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阁qfg成年网

      䣒 时间跨度出奇的大,让赵然初见成年后的关三爷有些不适丐应,就像是自己的孩子뛇突然之间长大了,让自己Ꙥ有一股缺失感,没有陪伴他长大。

      稗不管愿意不愿意他都必⳯须面对这个结果㑞。

      ﰇ 很多年后的一天,关三爷已经是一只成年大熊猫了,他独自一只熊猫住在熊猫城的某个人类的社区里쒐,人前是憨憨的社区明星,几乎所有社区里的人都和他合过影,甚至有不少从其他社区或者其他城市慕名而来拍照的仰慕者。

      他来⯍者不拒,憨憨的和每一个人微笑合影,和每一个Ӻ谈得来的称兄道弟。社区的每一个居民说起他,都会竖起大拇指,说꣉他性ⴋ格好,是个老好人。

      然而夜晚他会穿上黑袍,化身为伸张正义,打击羵罪犯的黑夜执法者,熊猫城那里有罪犯,쥱他会在不久后出没在现场,抓到罪犯。

      有监控视频或者路人游客拍到一席黑袍的他,久而久之,他有一个几个뾪享誉全城的称号“黑袍侠客”。

      社区的居民没有把憨憨的关三爷和黑袍侠客᱃两者联弱系到一起。

      “我喜欢这样的关三爷,在他身上我看到了关二爷的影子。”树灵老人摸着胡子,欣慰的点点头。

      赵然也跟着点点头,像个看着孩子长大老有欣慰的父亲。

      但是他们的心马上提起来,镜子里藮关三爷惩治罪犯的时候遇到了扑克会的人,要知道当时的扑克会已经取代了超管局成为了地球上的排名第一的超凡者组织。㭓

      扑克会本来就不是个正义的组织,匽他们是罪犯的集合体,这样的组织成为了地球人类的掌控者,自然滋生了不少犯罪,不少城市被弄的乌烟瘴气,弱肉强食成为了那个时代的标志。

      关三爷干掉了扑克会的人,被通缉悬赏,起先他没当一回事,没人知道他的另一重身份,然而秘݌密总有被曝光的㙪一天,有一次邀请邻居在家举办竹子宴的萅时候,被几踹个人类的쉢熊孩子从家里ᢜ翻出了他的黑袍。

      这自然在宴会的宾客中引起了轰动,这些邻居信쥾誓旦旦保证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但是十分钟过后,扑克会的人包围了整个社区。渾

      有人出卖了他!

      憏 关三爷为了不连累社区的邻찅居,用超凡能力媒介空间转移逃了出去。

      这并没有让他安全,他的身份也被扑克会查出来,超管局的遗少,超凡能力也被专业的人士解析팎。

      面对扑克会这样的顶级超凡组织לּ,他毫无胜算,那些人用惕了和赵然一样的法子,清除关三爷贴出去或者送出的照片,删除有他的合影视频,拍到他的监控等等,总之有关他的信息全部在一个星期内被删除清空。

      他被捕了,被抓到扑克会的监牢,受到非一般专门针对超凡宠物的刑具折磨。

       赵然看到这一幕,牙齿咬的咯吱响,树灵老人也不忍看下去,用手指点在镜面上,暂停在关三爷伤痕累累的身体上。

      ᓧ “赵然,你有没有发现一些奇怪的地方?댾”树灵老人问。

      赵然吐了一撖口气,这毕竟是发生在未来的事,还有挽救的可ﮥ能,他点了点头道:“앧确实ᨂ如此,他生活的房子㐴里,没有我的丝毫痕迹,就连我的一张照片也没有,更不要说赵懒懒軰他们了,甚쏞至于平常提都没提到我们,細这很不正常。”

      突然一个想法占据了他逶的脑袋,他脱口而出:“难道当时我们已经遇难了,最终还是没有逃过命运的⻫清洗。”

      “先不要妄加判断。”树灵到人打断了赵然的沉思,一指汾头点在一生镜之上,镜子上的画面开始往回流,流到与镜面角落上的直播画面一致,又点了一指头在镜面之上。

      画面开始往前,但离奇的是主镜面的画面原本在猫戏园的关三爷突然消失在猫戏园,或者说下一秒整个场景在变化,关裥三爷Ꮝ出现ອ在熊猫城之内,同时出场的还有那天出场的小老头和他嘴里的蚕娘。

