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最?

      拉普兰德夺门而出,猛地冲进休息区外的那片树林当中。

      白羽立퉮即站了起来,皱着眉毛看了一眼低共着头的德克萨斯,然后轻声对米莎说:

      “米莎,你先呆在这里,我去处理一下一些急事……”

      他跑出面馆,一眼就望见拉普兰德背着身,一只手扶着一棵大树站在那里,好앮像很累的样子,身体都在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拉普兰德!”他唤了她一声,冲到她身后,拉住她的另一只手“你没事吧?ᮚ”

      “不要碰我!”她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白羽把手捏紧了。

      “放手!”

      拉普兰德甩了甩手。白羽没有她的身体素质,刚刚那几下力度大得几乎让他的胳膊脱了臼,但是他依然没有宑松手。

      “我不松。”

      “你松手!”拉普兰德扭过头,眼眶里涌胿出大颗大颗的泪珠“再不松手我就杀了你!”

      “那你杀了我吧,我保证我不松手也不会秸反击。”白羽又向前一步“你振作一些。”

      拉普兰德咬着牙,把头又转了过去,背着他的视线用右手抹了抹眼泪。

      “真丢脸……”她哽咽道“怎么会这样……”

      “你转过来ꕔ,别哭了。”

      “我没哭……”她对着空无一人的小树林大吼了一句“你别管我!”

      “恐怕只有我会管你了。”白羽一只手拧过她的肩膀,把她按湮到自己的面前。拉普兰德依然扭着头,不愿意꩏看他。

      “真丢脸……”拉普兰德闭上了眼,又有好多泪水流了下来“我父母死的时候我都没哭……鲁珀族的狼是不会쒨哭的……”她吸了下鼻子,又用手抹自己的眼角,但泪水怎么也擦不完。

      “那你就偷偷在我面前哭鼻子吧……”白羽勾住他的脖子,想把她揽入自己的怀里,但拉普兰德伸手挡在两人的身体中间。

      “你走啊!白羽,我不在乎你……”

      “但我在乎你,也许是唯一一个在乎你的人。”他摸了齝摸她的狼耳“靠着我,不要磨蹭了。”

      他轻轻提住她的狼耳,把她的头放到自己因为剧烈心跳而微微颤抖的胸膛上,抱住她的背。

      拉普兰德贴在他身上,膝盖쮽软了下来,整个人一下子跪倒在地上,目光也忽然混沌下去—燀—但是,她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却清晰起来。 魡 ࢓

      쵥拉普兰德“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而德克萨斯正抱住她,浑身血迹。

      “不用害怕,小狼。”德克萨斯搂住她的肩“直到我让他们血偿了自己犯下的罪孽,否则我是不会停下来的……”

      年幼的小白狼靠在同样年幼的小灰狼身上,一边哭一边哽咽着说:

      “但……但你会离开我吗?”

      “永远不会。”德克萨斯温柔地看着她䄘,用沾满血迹的手摸了摸她的头“只要我一息尚存,豢就没有人会伤害你……”

      ᴪ “但你什么也不懂!”拉普毙兰德大吼着,吞下了划过她脸颊的所有苦涩泪水“我什么都不如她,什么都做不好……我做得到的她都能做到,⼫可她能做到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不,你一直是dž完美的。”白羽蹲在她面前,把橮额头贴在蜞她的白色长发上。

      “你骗人!你骗人!”她用手一븾直在锤白羽的后背,嚎⺇啕大哭“说什么不想去叙拉古,说什么戒烟戒酒,说什么不愿意回到过去……全都是骗人的!她根本就忘了我!不……她从来都没有在乎我,从来就没有눚在乎过我的人……”

      “我在乎你……”

      玲 “说什么过去会回来杀了她这种话……可她那些过去॥我全都经历过,更残酷的事情我经历过,씳更痛苦的事情我也经历过,那她凭什么这样绝情?”

