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满艳小说

      第二日一早,叶心还是疼得厉害,脸色白的像纸。

      “这样不行,我们得去医院。”叶惜担忧ᑌ的看着叶心,⻕转身去准备东西。

      “妈和你们졯一起去。”白茹去找钱,心里有些慌,她除了生叶惜去过医軃院,心心都是痢在家里生的,Ⓟ都多少年没去过医院了。

      鞬囧叶心憅想拒绝,可是她实在是疼的受不了。

      出门正好遇到要去上班的程枫,程枫骑着他的电驴子,模样也算是飒。

      ⯉ “你们这是怎么了?”程枫率先开口。

      “叶心肚子疼,Ҋ我们要去医院。”叶惜看到程ݔ枫的摩托车,顿时觉得救星来了。

      ⣙“那䰚上来吧!我送你们过去。”程枫说完想抽嘴巴!说好的保持距离呢!不过叶心似乎很厉害,也䗊不磨叽。

      䔨“谢谢!”叶惜把叶心扶上摩托车,这摩托车只能坐三个人,她们现在四个人。

      “惜惜,你先和心幮心过去,妈随后到。”白茹示意叶惜先走,并塞给밈了叶惜一百块钱。

      叶駥惜想了一下没有拒绝,看叶心疼得不行,让莟程枫赶快走。

      ೞ程枫用最快的速度到医院,想留下帮忙,叶惜说不用,让程枫赶紧去上班,她自己可以,她妈很快ᒆ就来了。

      程枫一想也是,便骑着电炉子走了。

      不论什么时候,医院人都不少,叶惜二话不说,直接挂了妇科。

      妇科在二楼,前쪾面有两个病号,叶惜룂等了等才带着叶心进去。

      叶心看是男医生,是一名老中医,顿时有些尴尬䧘,红着脸扯了扯叶惜的衣袖,表示她不想看了。

      叶惜明白叶心的意思,记得她当初第一次看妇科,也是男医生,挺尴尬的,都不知道怎么爈开口。

      “没事,砹你坐下,姐姐说就好。”叶惜特意打听了촨,这位老中医看榩的不错。 鵹

      뫿뛷老中医似乎是明白叶心的心情,笑了듭笑,说蓚:“坐吧!”

      叶惜扶着叶心ꈭ坐下,拍了拍叶心肩膀安抚,对껱着老中医说:“您好,我妹妹昨晚第一次月经,肚子疼得厉害,您看看怎么回事。”

      老中医替叶心把了把脉,又问了一噶些问题,说:“你妹妹这是宫寒샽所致,在中医理论上称之为不通则痛和不荣则痛,例如寒凝血瘀、气滞血瘀、气血亏㏱虚、湿热瘀结所致的椉痛㏩经,可以采用中药活血化瘀、温经散寒、补益气血、止痛、清热解毒来进行治疗。”

      说完又道:“不是什么大问题,她现在年纪小,꙼又是第一次来月经,好쮰好调理一下,不然时间久了,以后会不易怀孕,当然这只是个别情况。”

      叶惜听了大懂,就是宫寒嘛,这个她知道,听这老中医文绉绉的,像是很有用,“那嚜您直接开药吧!”顺便说了叶心脸色乌黑,是否和这个有关。

      看中医看了说有这个可能,又看看叶心舌苔,仔细把了把脉,叶心脸上有些ꘉ青春痘,又加了些药抁进去。

      叶惜还是很信赖中医的丷,博大精深不说,最主要是治根本,又不像西药治标不治本,伤身体。

      老中医开了药方,又嘱咐这几日吃食注意些,回家好好休息几日。 딤

      叶惜有些惊喜。老中医说她脸色可以调解,姐姐已经给她买了去癍痧的护肤品,她每天都在用,她是不是很快能皮默肤变白,恢复正常了?

       叶惜抓完药,白茹也赶了过来,听叶惜说完,心里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

      ꒗“妈,出去左拐有㝝个㕇早餐店,你先带心心过去吃点,我再去买点띚感冒药之类备用콒。”叶惜想她们来趟医院潧也不容易,尤其是突发情况,家里还是备点药好。

      溅白茹这才想起,甴她们早上到现在什么都没吃,听到叶惜要去买药,犹豫了下答应。

      叶惜找医生开了一些ﳡ常用药,出医院时,特意走了一道后鷪门,这里离大门近,她前世走坕过几次。

      快走出去的时候,听到门后隔间发出碰撞的声音,门微微裂开一点,隐约可以看到有人。 珺

      好奇心害死猫䴭。

      叶惜过去探了一下,发现真的有人,֧不打算管闲事,刚打算ﱭ走,发现那人在地上挣扎,还露出一个沬光秃秃的后脑勺。

      难道是老人突发病?叶惜不由想到什么心脏病,哮喘之类的。

      “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叶惜走过去,推开门问。

      “滚……”那人发出嘶吼,似难耐痛苦。

      䳙 叶惜发现是光头侧脸,声音㌕也有些熟ྩ悉,这一看不要똳紧妆,直接吓一跳。

      哎吆我去!

      傅君怎么在这儿?这不是那个满级大佬吗?感叹她运气真是好啊!

      沾 怪不得又是光头,又是声音有些ୣ耳熟,这不才刚前几天见过吗?

      瞧瞧这臭脾气,臭的她都不想搭理。玥

      “需要我帮你叫医生吗?”叶惜知道人家以后是大佬,拽点꺱有点脾气也能忍下⸵下。

      “닗我说让你滚!”傅君转头看着叶惜,满앫眼通红戾气,似在忍受极大的痛苦,看样子并没有认出叶惜。衎

      ㅈ 扟 谁让叶惜那天把头裹的严实,再说那天人家就没正眼瞧过叶惜。

      筇叶惜被傅君的样子吓了一跳,瞪大眼睛不敢动。

      这大佬似乎有病啊!且病的不轻啊!

      “你,你别生气,我这就走!”醘叶惜感觉她运气好差,而且져大佬看着她很不爽。

      她可不敢揍大佬啊!

      䑢刚挪到门口,傅君不知鈅道发㧒什么神经,缩在ⅰ地上打画滚,还把门给滚上了。

      叶惜看婰着欲哭无泪,这不能怪她啊!真的不能啊!

      傅君不知道怎烯么了,似乎承受着极大痛苦,俊美的五官扭珬曲。

      杔씜叶惜不知道多大的痛才能这样,她发现傅君的脸,比起前几日似乎更加苍白了。

      就这样差不多持续了半个钟头,傅君才慢慢恢复过来,靠在门上大汗淋漓,ⓩ整个人像虚ẞ脱了一样,看了一眼叶惜,似乎说你怎么还在?

      叶惜干笑了一下,指了指:“门……”

      心里纳闷,这大佬看着好遍弱啊!

      不会是同名同姓同脸吧?似乎不大可能。

      傅君不搭理叶惜,缓了几口气,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

      叶惜有些目瞪䲎口毩呆,这么快就好了,要是一般人怎么也要多休息一下才能起来吧!

      不愧是大佬,修复能力就是好。 薢

      叶惜来到早餐店,白茹问:“怎么这么慢?”

      “哦,遇到个老爷爷,心脏病突发,我꽞给好心送到医院了!”叶惜说谎不打草稿,拿起一根油条开吃。

      白茹也没多想,看着叶惜吃完,就一起回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