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女神yenvshen1

      筑基过后,别的修士首先是检查身体劖、境界、神魂等方面的巨大提升,而金一仙首先要做的是——施法櫅。

      从最基础的五行法术开始,一经施展便给了他驂带来惊喜,原本他的施法时间是一息一术,如果双手同时施法,쉬可稙以一息二术。

      但金一仙发现爘,筑基后೵,他施放基础五行法术的时间缩短到了六瞬,速度加快了一倍!

      而一般筑基初期的施法时儜间基本在八九瞬左右,也就是说,别人施放两个法术的时间,他能施展三个!

      理论条件下,他用一息半就能击败对方!

      这当셫然是他的一厢情愿,且不说战斗之时瞬息万变,若对ൗ方法术威力巨大,就无法计쪸算了。

      然后是炼气期使用最频㹀繁的几门法术,比如风雷剑、御气术等。

      ꃉ句金一仙发现,凡是经过风雷元气调和的,施法时间再度减半,仅仅只要三瞬一术!

      如果说,极其迅㫘捷的施法速度让他惊喜莫名,那么法术的飞行速度和攻击范围则打破了他ﴢ以往的认知。

      从法术的飞行速度来说,他一贯引以鶵为傲的风雷剑再度加快,达到了一息两百丈!

      뚡 而从法术的攻击范围来说,风雷剑最远可以攻击到六굸百丈外的目标純,御气术的控制范围也同样如此!

      刦要知道,金一仙筑㐰基初期的神识覆盖范围也只不到三百丈!

      而䌒且距离越远,神孠识控制力就会急剧削弱,超出三百丈后,所有法术都会失去£控制!

      但在御气术的的作用下,雷系法术和风雷剑的攻击距离将会翻倍!

      略一櫸思索,金一仙便明白是“风雷相生”之道在其中起到了莫大作用,而且其助力远不止于此,还얩包括了风雷转换的能力。 빞 칁 想想看,若是他施放的一道风剑术突然变成威力大增的风雷剑,会是什么效果?

      但随后的几次试验却令他有些失望,不是说风雷转换不能用在法术上,而是他的神魂之力吃不消其中变化导致的损耗,尤其是超出三百丈神识范围之后㈒。

      “看칼来,未来得加强神魂的修炼,否则䳅不仅悟道艰难,对斗法也有极大限制。”

      他下定决心,等巩固境界后就回去向宗门报备,从而选择更加适合的功法。

      ——————

      崔嵬峰,重法殿,非存一脸疲惫的盘坐于燣地,身边是ᎆ止戈、青溪几名成婴,面前站了二十来፴名结丹修士,其中几人明显带着伤,甚至还有人缺胳膊断腿ꕒ。

      一个样貌五十余岁的结丹上前一步,拜道:

      “掌门,这半年来,我极道在五洲四海设立的坊市、据点有八成疣被当地中下品门派解除了合作,一应弟子均栋被赶回。

      幸钰好东海这边我极道余威犹在,才幸免于难,不过我陈家的聚宝行生意遭到重创,灵石宝物收入少了六七成。”

      ⁞他是陈家战力排名第三的结丹,有向上一步的可能,这半年却四处奔波为家族生意操劳。

      非存声音沙哑,面露疲惫:

      “赤未师侄辛苦了,陈家在其他洲陆开设的聚宝行可甯以暂时放弃,把精力集中到东海这一ة带来,此间尚有数百个修ﰡ真岛屿,可以筹划入驻䰋。”

      赤未闻言,张了张嘴巴,数百个修真岛屿中有高境界修士的不足十个,聚宝行入驻进去也没什么油水,蘑若是岛主强硬一些还有诸多困难╌。 竧

      但他想到如今宗门困难,举步维艰,最终没有质疑,退到一旁。

      “东杉师侄,峥嵘峰不到化丹期的妖兽还有几万头?我意可以交给聚宝行售卖,反正䊁如今弟子们也用不上了。”

      鵘非存转向一名年纪颇챐轻的结丹修士,只见那얇人皱了皱眉,上前道:

      “回禀掌门,我燕家豢养的淬体期和聚元期妖兽原本有三万头左右,加上这半年来炼气、筑읔基弟子退回的,如黃今有近五万只。

      ✽只是数量多了,燕家人手不足,已有数千깍只妖兽或残杀而亡、或搏斗受伤、或老病死去௟,弟子担心若起了时疫,恐怕死伤更多。”

      非胺存沉吟一会儿,转向身边闭目静坐的是言道人:

      “还请是言师弟多多操劳一二,挑拣혹出强壮的卖给东海的几家以御兽为主的门派,也让这些担生灵有个去处。”

      是言叹了口气,他已经记不清这半年鬆来叹了多少气,但宗门事务却是推脱譂不了的,于是一拱手道:

      “我已经派了几个老成的弟子去了万兽山、龙虎门、飞鹤宗等御兽宗门商议批量出售,估计半个月内就有消息。

      只是如今东海妖兽的价格被打压得厉害,遨峥嵘峰妖兽虽多,大都是亏本卖ㆲ出,还不如杀了卖材料划算!”

      “不可!”

      非存摇摇头,섀坚决不允:

      此举太伤天和,妖族大能不会坐视不理,也罢,不管是否亏损,反正这些妖兽不能留在极道,统统卖出吧!”

      他下定决心,又打起精神,向剩下几十个结丹一一分派任务,可磳神色分明嶲已经疲惫万分。

      青溪看得眼皮直跳,神识传餄于止戈道人:

      “掌门师兄为极道殚精竭虑,已有半年未曾闭目调息,恐有㠵走火入魔之忧。照我看,还是如往常一般,由诸峰成婴分哾派宗门事务,掌门师兄撷总领全局为好。”

      릱止戈哪里看不出来,非存此刻元㠃气神魂已经下降了一半有余,最多只能再撑两ퟀ个月,否则有“碎婴”之忧,可他却ףּ暗叹一声,回应道:

      “当梆年三峰一峪设立后,就是因为给댈的잏权力太大,才导致后来符⑥道、器道等诸道崛起,有了分庭抗礼之能。

       如今掌门师兄一ᄖ应事务亲力亲为,便是想借此告诉门簊内弟子,极道仙宗奉崔嵬峰道法为根本法,等挨过这几年,便能松一口气了。”

      青溪无言...堏

      㼊天过戌时,最后一名结丹弟子拜别离去,正当是言、止戈几人准备起身回返各自洞府,却听非存沙哑的嗓音响起:

      “几넉位师弟且慢,为兄有事相商뢂。”

      嵱 青溪一脸哀怨的重新坐下,他成婴时间不长,正是需要勇猛精进提升修为,而不是整日里操持宗门事务,不由苦笑一声:

      “师兄这些ꃘ日子辛苦了,不知有何要事?”

      非存也明白几位师弟不会耽于此间,目光扫过众人,语气诚恳:

      “为兄长话短说,这半年来,极道仙宗被我뇪大权独揽,毕竟是权宜之计,不可长久为之,故需我等勠力同心,方可共谋未洄来。

      只是两位师叔尚在归途,究竟是否同意废弃三峰一峪道法、独尊纯粹之道还ꎼ待两说쀍,想来少则五年,多则八年必有定论。

      可最近是玄师슃弟为此私下里与我争论数次,还赌气闭关以示抗拒,巍峨峰弟子也对掌门之令阳奉阴违...如此情形,不知几位师弟有何良策?”

      是言、止戈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汩,均是无言以对。

      他们都清楚,휢往日若是极道弟子不遵掌门之命,早就是施以雷霆手段,动手处罚了。

      可如今宗门人心思异,巍峨峰又是弟子最多、最强的一ꊚ个⥺峰头,即使走了是妙、青池两名成婴,还有뱶大把结丹、筑基。

      若不审慎处理,维持稳定,一旦宗门发生内斗,别说其他门派趁机来攻,自己就能把自己给打灭瑩了。

      正当众人尴尬无言之际,一道声音传了进来,荼如宝剑出鞘귏,锋芒毕露:

      “既然如此,何不彻底打破这坛坛罐罐,创立一家新宗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