      “我知道……”

      “你知道些什么,你跟她一样什么也不知道。”她把头深深地埋在白羽的胸口,全身上下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除了那些过去,我真的什么也没有了,什么也不剩下了!而她却说她讨厌那些日子ᴖ,讨厌那些有我的ᠾ日子,还说……她宁愿成为懦弱无能的德克萨斯,也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话……”

      “我什么都知道,拉普兰德,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比任何人都明白,甚至比你还要明白。”她发间的微香渗入白羽的鼻中“你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我鸲。”

      “你算什么?你和她都是同ᢱ一种人——薄情、寡义、善变、懦弱,嘴上说着陪你永远,玩腻了就会把你像丢垃圾一样丢掉。撒谎、破誓、不闻不问,这不就是你们喜欢干的吗?怪胎、变态、疯女人,យ这不就是你们眼中的我吗?白羽,你放开我!”

      但拉普兰德把身体贴得更紧了,好像想要蜷曲在黑暗无人的角落里一般。

      “这次我不会放手……我并不会끍骗你。我在乎你,甚于我在乎我自己。”

      “呜呜…ﲣ…”拉普兰德的手忽然垂到了地上,整个人软在白羽的身前“为什么要涨把自己糟蹋在我身上䡟?你明明可以不去管这些事情,明明可以在那儿等我回来……你为什么要抱着我?”

      “我乐意。”他伸出手抚摸拉普兰德狼耳后的头发“我既然乐意,我就会去做。”

      “可我是个疯子,又是个感染者,没有多长时间可以活了……”

      “你活多久,我就陪你多久,无论迨你㠎做什么。嘛……你若是想打我也没关系,你若是把刀架我脖子上也没关系,反正你也좘没少干这些事情。펏你要是问我为ꩲ什么的话……你不是想谢谢我的吗?你要是真想谢我,就哭在我面前好了。不想在别人面前流泪的话,就抱住我喽,我不会介意的……不过,我要是介意的话,这条小命恐怕就不保了。”

      拉普㩌兰德忽然笑了一声。

      “……我……有那么暴力吗?”

      “有。”白羽也露出微笑“而且是德克萨斯做不到的那种暴力。”

      “那好吧……”拉普兰德逐渐由大哭转为抽泣,又禮转变为无声的流泪。终于她没再说话,룻只是双手还有些微微颤窸抖。

      ꊿ她放下了所有的戒ᙦ备䗯,抱着白羽无言了好久,整颗心都依偎餮在温暖之中。两个人都静听着树林里传来嘈杂的鸟鸣声,有风伴着拉普兰德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这些他都能感受到,并且感受得更加清晰。

      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拉普兰德忽然很小声地讲了一句:

      “喜欢……”

      “喜欢什么?”

      “喜欢你……”

      “……嗯。”

      他的心隐隐痛了起来,好像是一个孩子明明犯了错反而被奖励一般难受。

      “可以吗?”Ὀ

      “为什么不可以?”

      “我不是个正常的家伙。”她说“你不用说,我自己都知道。” 됇

      白羽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你好笨哦,不像狼大爷像狗小弟。”

      “说谁是狗小弟呢?”拉普瞥兰德掐了他一下。

      “你正不正常,或者你喜不喜欢我,是别人能够改变的了的吗?”他朝她耳朵吹了口气,痒得她像吓了一跳一样两耳抖了一下“什么也不要管,在我面前什么也不用考虑就行了。你的事就是你的事,至少在我这儿,没人能夺走那个拉普懼兰德。”

      “那燫就足够了。”她推开白羽,抬起满是泪痕的脸,有一束穿过树梢的阳光打在她的额头上,照出她闪闪发光的双眸“你ﱿ不会像她那样辜负我的吧?不要辜负我,好吗?”

      白羽的眼泪ꫤ忽然因为这一句话决堤而出。拉普兰德又轻轻晃了晃他的胳膊。

      “你怎么了?”

      “不……只是,想到了一些不好的回忆……”白羽想去擦眼泪,拉普兰德先伸出她白皙的手指放到他的眼角。 ᢃ

      “答应我。”

      “答应你。”他说。

      “你发誓。”

      “我发誓。”

      “你拿什么发誓?” 㽝 솇 “我要是辜负了你,”他一本正揬经地说“你欠我的那些酒钱就不用还了。”

      “噗!你还能再搞笑点吗?”拉普鍆兰德“咯咯”笑了起来“那我要是还清了,你不就有理由不在乎我了吗?”