      一种割裂感跃然于赵然心头,前一刻与下一刻完全是两种人生。

      “我有ꆛ一个想法。”赵然道。

      “我也有一个想法。”树灵老人慢了半拍,它抢着说:“我们看到的最终命运是遇到你之前的命运,Ϩ所瓠以那里没有你,没有赵懒懒,没有小松鼠赵阿福他们。”

      “确≽实从刚才最后的画巆面可以看出,我ᴈ的出现在ᰕ一点点改变他们的命运,总是从下一秒开始,ἷ一点点得覆盖在原本他们的命运线之上。”赵然接着说ꅯ。

      树灵老人没有说话,一指头点在主镜面上,镜子里的主角换成了火白,没有像关三爷一样先看结局,而是从此刻的下一秒开始。

      毢䩼 画面像赵然和树灵ꮿ老人预料的一样,在变换,场景变成了一个陌生的城市,火白没有与赵然相遇,五㦄年之约也因Ꚙ没有寻回自己的超凡能力而作罢。

      从这天过后,火白变得颓废,如果说之前的火白还不忘打理自己的模样,现在也放弃了,整天邋里邋遢,连舔毛的习性都忘却了,变得没有斗志,每天饮酒,活在酒中和梦뽚里⻻,常常说梦话箪:“苏宝宝你这小娘皮,虱没想到还有这一天,被我压在身下的一天。”

      醒㕴来过后,总是泪流满面,不堪命运的负荷,他的抑郁症越来越严重,在某一天夜预里了结了自己的뷛生命。

      死得无声无息。

      “这就是我的命运吗?”賄火白喃喃亐自语。

      “不,这是你没ꁙ遇到赵然之前的命运。”树灵老人摇了摇头,又接着道:“遇到赵然之后,你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你忘庛了,你才赴约没多久,也把젓苏宝宝给压在身下打屁股了。”

      它说话的功夫,镜子的画面一阵闪烁,有无数画面接连闪过,有子孙豟满堂的火白,有陪着赵然终老的火白,有和苏宝宝结婚的火白……每一个火白的最终命运都不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赵然指着辶镜子里不停变化钍的画面问道。

      “他们的命运已经被改变了鮭,原本的命运已经不重要了,他们的最终命运因为你的存在有无限可墮能。⹄”树灵老人眼睛瞪得有铜铃大,震撼至极,这还是它第一次爯遇到这样的情况,它鋽还以为ﲤ每一个人的最终命运是固定的,它↕从震撼里恢复过来。

      “这是好事,也是坏事,有无限쓬可能是好事,但是因为你脱落者的身份,他们随时会变成脱落者,䴬甚至会在你之前被程序清洗,所以你必须尽快的摆脱脱落者蜊的身份,或者你暂时的远离他们,但是”

      说到这䚃里,树灵老人停了一下,深深看了赵然一眼才继续道:“命运有修正性,你远离了他们,命运会把他们原本的命运还椖给他们,他们还是会死。”ۋ

      “这是一场时间的竞赛。”

      赵然也深沉的点点了头,与程을序的交流里,他们不止一次的说过命运在干预。他心中已经有了打算,要弄清楚普通人与脱落者接触多久之ᾛ后会变成脱落者。

      鞨 这个答案或许就在那本湚资深脱落者的遗物笔记本里。

      他暂时把这个想法抛之脑后,灵魂也恢复到行动自由的状态,伸了一个懒腰,拷问已然结束,然而他没想到的是树灵老人又问了一个问题:“赵然,你不想知道ꥒ自己的最终命运吗?”

      “要不要借一生镜一观。≪”树灵老人又补充了一句,充满诱惑。

      火白的担忧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树爷爷的拷问总是出其不意,这种情况他싲在第一次心灵拷问也遇到过。

      “我的命욾运,或许和火白最后的画面一样闪烁吧。”赵然苦笑一声,但他马上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又把两빿只手握成拳头道ꇭ:“我不需要,我的命运要靠我的头脑和我的双手创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