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上他揉我奶好爽

      퇞⭻刘梅萍用双手转着杯子,低䆅着头沤说:뜸“小阿妹,我有个㵊好姐妹最近碰到了一点麻烦事凟情擘,想找个律师问问,你应该有律师朋友吧?”뜜

      林梦宁浅笑着说:“阿萍姐랪姐츦,每个律师都有自己的专长,要找律师咨询뒾事情,首先要明确是哪方面的问题,这样我才可以帮你想办法找合适的律师。”

      刘梅萍皱着眉头说:“原来律师不是什么法律上的事情都懂,皎都有办法的呀?这个有点烦。” 

      林梦宁说:“律师熟悉法律,能帮别人解决问题是肯㷑定⩱的,但每个咄律师又有自己最有特长的方面,所以找对了律师,才有可能比较好地解决委托人的需要。阿萍姐姐,你朋友到底碰到了궀哪方面的事情,你能说说吗?我来帮你想办法ꦶ找到对路的律师。” ဤ

      칼刘梅萍犹豫着说:“她也不肯说得龳很明白,所以㢘我也搞不太清楚。大概与犯法的事퀮情䩹有確点搭界。”

      妢 “阿萍姐姐,如果牵涉到犯法,那更要找对律师了。这种事情一定ࠗ要慎重誌,弄띧得不好,后果会拞蛮严重的,不是随随便便找个律师就可以了。”

      刘兀梅萍表情复杂地说:“那,我就再去问问清楚吧。” 찳

      林梦宁尽管一脸笑意地看着刘梅萍,可是心中却既有同情又有厌恶。

      一个本来好好的人,삫为什么要作呢?而作的人,一旦鯂不想作了,事情往往就麻烦了。真是作死作死,不作不死。作,就是自鞳己寻死。

      秺林梦宁觉得嶡冷场不好ꥅ,便与刘梅萍说起了陈昆生,说起了两个孩子。但刘梅萍显得心쐬不在焉,完全处在应付的状态中。

      林梦宁只能调换话题说:“我和凡雨曾经听昆生阿哥说起,你要쾑去林柳路市场做服装生意,做了吗?生意好吗?”兩

      “还没有正抚式开始,现在ỷ我与别人搭在一起小弄弄,赚头很一般。”

      突然,刘놤梅萍双目有神了起来:“小阿妹焉,凡雨的父母在广东工作了很多年隢吧?”

      “是的,一直都在广东工作。”

      “那他们在广东肯定有办法的,应该有不少关系吧?”

      “人肯定认识一些的,毕竟这么多年了ⶔ。쉹阿萍姐姐,你有什么想法?”

      왒“小햫阿妹,我在想,现在江浦市场里的很多东西都是从广东过来的,ࣱ我一样做生意,还不如去广东做。那边只要有好的关系,拿到的东西肯定赚头大。而箯且去过广东ฐ的人㺦都说,那边的各种机会比江浦要多,所以容易混,即便不做生意,做点别的事情应该也是不错的멠。你说对吗?”

      “道理上也许是这样的,但阿萍姐姐,你如果去鉓广东做生意,那两个孩子怎么办?”轕

      “쌧这个不是问题,我爸妈会带的,一直就是我爸妈带两个孩犓子的。小阿妹,你帮我求求凡雨。这样吧,约个时羗间我请你们两人吃顿饭,让凡雨通溢过他父母帮我在广东搭条路出来,我去那边做。小阿鱃妹,你一定要帮忙哦,这件事情我就요靠你了。” ꥦ

      林梦宁슃心中确认刘酚梅萍亜遇到麻烦了,至少是她䡦已经预感到会有麻烦了ၗ。钟晓镇原来说起过的事情,看来有后果了。

      䓾林梦宁思考了一下后说:“我尽力。但凡雨的父母是不是认识对你来说有用ẞ的人,这个螂要问了以后才能知道,我会让凡雨去问的。”

      “他们这么多年下来ﴖ,一定寻得到关系的,뾖事情都是可以托来托去解决的。好,我今天蛮有⢖收获的。小阿妹,你一定要帮阿姐这个忙噢。” 偻

      䜞林梦宁回家⟗后对乔凡雨说了经过后愤闷地说ઔ:“钦我基本上可以肯定格刘梅萍作出事情来了,具体的东西可能要邚麻烦年伟粤和钟晓镇两位ꢽ老阿哥想办法从㊗侧面了解了解,但愿刘梅萍还没有弄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螃她真的是自己作死,有好好的日子不탵过,非要弄点事情出来。” 頰

      乔凡먕雨想亾了一会儿说:“我们先想办法搞明白这件事情的大概情况后再说灔吧。过几天我们㼿见见刘梅萍,听听她还有什么想说的?”

      林梦宁表情落寞地说:“我们ꧦ尽人事,凭天意吧,也只뺼能如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