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到湿的高H现言

      有了定计,三个人稍微放松了一点!!!

      吴苍叶看了看,发现这个小巷子里正好有一个自来水龙头,就把后腰上的刀给拔了出来,打开水龙头开始洗上面的血。

      后来他干脆直接脱了上衣,连带着自己身上的血也开始洗。

      好在衣服上沾染血迹的时间还不算太久,吴苍叶洗了洗就洗掉了,再穿在身上,湿是湿了点,没有血迹的话,看起来最多就是样子有点怪而已。

      “先找地方住下,其他的之后再说。”吴苍叶穿上湿漉漉的衣服,对着苏朵和刘盛说道。

      不过说是这么说,到底要住什么地方,又称为了一个新的难题。

      他们三个人都没有身份证明,正规的酒店是完全不用想的,至于说小的不正规的旅馆,也存在着风险隐患。

      毕竟鹰国是一个民众法律意识很高的国度,要是有人发现了吴苍叶他们偷渡的身份,直接选择报警也不是不可能的。

      但是只能去试一试了,一直逗留在外面也不是一个办法。

      不过好在,也不是完全没有解决的手段了,至少,再怎么说,吴苍叶还留存有一个最终选择的手段来赌一次。

      “走吧。”吴苍叶先从鞋子里拿出了他之前事先预存好的五千块,然后对着其他两个人说道。

      还是没有向着较为热闹的大街上走去,吴苍叶继续带着两个人在较为偏僻的地带行走。

      苏朵此时已经恢复过来了,就是有点虚弱,脸色苍白,看起来是有点饥饿疲惫交加的意思了。

      刘盛也是差不多。

      当然,吴苍叶自己也很饿了。

      得赶紧找个地方住下,然后好好去吃一顿。

      一直在一些巷子里绕来绕去,偶尔穿过了几条逼仄的街道,最终,吴苍叶在一条颇有些烟雾弥漫的巷子面前停了下来。

      烟雾弥漫,是有一些气体从下水井盖冒了出来。

      当然,吴苍叶不是觉得这个场面很有氛围,期待着下一刻会有一个什么大怪物从雾气里跳出来。

      而是在这个巷子里,有一家用龙文书写招牌的小旅店,叫‘白云大酒店’。

      开在这么烟雾腾腾的地方,这酒店是挺云的,要不是吴苍叶眼神好,差点都没有注意到这家店。

      当然,吴苍叶看重的也是这一点,因为既然这么的隐蔽,说明这家店,是真的应该非常的不正规。

      带着苏朵和刘盛往里面走,吴苍叶穿过腾腾的烟雾,走上了一个小台阶,然后发现酒店的门都已经烂的不成样子,随便一推好像要掉下来的感觉。

      整个酒店有点近乎半地下的感觉,进了门不是还要往下走一段,才看到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前台。

      地板和墙壁都是已经发黄发旧到了极点的感觉,灯光也很昏暗,一个穿着劣质服务员制服的前台服务生正趴在桌子上睡觉。

      吴苍叶走过去敲了敲桌子,那个服务生抬起了头,是一个长相颇有点猥琐的龙国人,和刘盛居然有几分神似,要不是年纪小了点,简直要让吴苍叶怀疑是不是遇到了刘盛的同胞兄弟。

      “我们想住宿。”吴苍叶开口,这句话是故意用龙语说的。

      他这也是在变相开始暗示了,他不信这个小旅馆是第一次接待偷渡客,他想看看这个服务员的反应。

      当然,他之后还是会用最终选择的。

      结果让吴苍叶完全没想到的是,那个服务生的反应比他想象的还要夸张,他直接挠了挠鸡窝一样的头发,然后随口也用龙语说道:“呦?几位是刚跳船下来的吧?不会是还游了一段吧?”

      他说到最后还指了指吴苍叶湿透了的上半身,像是在打趣。

      吴苍叶却是听得全身肌肉都绷紧了,这个人说的跳船,他明白,是黑话,意思就是偷渡,这个人居然肆无忌惮地说了出来。

      他身后的苏朵和刘盛也是绷紧了神经。

      而那个服务员也好像是被吓了一跳,说:“哎哎哎,三位,别激动,跳船而已,很平常的事情啦,我也是跳船来的,别担心,我不会报警的,大家都是龙国人,自己人。”

      吴苍叶却没有松懈,他现在对人的信任是已经很低很低了,当然不可能凭借几句话就去相信一个陌生人,哪怕他刚刚下意识去倾听了这个人的心跳,脉搏的律动。

      没问题。

      可是吴苍叶还是不放心。

      小心为上,是他的宗旨和信条。

      所以他马上说道:“我们想住在这里,可以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用了最终选择。

      最终选择给他的答案是,安全,他们如果住下来,并不会有什么问题,这个人也的确不会报警。

      “可以,当然可以了,大家都是龙国人,我会照顾你们的,房费可以便宜点,九折。”服务员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说道,“我叫阿福,你们叫我福仔就行了,有什么事都可以问我,我,龙街百晓生。”

      吴苍叶确认没事了以后,放松了一点,也有点被这家伙的语气逗笑了,他笑了一下,说:“那行吧,阿福,给我们开两间房,要挨在一起的。”

      “没问题,两间房,上好的总统套房。”阿福在一本破旧的本子上写写画画,然后就从前台后面走出来,拿着一大串钥匙,带着吴苍叶他们去开门去了。

      两间房,都是在地下,没有窗户,空间很小,里面的东西也看起来很老旧,很脏,但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有个能落脚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三位住多久啊,住的久还有套餐的哦。”阿福开了门,笑着继续问。

      吴苍叶想了想,决定先住一个星期,之后如果能搞定身份问题,就可以去租房住了,会方便很多。

      结果,一个星期,两间房,阿福要了他们1000,吴苍叶完全不觉得有任何优惠,只觉得肉疼的不得了,要不是苏朵是个女的,他真是恨不得只开一间算了。

      由此,他更加痛恨那帮抢了他钱的暴走族了。

      必须赶紧把钱找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