绅士游戏rpg直装

      꿾 “实世界魣”——————

      早晨六点,过五分这样。她急忙跑到银河的房间,查看银河是否安全。当她看见银河安然삾无恙的躺在蚂床上睡鏒觉时,那心简直是放心了太多,心跳也随着变得正常起来,没有了刚刚的那副紧张和着急。

      她站在门口,微⼥笑着。打算在银河醒来之前,不想在离开他半步。于是就悄悄地、偷偷地钻进了被窝。

      还轻轻地搂住他,放在自己怀里安睡ݩ,而她在这期间,有手机也不玩游戏,只是直勾勾的看着银河,看时间渐渐流逝,也到了该上学的时候了。

      二十分钟还没到,褀她打算叫银河起床。手来回抚摸他柔软的脸,全程歪头杀式宠笑,银河就像是她的小男朋友一样,拥有无尽的爱给他,并漏出一生中最美好的笑脸。 ̚

      银河整个人躺在子宙的右侧怀里팽,头枕着右臂,半个身体都在她身上。“儿子!儿子?”

      这就像是肌肉ꢘ记忆,触碰到自己熟悉的身体瓭后,他就会变成这个姿势,跟小时候ひ还没独立睡觉时一样。子宙的手,划过银河耳垂至脖子好几遍。只是听到银河闷的一声“嗯”,隣然后将手和뙂脚进一步抱紧妈汊妈,接着睡。子宙又道:“儿子,起床了,快快快,时间不早了你今天还要去姥姥家呢!”

      随后,银河睁开了眼,当第一眼看见妈妈时,他就瞬间又一次抱紧一度,并低声细语的喊着:“妈妈!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跟我说一声ꩩ儿。”

      艥 ⯞ 慢慢的,银河睁开双眼,顺势还翻了个身,感觉有什么东西硌得呤慌,就回头一看,是妈妈!他瞬间翻了回去,냤抱紧긧妈妈。说道:“妈妈,你什么时候来的啊,也不说一ౕ声。”银河用自己刚刚醒来时的那咕哝声说着。

      싛経子宙露出很质疑的表情。道:“怎么?妈妈来儿子的房间还需要提前报备吗?”

      能感觉到,银河沉重的胸腔和腹部无奈的喘息了下,表示这句话他不知该如何回答。考虑了五秒,想到一种让妈妈觉得自己长大了的方式。回道;“当然,我都这么大了,要是再跟妈妈一起睡的话,同学们知道了会嘲笑我的。”这句话不仅显得他很高觃超,还让妈妈觉得很骄傲。

      随后,子宙用玩耍逗乐的语气和动作,还有那不正经的表情眼神,挑逗性的说:“哪里啊?閭是银河的小弟弟长大了吗?给妈看看,快,哈哈夋哈!”就此,母子俩在逗趣中欢乐苏醒。

      餐桌上:

      银河已穿好制服(班服),因为学校没有严格要求必须穿着校服。于是子宙就投资,给␨银河全班购买了一样的制服。

      全都是因᱂为——银河喜欢!

      ل……

      ↥ “儿子啊。”吃饭的子宙突然停下。“今天我不用上班,你下午…我也跟老师请假了,因为你要去姥姥家,认识一下路和其他家人。”此处话完她犹豫了,有些话不好意思或是不舍得说出口似的。但还是说道:“你以后,可能在姥姥家的时间,会比在妈妈身边要多!” 辌

      本以为很艰难,但是银河爽快的答应了。或许就像是之前所说的那样,他想要独立。

      就这样,子宙送完银河上푚学后,开始在市里转悠。

      饭桌上,她之后也再吃下去饭。

      “虚世界”————————

      쪥这个地方依然举行着欢送会,派对并没有结束。

      如果按夜晚来算派对的时间,那么将是永远,因为这里没有白天,只有永不消散的昼夜,所以开派对的话一般都会开到很晚很晚,甚至还连续几天循环。

      滞 㫱在这个夜鐞晚,不只有子殿的送别宴会,还有那些刚刚来到这里的人、精神崩溃的ᢀ人、接受不了这一现实的人他们最为轻松的一刻,可是让他们短暂的忘记这里是虚世界。恐怖的国度啊,就像⌰是一场游戏一样。

      有两个男人在台阶地下,聊得、喝得开心。

      有一男两女在北方围栏边,看着灯火无知灵魂。

      ᬢ 有一对情侣,在房后亲热,她们不想声张。

      有三男两女在人群里,聊得、喝得都很⎅高兴。

      “英妃”独自在围栏边凝视着灯火无知灵魂。

      最后,还有两个男人在二区门口,做门神,

      쪟虚世界并不是没有时间,这里的时间观念,和实世界是相对应的。

      凌晨1点10分,这里还是灯火通明、欢乐一唶片,只有一区的一些考验者已渐渐睡去。

      可就馞在此时,发生了可怕的⪅事件。

      ↰台阶下꒗的迹两个男人,消失了一个。

      围蟕栏边的一男两女,消失了一个女人。

      房后亲热的情侣糮,两人全都消失。

      人群中的三男两女中,消失了一男一女。

      ᪇英妃在围栏边,消失前看了一眼子殿。

      门神的两位男同志,也消失了一个。

      众目睽睽之下,消失了八个人,令那些第一次来到这里没进行过事件的人恐慌,纷纷跑到安全的地方。

      虽然那些新人都躲起来了,但也无济于事,毫无作用。

      抋靠在一旁的子殿,打算走到台上,帮助他们排忧解难。就在这时,佟贺锋出现了,他说:“嗯?他们是去进行事件了,台下如此慌乱,你也该去安抚他㔽们了吧?”

