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视频葵花宝典免费

      崔琰在徐维玥和韩灵玺面前的表现,和他平时的样子有些区别。他积极,勇敢,主动,甚至直言不讳,直接说破徐维玥的伪装。

      这样的好处就在于他获得了加入灵异社的资格。崔琰的一切行为,都是为了能让自己更舒服。这样来看,他的表现就能说的通了。

      只是要在这个地方待上一晚上这个考验,并不容易。韩灵玺和徐维玥已经离开,空荡荡的走廊里只剩下崔琰一个人配合上他瘦弱的身形,就像是一个被人抛弃的孩子,不由得让人觉得有些凄凉。

      崔琰打开了灵异社的房门,率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大大的海报。海报的主题是一个女人,身穿白色连衣裙,头发长到把脸都挡住。女人的身后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海报只是用了简单的黑色来描绘走廊的轮廓,但整体给人一种阴暗的压抑感。

      海报并不复杂,也没有过多的去渲染血腥和恐怖,和周围的环境结合起来,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仿佛那个女人随时会从海报中走出来,化为索命的冤魂。

      崔琰走近海报,才发现这张海报是画出来的。崔琰难得的露出一丝微笑,画这张画报的主人是一个对人心理有一定研究和了解的人,有着这张海报,崔琰觉得今夜似乎没那么容易过去。

      崔琰把注意力从这张海报上转移,打量着房间里的布置。房间的布置很正常,桌子,椅子,柜子,电脑等一应俱全。除了这副画,墙面上再无其他的装饰物。洁白的墙面上什么也没有,单调的让人觉得很不适应。

      崔琰只是简单的看了看就退出房间,他还有晚自习要上,上完了晚自习,他才会过来。如今的宿舍又重新调整过,崔琰的舍友除了汤炼之没换,其他人两位变成了余鹏辉和汪林真。余鹏辉长的高高壮壮的,人也开朗,比较好打交道。崔琰要夜不归宿,还得给他说一声。

      晚自习结束后,崔琰一个人背着书包朝着灵异社的活动室走去。进入活动中心的走廊,崔琰先是遇见了这栋楼的保安。

      “这么晚了还来这里做什么,赶快回去睡觉!”

      保安对崔琰说话的态度算不上好,崔琰也不在意。

      “叔叔,我有东西落在这里了,等我找到了我就走!”

      崔琰藏在阴影里,保安打量着他,却看不清楚他的脸。保安看了看他,说道:“找到了就快点走,这里晚上可邪门的很!”说完,拿着手电筒上楼去巡查去了。

      崔琰等他上了楼,才朝灵异社的方向走去。走廊空荡荡的,就连白天睡觉的那几只黑猫都不见踪影。

      有保安巡查,崔琰不能开灯。书包里背着的从图书馆借来的书也就没有用武之地。打开房门,白衣女人映入眼帘,崔琰心里已经映入眼帘,可还是被吓到了!

      那白衣女人,似乎从画中走了出来。恍惚间,就要来到崔琰面前,吓的崔琰停住了迈出去的步子。

      这份恐惧,不是突然而至,而是从下午开始就在崔琰心中发酵。崔琰上中学的时候,曾经一个人在一个雨夜穿越坟场回家,那个时候他也不曾害怕。如今在学校里,在房间里,崔琰反而害怕了。

      周围的环境带来冷意,配合着这一幅怪异的画,让人心中不断的发怵。崔琰顿了顿,才走进活动室。

      他坐了下来,明白自己把在活动室待上一夜想的有些简单。徐维玥给他的考验,不是一个试胆游戏,而是要崔琰对内心深处恐惧直接面对。

      人有七情六欲,恐惧属于其中的一种。只要是正常人,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恐惧。每一个人恐惧的东西不同,有些人并不害怕所谓的鬼怪。

      崔琰和画面对面的坐着,室内的光线不充足,让画反而看起来更加的显眼。崔琰尝试着去解读布置这件活动室的人的心理。身临其境,他有些明白其中的奥妙。

      白衣女人的裙子在夜间昏暗的光线下若隐若现,反而是用了些许黑色的女人的脸更加突出。这张画和白天那张画是同一张画,光线不同,看起来也不一样。

      这幅画,代表的是人的内心深处就要升腾起的恐惧,就如同打开了锁的笼子里的老虎。谁也不知道老虎会在什么时候就从笼子中出现,这一种等待恐惧降临的感觉,十分难熬。

      崔琰知道活动室里应该有隐藏的摄像头。这是他对于这个灵异社社长的判定。这个素未谋面的社长喜欢心理学,而观察一个人的反应,是心理学者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

      除此之外,这个社长还是一个塑造氛围的高手,这只是崔琰的猜测,又或者这个地方,真的是传说中的阴地也说不定。

      自古以来,无论是华夏还是其他古老文明,对于气都有着独特的理解。而华夏文明中的阴阳学说,风水学说,都和气有十分紧密的联系。

      气又如同河流一般,在我们所知道的空间里流动。河流会有漩涡,会有河湾,气也是如此。气与气的交汇处,会形成气眼。气眼又分阴阳,阴眼给人的感觉,就和崔琰所在的活动室的感觉差不多。

      崔琰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他也算是活学活用,《风水堪舆入门》里面的知识历历在目,崔琰由此联想了许多。

      正如崔琰所想,此刻灵异社的社长徐汐玥离开的距离不过一百米,她的身后,还站着徐维玥。

      “这小子,居然坐在那儿不动了!”

      “汐玥,他会不会睡着了?”徐维玥问道。

      徐汐玥摇了摇头,回答道:“他不可能睡着。对了,他叫崔琰对吧,我去查过他的资料,这小子挺会装的!确实是我们需要的人。”

      “难道我们就这么看一晚上?”

      “看到凌晨两点吧,会去睡三个小时,然后五点再过来看看。小子,你可不要表现的太平常了,那样的话,我可就观察不到有意思的数据了。”

      徐汐玥说话的瞬间,徐维玥似乎看到了她的眼中带着闪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