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记杂文>

      “不过魁头和步度根来历有点奇怪,他们原ᴻ本是扶罗韩部落的长子和三子,扶镅罗韩倒是次子,但是扶罗韩为人相对弱懦,本来魁⩔头和步度根才是部落首领的最佳人选∵,但是他们的父亲将首领爻位置给了扶罗韩,魁头和步度根一气之下带着五千人离开部落,扶罗韩部落本来就是中等部落,失去五千人之后,扶罗韩将部落移到强阴位置,从来没有南下掠劫,而是在那安安静静的放牧,而魁头和步度根却在几年时间,将自己的部落变成十万人大훭部落,在中部和西部鲜卑是仅次于大单于王庭部落的大部落,证实了他们的父亲选择是错的!휂”

      张任一愣,这他们的父亲为何会做出如此选择,会选择一伄个弱懦的人作为部落首领,这在草原之上是无法想象的。씽

      “扶罗韩部落,我知道,这些年在强阴发展很快,他是没有跨过长城南⏐侵,由于魁头和步度根的发展,没有部落敢动他们,由于他们和汉人友好,所以算是汉人的朋友,相当于没有敌人,没ᵃ有人制约他们,而且资源充足……”风临顿了顿,看向李清,然后微笑着问道:“我想你的很多马匹就是从那里换来的吧?”

      李清大惊,要知道自己⿒没有说很多,却被这个县丞猜出来,那可是自己的财路。

      张任微微一笑:“不用着急,这很好,之前如何谈就如何来,不用改变规则。”

      “谢大人!”李清突然心定了许多,刚才以为自己的货源被发现,这段路程并不远,一路上危险并不多,很容易被取代。

      张ꎆ任明白了,这个扶罗韩虽然弱懦,但人很聪明,他将自己部落当做一个中୳转站,从草原上⊤到处收马匹,然后偷偷的贩卖给李清这样的人,换取足够的粮食和其他资源,由于没有人打扰他们,所以他们发展极快,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张任心里浮现出来。

      “还有么?”

      “有!”张任的肯定,李清如同吃了一眰颗定心丸,立马说道:“听说长期在檀石槐帐下的是两个人,一蓁个।是轲比能,一个是牙门将军摩回,听说两人关系很差,嗯,应该说轲比能和步度根关系也不是睋很好,不知道为何檀石槐ﻊ将自己的王城设置在大黑山,而每到冬天的时候,他就会将王庭放置于高柳关不远的弹汗山,大黑山只験有两万兵马ꀿ,那﬽里还有他的儿子和连。”

      张任大概知䠹道檀石槐金帐之中的藏人物关系了,他就像汉人皇帝一样统治着草原,大黑山为王城,所以太子和连当然坐镇大黑山,两万兵马也足够了。

      而檀石槐也会将自己帐下人阒物分为两拨,ᬌ轲比能和另外一拨,这是由于轲比能自己足够强大,导致另外一拨人对他嫉妒,檀ⶉ石槐就顺势而带就能完成,但是张任隐隐约约感觉到뫖扶罗韩部落的传承没那么简单,毕竟暦草原人大多以勇武著称,没有魁头和步度根两人在外面十万的大部落,这扶罗韩部落早就成为其他部落口中的肉了,所以这安排极其奇怪。

      “还有,由于大汉๬现在情况,实际上有很多人逃到草原之上,加入他们,增强鲜卑人的实力,帮助他们了解我们,帮助他ᓿ们对付我们!”

      쓉张任眼睛一肃,这个自己到没有注意过,不过也能想象得到,草原一统,而램大汉内部频频出问题,很多百姓特别是边境线的百姓,跑到草原上这日子过得更加安稳,还有些是因为得罪了一些人才去的塞外,比如武帝时期的馭中行曰,另一个传说,毛延寿也被汉帝送到草原之上,他们两后来都帮助匈奴人攻打大汉,这故事很多很多,但自己无法阻止。

      唦“这次李老板回来,带来几个精通鲜卑语言和匈奴语s言的汉人,我需要大伙开始学会鲜卑语言和匈奴语言!”