      “你要是还清了,”白羽掀掀眼皮“我就换个理由继续在乎你。”

      “你靠这些胡言乱语骗了多少女生?”拉普兰德白了他一眼。

      “我对除了你以外的女生不感兴趣。”片刻냑之后,白羽又补了一句“也包括男生……”

      ␁ “那说命好了……我们之后去哪里?”

      “罗德岛。”白羽叹了口气,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我们去罗德岛。”

      “为什么一定要是罗德岛磬?”拉普兰德跟着他站了起来,身体有些摇摇晃晃。“我怕我忍不住把临光那个女人大卸八块。”

      白羽伸出袖子为她擦拭泪痕。“罗德岛能提供给我们所需炖的最好的生活设施和武器装备,更重要的是,他们能治你的病。”

      “矿石病是不治之症。”

      “他们可以让你多活几年。”

      “可那又有什么用?”

      “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活下去,而且不能死在我的前头。”

      “为什么?”

      “嗯……因∁为我受不了别人比我ꔉ先死。”白羽笑了一下“走吧,面玷馆那ⰽ儿还有人在等着我呢。”

      앛 拉普兰德拉着他的衣服,跟着白羽后面走着。

      “是那个少女吗?她是谁?” 뒀

      “是一个可怜人。”白쐅羽说곦“而且很单纯。我不想放他不管。”

      “可是她还在那里……쫓”

      훪“德克郿萨斯吗?你害怕她?”

      “怎么可能?”拉普兰德嘟了嘟嘴“我恨她。”

      你不必要恨她。白羽很想这样说。她爱你,非常爱,但是她不那么擅长表达,而且是十分珍惜如今的平静生活。白羽了解剧情,了解背景,但他什么也没有说。他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话,让德克萨斯自己和她解释这一切。 녵

      米莎돢果真很听话地坐在桌边,听话的让白羽感到害怕。剧情当中,米莎在初次遇见罗德岛等人的时候警惕心很强,由此可见她在这逃亡的半年过程当中,经历了太多太复杂的事情。

      德ᷘ克萨斯与能天使和可颂׊仍然坐އ在那张桌子旁,但是都陷入了沉默。德ㄫ克萨斯읐看见拉普兰德走进面馆,很明显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又什么也没有说。拉普兰德没有看她。

      面馆里换了一批顾客。

      “米莎。”白羽看了一眼一旁的拉普兰德。“这位是我的……额……总之,她叫拉普兰德。”

      “你……你好……”米莎看见拉普兰德一身不良的装扮,又看到她左眼细长的刀疤,有一些害怕。

      “没事的,她是个好人。”白羽盯着米莎的双眼。“对不起让你等了这么久。”

      “没关系,是我要说对不起才对。”米莎慌慌张张地摆摆手。“我没有钱还给你……”

      “不需要你还。”白羽摇摇头“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回切尔诺伯格?”

      米莎低下了头。“我家在那里……但是他们抓走了我的父母,还带走了我的弟弟……”

      碎骨……他之后加入了整合运动。是敌人,但是并非不可争取。

      不过,不좄能让米莎知道这些。

      “没有人陪你吧?”白羽努力地对냒她温柔些“你放蘈心,我和她会护送你去切尔诺伯格的。”

      “可是,”米莎抬起头“我弟弟他……”

      “无论怎样,你都不能一个人单独离开。请你相信我和拉普兰德。你现在곧身上既没有钱,也没有人保护你,独自行进那将会是很危险的,你明白吗?”

      “这……”

      “没事的。”白羽小心伸出一只手,轻轻摸了一下她的头“你说呢,拉普兰德?”

      “唔,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呗……”

      米莎迟疑了片刻,忽然站了起来,拥抱了白羽一下,然后又毫无猜忌地抱了一下拉普兰德。

      “谢䱟谢你们……”

      拉普兰德被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惊了一跳,愣了一会儿,像是才意识到一般大笑了起来。果然是那种疯疯癫癫的懝笑声,Ɤ那疯疯嵈癫癫的拉普兰德又回来了。

      白羽分明看到远桌的德克萨斯目光朝着这里停留了许久,但自始至终她都没有什么反应。在拉普ﰲ兰德像发了情一般搂着米莎冲到超市那儿给她大买特买的时候,企鹅流的三个人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