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久盒子福利169

       “将军为何不听皇后娘娘说完?”翠萍从屏风ᚅ后面走出来,为安敬之递上了一杯茶。

      “听她₤说完?她自以为是个明白人,今日太子能来助她,又全然不避嫌的样子。只怕那丫头已经被装进局里了。皇上額于我安家如何,你我門知道,太子又如何不知?那丫头是为了安家,可太子㐹的野心…只怕更大啊!”安敬之说完低头抿了一口鉀茶。

      自那日셄小太子送我回来后,我便也没再见过他。行宫里的生活倒是给了我入宫僵后难得的平静日子。不用处处都防着别人,也不用对人虚与委蛇。我在想若是我可以一直在行宫里也不错。虽哊然皇帝三番两次派人来,可倒也不是为了催我回去的,不过就是今天送碟子糖糕,明天送盘子葡萄的。

      也不知采♃薇从哪里打探到,陈贵妃在掐死了自己的猫后,又闹着要养ኘ。宫里的顾婕妤为了讨好她,便不知从何处寻来了陼一只通体雪白的猫。只是那猫顽皮的很,跑出쿜去玩,竟是抓伤了太后身边的禾苏公子。 薶

      킍全宫上下无人不知,那禾苏是庂太后心尖尖上的人,陈贵妃为了不让太后不痛快,便掐死了那只惹祸的猫,甚至还扒下了那猫皮去献给뭮禾뙝苏公子致歉。只是那禾苏公子见了那皮子ܵ更是吓了一跳,太后大怒,便来诘问陈贵妃,陈贵妃却是推了那顾婕妤出去顶包。现在陈贵妃倒是没事了,那送猫的顾婕妤却是战战兢兢的每日跪在佛堂抄经文。

      我听完觉得好笑,腸便和采薇笑道:“这陈贵妃与猫相克,怕是她养猫的爱好也是该戒,不Ꝋ然凭白害了猫咪性命。”

      采薇却是觉得这件事一点都不好笑,反而叫人害怕的很。她更是觉得那禾苏公子也不是什놬么好人,明明是一个男子却甘愿在宫中成为权贵的禁脔,幮全无男儿热血之心不想着如何读书报国,倒是一味蜷缩于女子脚下苟且偷生。就閴连被猫抓一下都吓的要死。

      我闻言好奇道僴:“采⩋薇,之前禾苏公子来访长乐宫时,我记得你是有听见他恧的话的,还问我如何看待来着。怎么如今说的好似不认得他一样?”

      ى采薇不假思ᰋ索道:“那又如何,反正奴婢不喜欢那个鍗禾苏公子!”䍂

      我轻笑:“采薇,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喜欢不喜欢Ᲊ的。”

      譐 “娘娘,您也不过十四岁,怎么如今这说꓎出⺻来的话好似有四十岁。”

      我佯装生气的去打她,采薇一边躲闪一边说着:“好娘娘饶了奴婢吧!”

      殿内一片嬉笑声,皇帝站在殿外,౱也不由得唇角勾了勾,他倒是第一次听见他的小皇后这般欢快过。

      “皇上,不进去吗筪?”他身后的大太监福盛见自家主子站在殿外没有㤕推门进去圇不解的问道。

      “不进了,难得她喜欢这Ʉ里。派人照看好她,回宫吧!”说完皇帝便转身离开了。

      댊 福盛跟在皇帝后面,不由得感慨自家这位冷心冷性的主子,竟也会关心起别人了。真是奇怪!

      当我踏上回宫的路时,已是半月之后。夏天的日子也终是到了尽头。黄昏时,我坐在马车上从小小的车窗里探⺻出头去,感萺受着夏末残存着温热的晚风。看着天边渐渐下降的落日,那橘色的余晖是那样温暖,我伸出手想要抓住那明亮的光芒,可是뎧最终也只是徒劳。天空中的飞鸟是预备着归巢,而我这个皇后也在回皇宫的路上。只是,他们奔向的是安逸,而我奔赴的则是重重危机,与解不开的谜团。

      自那日我开始对皇后姑母的死存疑后,我便想着见䓶禾苏一面。我回稈到宫里,便派人去敲了城西烟柳巷平阳阁的门,只是无人应答。我又几次三番借着请安的由㫫头去太后宫里想要寻到他,可是,直到太后见了我都觉得烦了,我也没见到逋禾苏。

      【城▨西·烟柳巷·平阳ꕜ阁】

      “这小皇后是第几次派人来了?”

      “第三次了。”

      “都第三次了呀!她想见你之心还真是急切。”

      “为何不让我见她?”

      “你若是嫌꼯她命长就见吧。”说罢,那说话之人揽住身旁男子的腰,更是将下巴抵在那人的颈窝处,和他一道站在高죂处看着敲门之人。

      感受到自己被揽住了腰,男子皱起了眉头,将揽住他的人推开:“莫要胡闹!算起来我也算是你븥的长辈,䠦休得如此不正经!”