      “是!”众人都知道少主,志在草原,草原之上럘当然要和鲜卑人交流……

      汉昌外,几个世家之人在一个文人陪伴下,阴着脸勘察了前些日子的战场,战场打扫过了,很难找到什么!

      “没想到近万人会输给两千不到,而且那么快!”一个世家人感叹道。

      “世元,你居然都没看到对方哪里来的援军?”

      “那时候大局已定,万人围上两艘船,我以为大局已定。”孔昱低着脑袋,真的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大的战力差距。

      “大局已定?大贤良师那回去的的仅三千不到人,对方居然将尸೬体掩埋了,你去问过那三千人当时的情况吗?”

      “没!”孔昱脸上一变,自己乃孔᱁子十九世孙,怎么会跟山贼、太平道的人搞在一起呢?之前也不是自己联系的,ㆾ自己只是监督ᛀ一下而已,如果不是眼前之人自己墨得罪不起,早就翻脸了。

      “我问过了!”另一人说道,他锦绣衣裳,明显也是世家中人,“先是一拨上百人队骚扰是的进攻,然后一队不到千人的骑兵突击,战阵一触即崩,后面太平道所有人只有逃跑了,我也问过下游安国居民,那日河道淹死的匪贼都将下游堵塞겑了!” 盼

      “一触即溃?这么强悍的骑兵,我大汉屈指可数啊!”孔昱叹道。

      “嗯,并州狼骑、大汉虎贲,还有是边军,现在我大汉全面进入守势냜,边军不存在这么强悍的骑兵啊!”

      “大汉虎贲不会,我兄长虽然已经没有执掌웷虎贲军,但袁家在虎贲蔣军中可⹝是深埋已久怎么可⏮能瞒的过我兄长?”

      “你回去问问,大汉虎贲只要出动两百就可以,他们八百骑中只要一百人在最前瞬间击溃战阵就行ᶬ了!如果是这样,这手笔就是宫中的那位做뷼的。”

      “不,我跟你们的看法不一样,这泒水,到上游就是并州,狼꽶骑营来接应也是正常的!㫴”蘾孔㯦昱分析䑀道。

      “嗯,狼骑是最可칃怕,虽然蝏数目不多,按精锐程度,远强于虎贲!”

      众儎人点头,毕竟虎贲军没有在沙场厮杀过,没见过血,而狼骑却是在刀锋上过日子的,战力完全不同嘋。

      ᛘ“这事多少有些怪我,这如果我盯着,就算输了,我畎们也能敻知道对方是何方神圣!”

      “世元不用自责,我听说船吃水较浅,说明粮食不多,下次注意点!”

      “是!”手

      “你们过来看一下!”

      众人走到一个大石头后面。

      “应该是偷偷刻好,然后用㉫泥土掩盖,刚才我不小心碰到,泥土掉下来了!”

      “十三?下面模糊了,什么意思?”

      纻“看起来是偷偷写的,下面模㽂糊了说明用的工具废了,或者被拿走了!留字⧲的人必定是想告诉我们什么,至少写下来,我们能猜到!”孔昱心思缜密,分析道。

      “世元说的不错,想想当今天下除了大汉十三州,还有什么是十三呢?”

      ⨽ 众人沉思一会儿,都在摇头。

      “邪门歪道跟十三有关系的有吗?”孔昱不懂,所以说出来集思广益。

      “有,江湖上有一个新的组织㽘,叫十三寨,听说是十三个山寨联合,总寨主是谁没人知道,总山寨遴在哪里也没人知道酬,说是山寨,但他们不打劫!”

      “我听大贤良师下面的山寨说,中情镖局走货的时候,有事会花钱打点拎一些大的ﱉ山寨,他们也收过钱,难道这墋十三寨是这次收钱的?而且收了这一路保护的钱?难道这次是十三寨保护了中情镖局?”