      ꐵ о他用双手沞比喻着ꕐ,无比夸张,满脸的嘲讽。“连你们一区的狱楼长都去了,你还在磨蹭什么?去啊!”

      子殿斜眼瞪了一下在铁栏对面的佟贺锋緌,转身前去。

      他来到大家面前,站在高台之上,也就是小区楼门口,像ꑶ是个领导者。高呼:“大家不要慌,千万不要慌,新来的人……请仔细听我讲解。”此后,大家便纷纷쩶安静下来。就冲着子殿着附有国王风格的大衣,就值得安抚大家慘的心灵。 ⽷

      “这是个正常的现象,你们每个人都要经历,因为这是你们啫逃出这里的唯一一条路,如果害怕,就会永远困在这里。普通考验者和低级考验者们읆,你们可以询问自ꓝ己楼层的狱层뇱长,让他给你仔细讲解任务事件,等你们通过一次后,就会觉得这是很好玩的事情,所以千万不要慌。”

      “继续你们쟎的派对吧,接下来。至少两天内,你们都不会有危险的,相信我。”从佟贺锋眼中看,今天的这一段讲话貌似不稄是子殿最为精彩、鼓舞人心的一次,状态差了很多。⸈

      但最后,还道:“那些刚进来的考验者,你们很幸运,祝贺你们这次没被选上。”⪍

      简简单单讲完,打算走的时꽰候,感觉漏掉了什么事,于是就回到台前。说:“还有,找你们本层狱层长,他们会告诉你事件中该注意的事,完成虚世界之后的所有疑惑,你说不出在这发生的所有事,写不出来、也画不出来。总的来说,那就是你被下咒了,不过并不会对你造成什么伤害,放心吧!我们就静地等着他们八个人回来。”完后,等所有人散去,他默默的,往那句话后面加잹了一句:“贩或是——没有人回得来!”

      彻底完事,走向佟贺锋㨯时,他冷뱘谈的笑着,还在一边虚伪的鼓掌;嘲讽的微笑;邪魅的散狠。

      ꗆ “不错,不错!”当子殿走到他身边时,他道。

      렙 “但……照之前䭢来说,不怎么样,很差,差到不行。”此޺时縱的他自信了不少,面对子殿也是那么的炫耀。“你就等着我对你的报复吧!哈줆哈哈!”

      子殿不想再和他发生争执了,就忍气吞声的选择不理。

      在他슞的一番说辞后,终于,子殿忍不住了,再次咬着牙,狠狠的看向佟à贺锋,说道:“佟贺锋!!!够了!”

      眼神中不只有恨,还有挽回和不舍,更多的是挽回。

      뙆 “你这表情是什么意思?”넹佟贺锋看到ↈ了,但误解了子殿的表情。可能是因为子殿还带着恨意,而他只看到了恨意,没有看到其中秘密。“和以前一样?对我恨之入骨吗?我没那么恨你就很不错了呀!哼!”ボ

      续狠狠的叫他名字后,子殿再次进入了忍气吞声和冷静对待事情的状态。

      “听着贺锋癆。”他走到贺锋面前,眼对眼、面对面。“我马上就要离开了,而我很确定我会离开。你也还剩下三只就和我一样离开这里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归之前的你呢奄?”

      继续调整心态,佟贺锋继续听着他说话。

      “我希望出去之后,我们在实世界继续做兄弟,就和我在这里第一次遇到你那样,请餶不要步入歧途!”子殿的眼睛,既有‟杀气和恨ۭ意,也有希望和情谊。像是在警告,又像是在引导,充实着对贺锋ⴴ的期望和对他人格转变的盼望。最后,眼神又露出쏽一丝伤心。继续道:“我是真的很想和之前的你继续做兄弟,请你好好考虑考虑,我会在实世界等着你去找我!鮛”

      说完这段话后,子殿走了。

      而他说的这一段话쫤得每一句话、每一个词、每一个字、每一个符号,佟贺锋表现的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和左耳进右耳出的状态,但实则,他一一都听了进去。并且陷入犹豫和深渊的抉择之中,这不是假的,而是真的在考虑。

      此后,他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拿起了那张照片,看着上面쫜的女孩和子殿,以及他自己,笑了笑。

      放下照片后,在房间里也消失了!

      …………

      从庆贺宴上消失的那八个人,来到了两个神奇的地方。

      其中七个人,来到了一座狭小的宫殿内,里面有一张正好放下九个人的桌子,但椅子却只有七把。周围都是书籍书架,看到摸不到,北方四人座位后面,是一道楼梯,通往上一层,和下一层。当他们来到此地时,发现已经坐在上面,桌上䠨除了七个人放在上面的手臂以外,什么都没有。

      在这里,七位考验者,将经历所有可能发现的事,最后逃出这里!

      而另一个人,她正是子殿的爱慕者,齐英妃。

      无缘无故就进入了任务,被分配到一间巨大的图书馆内。非常高大,枣没有前后左右的书架ᢇ,只有上下,好几百米的井型延伸型图书馆。

      “天哪,붆我怎么会到这ꯑ个地方。”这话的语气,她知道这里是哪,而且不可思议,不想留在这쿭。她拿起桌子上的纸条,看了看쎾。

      “欢迎来到《千里书籍穹》!在这您不会感到饿和渴,因为这锁住了花您饿和渴的技能,有工具和拟人解决您的**,无穷的力量等您来验。同时,您生命已锁住,可以永生不死,也可以逃出书籍穹,但必须爬到天窗为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