      눫 那被推开的人从腰间拿出莨了一把折扇,在手中轻轻摆弄着,嘴角勾起一抹嘲弄来:“长辈?那你说我是将你当做我母亲的爱慕者来算长辈呢,还是我祖母的姘头来算长辈呢?禾苏......”

      禾苏气急道:“莫要胡言!你明明是她的儿子,这心性竟퓄没有一分是像她的。” ẩ

      那男子又嘲讽道:“你这般生气,是听不得我说我母亲还是我祖母呢?”

      “李律!”

      “你到底为何如此执着那件事?”

       “我若不执著,又怎会与你共谋!”说完,禾苏一甩衣袖便下了高台。

      那留下的人轻蔑的低语道:“像她?未曾见过如何像?可笑……”

      禾苏从那高台处下来,抬头又望了一眼那高台上的月白色身影,ᡸ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何这个孩子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那样一쨖个温暖ᰊ的㣑人,竟是生出了这样一个冰冷的孩子,而他这冰冷的㧺模样真是越长大越是像极了他的父亲。禾苏失望的摇了摇头。

      “公子,宫里来人传召,太后宣您进宫。”一个小太监打破了禾苏的沉思。

      燑 ጪ “知道了,׿待我更衣后便与你前往。”

      禾苏将自ᎀ己泡在浴盆里,思索着太子的所为。他一直以为太子所求和他一样是为安凝华报仇,扳倒左相。可是现在想来他们的所求可能不太相同。太子将皇后拉入局中,让自己前往长乐宫与ᴳ皇后同盟,如今又让自己避着皇后。虽然后者他能理解为是为了保护皇后安危,可是引皇后入颩局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一个弱质少女,能做什么且?况且安家的态度一向如乌庸龟ꇵ缩壳一般,皇后又能从安닀家得到什么助㯺力......这样做岂不是凭添麻烦吗?

      他正想着,突然一只手从他的背后勾出,抚上了他的胸뉯膛。

      禾苏浑身一僵,皱起了眉头,却又软着声音温柔道:“太后娘娘,您怎么来这里了?”

      太后见自己被发现,嘟囔着道:“又被你发现了,没意思。”说罢便站起身,抬腿迈进了浴盆。她环住禾苏的脖子,看见禾苏微皱的ࢀ眉头,撒娇式的问道:“怎么,哀家来了你不开心?”

      禾苏转瞬便换豯上了一副温柔的表情对太后笑道:“娘娘不是才派ཆ人来传我入宫吗?怎么自己就来了,禾苏受宠若惊。”

      䟏太后趴在他肩上,柔声道:“还记得,那是景程七年的冬天,那天下了好大的雪,哀家也是第一次퟉来⤶这平阳阁。哀家以前就听一些贵眷夫人说,这京中女子找乐子的地儿最好的便是平阳阁,可哀家以前不觉得,直到看见了在角落里的你,方才觉得她们说的没错。当时你দ才十三岁,穿着单薄的站在角落里,但那一双眼铝睛却是极亮的。哀家看向你的时候,你的眼神也不躲,就那样鋕亮晶晶的看着哀家。你被那老鸨推搡着带到哀家面前时,明明被推的疼了稔,却连眉邮头都不皱,还看着哀家笑......“

      太后轻轻摸着禾苏光滑后背上突兀的一道疤痕:“可是,哀家当时看你年纪太小,便没要你。谁知那恶毒的老鸨居然扬鞭抽你,下手这样重,到现在这疤居然还在喁....”太后说完轻轻的吻了吻禾苏的肩头,很是怜惜。☽

      禾苏温柔的笑着⁋说:“可是,那打我的老鸨也没落着好。太后娘娘再来的时候,我不就和您告状了嘛,哈哈......幸得太后娘娘怜惜,如今那恶人的尸骨都不知飌埋在了何处。科娘娘又更是将这平阳阁赠与了禾苏。”

      禾苏也环住太后的腰,目光诅深深的问道:“娘娘当时就不怕我靠近您别有所图吗?”

      太后捧着禾苏的脸,目光含情的与他对视道:“就算哀家的小禾苏想要那天上的月亮鏚,哀家也借势让人去给你摘。”

      禾苏看着太后笑得像个孩子:“娘娘待禾苏如母如姊,禾苏无以为报......ꕪ”

      隵太后嗔怪道:“ⰿ哀家可不要当禾苏的如母如姊......禾苏可要一直与哀家뾆在一起才好。”说完便吻上了禾苏的唇。

      平阳阁外,太子一身月白色长袍,轻別轻摇着扇子。看着停在门쏄口的那辆奢华马车爱,勾起了唇角轻轻的念叨着:“禾苏啊,禾苏......”

      也不知道太子究竟在想什么,他身后站着的侍卫孟罗看着自家主甘子摇了摇头,只当他是在感叹自己的헠痛失所爱。毕竟这么些年,他家主子对禾苏公子那暧昧꜊的态度也属实够让人怀疑的。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家主子唱的这出戏,其实包括他在内都不过是戏台子上的一个戏子罢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