藿 㑌刘相큝公婡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声音洪亮,听得ਠ倒是清晰。

      “明月几时有……”

      嗯……以疑问开头,倒是不错,只窲是咏月直接用了月字,有点落于下瓈乘了吧?

      “把酒问青天。……⥣”

      这个倒是有点意思。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㐋是何揈年……我欲乘风归㚑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䒄。起Ⲵ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这……这!”杨日严⟾很吃惊歜,只是一个稚童能够写出来的词句?

      这上半闕从淙淙流水,自然化为高山流水,一句“我欲乘风归去”,直接将意境推向巍巍高山,伴又如长江大河一般奔流入頎海,同时空灵之气扑面而来,简直如同身在仙宫之中一般。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ﺈ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

      ຌ䁨杨日严彻底陷入了这阙词构建的意境之中,呆站在那里默默无言。

      其实不止他一个,几텻乎庭院里的人都陷入了沉默ά。 元

      “嘤咛!贼”

      昏迷的花魁陆采薇悠悠醒来,看到所有的人都默默低头,如此景象,实在过于诡异,她忍不住惊叫了一声。

      所有人嗔怪的看了她一眼,她顿꨻时想起身在何处,顿时被吓得脸色都发白了。

      훌欧阳辩有些不忍心,轻轻拍了拍小花魁的脑袋,小声安慰道:“没事的,以后所有人都会敬着你的。”

      陆采薇呆呆地看着这看起来只糰有八九岁的孩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