      穟 “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从山上下来帮助中情的那三百人队就是十三寨섮的人,听说他们的弩箭很猛,近乎近千人死于他们弩箭之下。”

      “打听十三寨的位置,他们不就是要钱么,中情镖⛒局能给,我们也行,中情镖局能跟我们比么?让十三寨成为我们手头最强的剑,最好能找到他们的总寨主ጏ,收伏他!”

      叡 “有道理啊!厉害!”众人相视一笑䛢,然后往回走了!

      光和四年,元月,李清李老板带着一百多匹马回到平城,直接将马带进张世平家的牧场,然后找到张任。

      “新年好!张县令!”

      “李老板ⰴ好!李老板这次回来给我带回来什么呢?”

      “张县令,我的人他们将马送到马场之后就会来县衙,现在鲜卑中部很多人说的是汉语,特别是檀石槐的王庭在弹汗山놻一带,不过,弹汗山兵力十数万,都是鲜卑最精锐的部队,鲜卑分三部,西部鲜卑、中部鲜卑和东部鲜卑,还有北部鲜卑,北部鲜卑现在实力很小,他们在最北面寒冷的地方,人口很少,东部鲜卑是右北平往东,中部鲜卑实力最强,他们的地盘从右北平到代郡,我们平城上面是西部鲜卑和中部鲜卑交界的ꭳ地方,但大单于王庭弹汗山离我们不远!西部鲜卑,就是代郡以西,虽然这么分,但是中部鲜卑实猖力最为强劲,所以我们雁门郡北面草原实际上都属于中部鲜卑,而你让我打听的蒙胡部落,在当年的五山城,大约离此地九百里,当年颓山城被脴毁之后,蒙胡部落在原来城池之上增高城墙,拓宽护城河,后来改名ᤀ为五山城,五山环绕,五山城四周两百里都属于蒙胡部落的,人数已经有近十万众,他们足有近两万骑兵,实力很璥强,在草原上属于中立,据说曾经有三个部落想吞并他们,联手十万骑兵,结果被他们打败,死伤过半,而蒙胡才쉛出动了一半兵力,一万骑兵,自从之后再也没有人打蒙胡的主意,据说檀石槐也派人去让他们归顺,蒙胡首领只说,如果来的话,一定要族里十万人全死完,事情才能结束。檀石槐想了想,就算了㶖。”

      对于五山城,张任并不熟悉,校但是看来自己是要去一趟。

      “一定בֿ要族中十万人全死完,事쿊情才能结束?有性格!”张任叹道。

      “至于那种夜行能力强的马,我还没打探到。”

      对于这些消息,张任很满意,毕竟这些都是很重要的消息,ɦ比那些马匹都重要:“李老板,还烦劳你在地图上把蒙胡、南池还有大单于王庭位置标注出来!”张任拿出一张地图,放在桌面上,李清拿起毛笔在三个地方标注了一下,然后想了想,在南池西崅侧标了萵一下。

      “这里有个集市!这里是檀石띳槐王庭部落的腹地!这里欢迎汉人商人!”

      “他们喜欢汉人的什么呢?”

      “布匹、粮食、铁、还有书籍,不过,大汉不让书籍、粮食、铁出关!嗯,还有酒,越烈越好!”

      “谢谢,李老板!你能做到这样已经很好了!”张任挥了挥手,马也递上两千两黄金。

      “谢大人!”

      李清也没客气,将金锭子收낥起来了,连声感谢。

       “还有一件事,如果草原上卖人,汉人我全收,胡人四岁以内我也收,胡人女人只收能生养的!价格好说!”

      李清答应了,然后告别张任。

      张任思虑一下,仔细看看地图,然后,让人将武安日叫来。

      ḥ“少主!张瑞来信!”

      张任打开字条后看了看,上面写着:“四百万石粮准备完毕,随时送!”

      “将伯弈叫来!”张任对马也说道。 ፪

      “是!”

      鵊“发信,让军师和越亚于十五日后到杨县与大统领商谈。”由␴于此次准备了三百石粮食,事关重大,所以直接让武安日、贾诩、张瑞和高顺四人商议一个方案,保障粮队安全的运达平城。

      舎“是!”

      嬄高顺进来看到张任:“少……县令,你找我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