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瓜视频播放失败是什么情况下载

      东京,警视厅⁻内。

      城田警部揉了揉自己布佑满血丝的眼睛,和正一帧一帧回放案发现场视频的手下ㄙ们交待了几句,然后走出了房间。

      趴在走廊尽头的阳台栏杆上,伸手从怀里取出一盒香烟,在手上磕了磕,发现堨烟盒里早已经空空如也。

      烦躁的将埙烟盒捏扁,狠狠丢进垃圾桶内。

      “还没有发现作案手法吗?”

      这时,一根香烟随着声音被伸到城田面前。

      陕 城田接过香烟后没有点燃,就那样叼在嘴里。“监控视频已经反复回放过了,ﺘ没有发现关于랕受害人口中怪异人䡧脸的任何踪迹。”

      土屋也听说城ﳤ田的搜查一课接手㓹了一件棘手的案子。

      最近几天已经有几十起相࠱似的案件发生,受害人的朋友或者家属们都是差不多的回答。什么‘受害人死前非常恐惧’‘都会喊着镜子、人脸,之蜦类的话’。

      对于城ᝳ田的遭遇,土屋警部只能报以同情,啄谁让謁搜查一课专门负责重大刑事案件呢。

      ꌻ“城田警部,刚才我们找到了一个说自己遭受了人脸幽灵攻홅击的幸存者。”一名搜查一课的햴警员跑죊过来兴奋的汇报。

      城田一把掐灭香烟,向着询问室的方向跑去,已经好几天了,一点关于凶手的线索都没有,这次到来的幸存者,说不定๮是破案的关键。

      띅一路跑进讯问室,城田就看见一个脸上包裹着纱布的男人沉默的坐在里面。

      这个人ꇆ的双眼位置窝被纱布层层裹着,脸色发白,嘴唇哆嗦。

      听到开门声,这个原本沉默的男人Ʇ激动了了起来。“进来ꢨ的是警视厅的高层吗?我需要特殊保护,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ꋘ刚刚站起来的男人被两名警员重新按灾到椅子上坐好,但是他还在不住的挣妻扎,口中不断大喊:“我需要受到保护,要不ఛ然我会死掉的。袬”

      탻“我是东܈京警ྴ视厅,搜查一课警部,城ᑶ田冈。”城田走到男人身前,安慰道:䵪“到这里你已经安全了,能和我们说说你受到攻击的经过吗?”

      汓听到城田的话,男人稍稍平静了一点,但还是提出了一个对在凹场的所有警员来说,比较过渺分的请求。

      “求求你们帮竣我找一个阴阳师或是寺院的僧人…我是被幽灵盯上了…₉”

      “先生,啄你要对我们东京警视厅有信心,而不是那些装神弄鬼的所谓阴阳师们…”

      城田耐着性子解高释着電,对于这件案銠子,他实在是伤透了脑筋。

      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让他在大江警视面前΂丢尽了颜面。

      “帮我找一位僧人或是阴阳믥师,求求你们了…快啊,时间䯡不多了,它肯定会找过来的…”

      对于城田的安慰,对这个男人不但没有任何效果,反而让他焦躁起来,不断的在椅子上挣扎着,想要离开。

      继续劝说了十几分钟无果之后,城田无奈走出了讯问室,对ᾩ部下问道:“你们是在哪找到这个神经ŕ…嗯…受害人的?”

      “我们接到医院报警,说有人闯入医院,试图杀掉一名孩子。”警员脸上的表情有些奇怪的说道:“等我们赶过去后,㼌就发现这个家伙瘫在地上。”

      뜏 说到権这,警员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他…他把自己的眼睛给挖了下来…”

      嘶~

      城田忍不住吸뺼了口气,问道:“那你们是怎么确定他是人脸杀人案的受害者的?”

      “是他自己说的,当时他情绪崩溃,喊着什么别过来,人脸,幽灵之类的话!”警员似乎对当时的情景感䤵到一丝不自在ᝂ,咽了咽口水才继续说道:

      䖁 “他的伤口经过初步治疗之后,这个家伙就喊着要出院。还趁着我们不注意,挟持了医生跑到了苤寺院附近,最后我檔们没有办法,才把他带了回맣来。”

      城田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做쭳的不错,现在的人真不知道怎么想的,宁可相信那些虚无缥缈的⠂神,也不愿意相信我们警视厅,真是…”

      城田吩咐手下去调查这个男厈子的身份,以及为什么要闯入医院意图杀害那杊名孩子后,便揉着太阳穴去休息了。

      至于那个大喊大叫想要离开去找什么阴阳师필的男子,哦不,现在是被指控意图谋杀孩子的嫌疑人。

      一个被当场抓获꥿的犯罪嫌疑人要隘离开警淄视厅去寺院,这可能吗?

      就这样,诂因为对方的不配合,询问工作一直拖到了下午。

      在接近傍晚的时候,城田再一次走进了讯问室内。

      “它就要来了,你们放我走吧,我瀀会死的,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岸本不断㇖的挣扎着,声音中充满ꋾ着恐惧,不断的哀求着警员们放他出끔去,或是ᛧ请僧人或是阴阳师来这里。

      不过都被拒绝了。

      紆经过一下午的时间,这名自称被人脸幽灵盯上的家伙,は他的信息已经被调查清楚了。

      岸本是一名暴力社团成员,不久之前,他怀疑自己的孩子不是亲캚生的,于是背着妻子做了ﶓ检测。

      最后发现,孩子确实不是他亲生的,气急败坏的岸本冲进医院…最后出现在了警视厅。

      “先冷静,岸本先生。”城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下来,“我们先做笔灥录,把你知道的关于你说的那个幽灵的一切都说出来。”

      “你要知道,这也是为쩐你好,你说出来之后,我뒨们会抓住橈那钰个装神弄뎊鬼的罪犯,这样你也就安全了。”

      可惜,城田的安慰并没榨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让岸本更加的㠯绝望。

      “求求你们让我走吧,它就要来了,真的,我能感受到它就要智来了…”

      岸本的情绪十分激动,让警员们只能时刻盯着他,防止他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城田对此也十分无奈,不说警视⥴厅内可不可以让僧人随意参与审讯,只要他同意让僧人参与进他现在接手的这件案子。

      쪟 能不能破案是两说,但是他的前途以及名声肯定全都毁了。

      “岸本先生,只要你配合警视厅的…”

      城田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对面的岸本閾却突然面目扭曲了起来。

      啊~啊…

      姍 只见他张着嘴䄥,发出一阵惊恐的尖叫,最后⾌更是挣脱看守他ᆬ的警员,闯出了讯问室。

      岸本此时如同一个双眼正常的人一般㠕,在警视厅内快速奔跑着。

      脸上充│满了恐惧,双手在四周乱扫,想要寻找到一个可以被他抓住的位置,好让自己停下来。

      城田等人在后面㜑追赶着,一群正常人却始终追不上一个没有双眼的家伙,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跃出挕了阳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